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绝世唐门恶欲篇 > 第8章:守护的意义·其二
    “真是的,刚穿越过来没多久,这都昏了多少回了,就不能让我多清醒一会儿吗?”李骥一边发的牢骚,一边观察起这并非现实世界的梦境空间。

    这高墙庭院,有点欧式和中式风格融合的感觉,整体十分整齐,给人视觉感极佳。

    “系统,这个梦境怎么攻略呀?”

    转了两圈都没看见一个人,李骥不得不开始求助系统。

    “根据系统判定,您已与神秘少年的梦境产生连接。”

    “意思是我进入了那个少年的梦境?”

    “并不是这样,而且本系统也不会允许你随便地进入别人的梦境,因为这是极其危险的。现在您的身体也是这个少年在精神世界的创造出来的,只不过可以由您来控制。”

    “……没听太懂。”

    “真拿您没办法,竟然要照顾如此愚笨[小声]的宿主,总而言之,梦境这种东西是由人本身的精神所幻化出的产物,由于梦境中的事物全部都是精神力,所以,一些邪物会故意引导人来攻击自己梦境中的产物,以这种方法来使他们更容易控制别人的心智。”

    “感觉好像没说到重点上,还有刚才系统你说我愚笨了吧,别以为声音小我就听不见!”

    “……咳咳,梦境是人在无意识间释放出的东西,但如果被精神力强大的人利用,就会很危险,就像现在宿主所看到了这个世界就是别人利用那个少年的精神力构建的……”

    “那他岂不是现在很危险?”

    李骥没再听系统把话说完,便急匆匆的朝一个方向冲了出去。

    这周围的几条路他都试过了,但结果都回到了原地,只剩下那一条没试过。

    如果这个梦境是在别人的控制下出现的,那么,很有可能是故意引导自己往那里走,但这又如何呢?

    李骥用手肘狠狠的撞开小路尽头的那扇门,但没想到用力过猛,直接将两扇门撞裂了,使他随着门一起狠狠的摔在地上。

    与此同时映入眼帘的是,一群家仆正在欺凌一对母子,而那个母亲正极力的想将儿子护在身下,不让他受一点伤害。

    李骥倒吸了一口冷气,怒火直接在心中爆发,连想都没想,他就冲了上去。

    “你们这些混蛋在干什么?!”

    李骥用右手拎住一个家仆的后衣领,将他往后一拉,同时用膝盖狠狠地顶在他的腰间,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响起,那个家仆哀嚎的扑倒在地上。

    尽管如此,其他几个家仆却好像根本没有发现李骥的存在似的,没有一个去看他一眼。

    这反而让李骥心中的怒火更盛,紧接着又是一拳将一个家仆打倒在地,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家仆似乎比第1个要耐揍一些。

    而下一刻发生的事情更让他清楚的意识到这里已经不是地球了。

    那个被打倒的家仆身上浮现出了一白一黄两个绚丽的魂环,背后浮现出一只猛虎的虚影。

    这个家仆的实力竟然达到了大魂师,虽然在小说里这种实力的敌人只会是一个前期的龙套,但在现在的李骥面前,这就是威胁性非常大的敌人。

    同时,因为这个家仆所展现出的攻击性,使其他家仆也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一个又一个魂环浮现出来,李骥惊愕地发现,除了他第一个偷袭的那个家仆,其他都在大魂师之上,甚至还有一个达到了三环魂尊境界。

    “啊这……”李骥虽然生气,他还没有失去理智,这么明显的战力差距,他的胜算几乎为0。

    “宿主,不要大意,对方可以在合理的范围内操作梦境中产物的实力。”

    之前一直严肃的表示问答要收费的系统,在关键时候还是很可靠的,这让李骥对系统的评价稍微上升了一点。

    “那怎么办呀?对方可以自由操纵的话,我在对方的主场里根本不可能赢。”

    “咳咳……宿主似乎有点小瞧本系统了,那就借此机会让您看看系统的强大。”

    系统的话让李骥瞬间自信爆满,禁止打破对峙的局面,朝站在中间的那个三环魂师冲了过去。

    “喂!宿主您别心急呀,控制权我还没拿到……”

    “啊?”

    由于冲的太快,他并没有听清系统说的话,所以结果就是,他回来速度的比过去的速度更快。

    李骥狠狠的吐了一口血,扭动着身体,让自己从墙壁上的人形浅坑中脱离了出来。

    看小说的时候没有感觉到,但现在是整个身心都体会到了,三环魂尊对于普通人类来说是何等的强大。

    那一拳快到李骥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甚至在后背撞到墙壁时,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打飞了。

    “不是吧,才三环魂师就这么变态,那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岂不是要狂炫酷霸吊炸天!”

    “所以说,外挂都不拿,您冲出去不就是这个下场吗?如果是在现实里,您现在已经死了。”

    一听到系统居然说出这种话,李骥立刻就不干了。

    “原来你也知道不拿外挂打不过人家呀,那你新手福利还那么差,连个极品武魂都不给”

    系统“……”

    从这之后,系统就不再跟他废话,开始专心的去夺取梦境的部分控制权。

    ……

    霍雨浩呆呆的看着,那个刚认识就说要保护他的人,在他最无助的时候,奋不顾身的冲了上去,哪怕再打到吐血,坚毅的眼神没有半点退意[霍雨浩视角],那个人将他们母子护在身下的花面,就像一把锐利的刀,直接插入了包裹霍雨浩内心的黑暗中,将他从堕落的边缘强行拉了回来。

    “霍雨浩!霍雨浩!!你看着他弱小了吗?仅凭这样的他,又怎么能保护了你!会因为这样事情而改变自己的心意,你的决心就只有这一点吗!”

    “住嘴!”

    霍雨浩一把抹去眼角的泪水,向李骥的位置跑去,然而……

    “哥哥,你要抛弃我吗?”

    浑身是血的妹妹霍小可,从后面抱住霍雨浩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