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医女福妃荣华路 > 第十六章 把亲事退了
    事情发展到了这步,不管万氏们两母子如何寻借口,都得受罚。

    在这些方面,她并没什么顾虑。

    万氏们两母子,今天在大厅之上能说出这些话,倒也符合他们平日里的处事风格。

    她很想把她在梦中说过的,那些不大文明的话语,统统给说出来,好让万氏们两母子听见。

    可她心里分外清楚,在府衙的大厅里,无论她说什么,都会被其他人听到;无论她做什么,都会被其他人看在眼里。

    为了不让自己的言行举止,与原来的秦璃,表现的有太大的差别。她只好把自己想骂付煜的,那些都快蹦到了嗓子眼儿的话,给生生的憋回了肚里。

    其他人一看到秦璃这样儿,都忍不住替她打抱不平。特别是之前将她和她母亲,带进了大厅的那位女将士,也当着她的面儿问万氏道

    “你若是待秦姑娘好,还会在公堂之上说出那些过分的话,诋毁她的名声?若是你待秦姑娘好,还会在我给她搬了椅子之时,一脸愤恨的看着她?……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一件事,是能让我们看出来,你是待她好的。你想糊弄谁?”

    万氏被问的无言以对。

    秦璃和郭氏两母女,一见到万氏不敢吱声儿了,相互的交换了个眼色。这一下,看万氏还能说什么?

    女将士只挥一挥手,就和另一位女将士一起,把万氏给拖出了大厅。

    付煜仍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请求道

    “大人,还请您对家母从轻处罚,小人甘愿为家母承担一切罪责。”

    不管付煜说的有多情真意切,那位长者都未应允。

    秦璃站在大厅里,很快就听到了屋外传来的惨叫声,是正在接受惩罚的万氏发出来的。

    心想万氏在私底下给毒药墨玉,让墨玉往她的药里下毒,受了罚。可是把她推入江中的褚心嫣,直至此刻,也没出现在衙门里。

    这不大合常理。

    趁着长者在问付煜一些事,秦璃轻声问身旁的郭氏道“娘,万氏受罚了,那个害了我的褚姑娘,怎地一直没出现?”

    郭氏赶紧给秦璃递了个眼色,示意让她别再问了。

    秦璃不解,可也不好继续追问。母亲不说给她听,定是有什么不好言说的原因。而这个原因是什么,她只能等回到家后,再跟母亲打听。

    耳边传来长者问付煜的话语

    “当初,褚姑娘把秦姑娘推入江中之时,有人就见到你在场。你分明在江边,却是对秦姑娘的求救声充耳不闻,漠然离开。别说秦姑娘是你未来的娘子,就算她只是一个路人,你也不能这般待她。”

    付煜大声喊道“小人冤枉啊,大人。并非小人不愿救秦姑娘,只因小人不识水性……”

    “你自幼跟秦夫子生活在江南的嘉余之地,你是否识水性,秦夫子会不知晓?你的那些窗友们会不知晓?”

    秦璃听了长者的话,鄙夷的眼神看向付煜编,让你编。看你还怎么编下去?

    付煜只见秦璃在看他,哪怕看向他的眼神充满了敌意,可他还是极力的忍住心里的不快。一脸歉疚的看着秦璃,声音低低的

    “娘子,从前,是我待你不够体贴。但你要相信我,余生,不管别人待你怎样,我都会一心一意的待你好……”

    秦璃一听到付煜叫她“娘子”,心里作呕。

    郭氏气的抬起右手,正要往付煜的脸上打去,却被站在她身旁的秦颐给拽住了手腕。那个混帐东西称呼璃儿为娘子,确实是很过分。

    但她若是动手打那个人,会脏了她的手。

    郭氏不服气的睨了秦颐一眼,随后对付煜说道

    “亏你还是读书之人,一点规矩都不懂。你和璃儿还没成婚,有何资格称呼她为‘娘子’?更何况,老身都和你的母亲说的清清楚楚的了,你和璃儿的这门亲事,必须退掉。你个恬不知耻的混帐东西!”

    付煜欲哭无泪,求助的眼神看向秦颐,道“秦世伯,我和令爱的婚事,可是长辈们为我们定下的。这么好的姻缘,咱们当珍惜……”

    “住口!”秦颐冷着眉目,道

    “你若是珍惜你和璃儿的那段儿姻缘,还能去做出那些荒唐事?若不是你在外拈花惹草,小女璃儿也不会被伤成这样儿。”

    秦颐说到这里,忍不住落泪了。

    付煜递丝帕给秦颐,却被秦颐伸手给打了下去。

    秦璃看到了这一幕,心里窃喜。

    在原主留给她的记忆中,她父亲在这些年里,向来都是待付煜很宽容的。一是因为付煜在她父亲的面前,装的很听话,做任何事,都尽力做的很好。

    二是因为他们家孩子少,她父亲在教付煜读书识字之时,也确实是把他当成了一个亲人在对待。

    此刻,她父亲拒绝了付煜的请求,必然是会帮她退掉这门亲事的了。

    付煜只见秦璃唇角微微扬起,露出一抹得意笑容。而那位救过秦璃的男子,此刻正好在看秦璃,眼神里透着几分欣喜。

    一看到他们那样儿,付煜双眼里闪过一丝不甘。他们有个什么好得瑟的?在他没答应他们,退掉亲事之前,秦璃和那个小白脸就不会有任何机会。

    付煜幽深的眼神看着秦璃,道

    “秦姑娘,你看……”

    秦璃背过脸去,根本都不想看到付煜那个混帐东西。她与他的婚约,是在她还没来到这个时空之前,长辈们就为他们定下了的。

    若是付家的人们,真愿意为她着想,怕是也不会让她等到如今,都还没成婚。

    用付煜方才所说的话说,她也十八岁了,是因为等他,才耽误了大好的青春年华。说的倒是好听,她等了他多年,他定要为她负责。

    可她稀罕么?

    秦璃眼底划过一丝讥讽,在听到长者问她话时,如实说道“回大人,民女只有一个心愿请大人为民女和付公子解除婚约!”

    说罢,接连咳嗽了好几声。

    郭氏忙俯身给秦璃拍了拍背,很是心疼的安慰她“璃儿,你就放心吧,你和那个人的亲事,爹娘一定给你退掉。”

    秦璃感激的看着郭氏,眼泪扑蔌蔌直往下掉,颤声道“娘!”

    今天,她总算是等到了这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