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医女福妃荣华路 > 第十四章 两人都被诬陷
    秦璃等了约莫有半个时辰,才等到那位女将士走进屋子里,告诉她和郭氏道

    “……你们是在这屋里同万氏说说,还是前往大厅里,当着御史中丞等人的面儿,把你们两家人的事儿,说给他们听听?”

    郭氏面露难色。

    秦璃给郭氏递了个眼色,若是想在私底下说说,那她们还赶到府衙来做甚?既然来了,就得前往大厅,同付家的那个恶毒的妇人万氏理论一番。

    有郭氏这个长辈在,当然不能抢在郭氏表态之前,就说出她的想法。

    郭氏无奈,只好对女将士说道

    “劳烦姑娘来说与我们听,我们还是去大厅里说。老身在家的那会儿,理没少讲,话没少说,可那妇人就是不听。若非如此,老身又怎会带着小女出来?可怜小女都还没康复。”

    女将士听了这话,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就带着秦璃们两母女走进了大厅。

    站在大厅里的衙役们,还有三公子们两师徒,以及坐在大厅之上,身着紫色官服的那位长者,和那御史中丞等人,都看到了病弱的女子——秦璃。

    秦璃站在大厅的正中位置,准备和郭氏一样,给那位身着紫色官服的长者行礼。刚一鞠躬,就听到了长者的话语

    “免礼,免礼。秦夫人,快快将令爱扶起。她的心意,本官心领了。”

    随即命令那位女将士道

    “请秦姑娘坐。”

    女将士很快搬来一把靠背椅,搁放在秦璃身后,还帮着郭氏搀扶秦璃坐下。

    秦璃微微一笑,算是谢过。

    却是刚刚坐下,耳边就传来了万氏问付煜的话语,虽然声音极轻,可还是足以令她听清。

    “是说我好心的去看看她,那些人总是寻借口拦着我,不许我见呢。原来是那个死丫头的气色不错,是让人怎么看,都看不出她是个体弱的人。哼,老身倒要看看,她一会儿还怎么装下去?”

    “娘。”付煜赶紧劝道。

    秦璃隐隐咬了咬牙,冷冷的看向万氏和付煜两母子。

    昨晚做梦都还骂过他们两人的,今天来到这府衙了,若不是想着原主说话太文明了,她只怕就真的骂出口了。

    秦璃一看向万氏,就瞥见了万氏眼底的那抹嫉妒光芒。不难猜想的到,万氏这么看她,是对她能坐在这大厅里,明显的感到了不满。

    毕竟万氏那妇人,总认为她自己是个知县娘子,就比一般人要金贵些。而她如今还没和付煜解除婚约,也就还是付煜的未婚妻,不过只是个晚辈。

    晚辈理应孝顺长辈。

    在长辈没坐着的情况下,晚辈不请长辈坐,就自个儿先坐着了。这在万氏那种古板的人看来,肯定是不懂规矩的。

    万氏今天一大早就来到了府衙,之前在大厅里为她的二弟说情,可是跪着说的。这会儿好不容易能站着了,却见到她一个晚辈都能坐着。

    不敢怨那位长者欺人太甚,当然就只敢怨她这位晚辈,不知天高地厚。

    可她心中明了,在这府衙里,万氏就算是对她有天大的意见,也是不敢当着她的面儿提出来的。

    不管万氏如何看着她,她眼底都未流露出任何的不悦。

    正当秦璃在看万氏之时,耳边传来那位长者问她父亲的话语

    “……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加上付家的当家人并不在场。可你们信的过本官,请本官为你们主持公道。那本官就当着诸位的面儿,来跟你们说道说道。”

    秦家人和付家人,都没人出来反对。

    长者问秦璃的父亲“……”

    秦璃的父亲答道“都怨老夫识人不明,没给小女挑选一位品行端正的好儿郎,却是把付煜那个伪君子给当作儿子来疼爱……”

    万氏气的跺脚,冷喝一声

    “姓秦的,你含血喷人!分明是你女儿秦璃不守妇道,自个儿与我家煜儿有婚约,却不知足,非得要偷跑出去跟那个小白脸幽会。谁知道他俩是怎么相商的,一个落水,一个英雄救美。”

    在万氏说这话时,视线是往三公子的脸上看去的。这无疑是在提醒在场的众人她所说的“小白脸”,就是这位身着月白色锦袍的男子。

    三公子冷冷的看着万氏,挑眉道“你个恶毒妇人,竟敢诬陷秦姑娘?公堂之上,岂容你信口开河?大人,还不把这泼妇拖下去,杖毙!”

    三公子的师父见他这样,赶紧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眼神提醒他

    让万氏先说下去。

    万氏一脸鄙夷,一边拍脸颊,一边嘲讽的道“啊呸!你别当老身看不出来,自打秦璃那丫头一走进大厅,你这贼人就看她看的移不开眼。”

    “你当着我们这么些人的面儿,都敢这样儿。谁也不是傻子,不难猜想的到,你当初跳进江里,故意来个英雄救美,是想做什么。还不是想把秦璃抱着背着,多和她亲近亲近……”

    三公子怒斥道

    “……”

    秦璃只见,万氏还伤害了她的救命恩人,三公子。险些气晕过去!

    万氏方才所说的那些话,比她在做梦之时,梦到万氏和付煜对她说过的那些话,都还要难听的多。

    她忍无可忍。

    秦璃扶着椅子的扶手,缓缓站起身,对长者说道“大人,民女冤枉。民女落水,是被付公子的相好推下水的。这事儿,民女有证人。”

    “传目击证人。”身着紫色官服的长者说了这话,抬手告诉秦璃

    “秦姑娘,你还没康复,且坐着说话。”

    秦璃谢过,却仍是站着。

    在这种时候,她更愿意讲规矩。因为她要让万氏看看,她秦璃不是不懂规矩,是她不必跟一个恶毒的妇人讲什么规矩。

    长者的话语一落下,清荷就被那位女将士,带到了大厅之中。

    还不待清荷说什么,万氏立马行礼恳求道“大人,大人,您请上来的这位证人,乃是秦府的人,而且还是秦璃的贴身丫鬟清荷。那她来为他们作证,必然只会护着秦家的人们。”

    长者眉头微微一挑,问万氏道

    “这话可说不准。墨玉是秦府的丫鬟,不也在私底下送过锦袍给令郎付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