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医女福妃荣华路 > 第七章 付公子算计
    秦璃在听清荷说事儿,有些事,在原主留给她的记忆里,有;有些事,并没有。

    不管是从前就有的,还是没有的,只要是清荷说的事儿,她都认真记下了。

    毕竟在原主落水之后,再到醒来,这中间的好多事,原主都记得的不怎么多。她想去报官,跟付某人解除婚约,就得把这些不知道的事,给记好咯。

    大厅那边传来了陌生女声,很快的,便有妇人们的阴冷笑声传来,一阵赛过一阵。

    秦璃一听到这吵闹声,心里升起一股怒火。

    若是没有她落水这事儿发生,那人家来她家做客,说说笑笑,是可行的。但是问题的关键就是,她都被付煜和他的相好害成这样儿了,人家来了她家,还敢说笑。

    这无疑是在挑衅。

    她父亲一大早就出门办事了,兴许还未归来。母亲宅心仁厚,不像付某人的娘,心如蛇蝎,还虚伪的很。

    父亲不在家,付某人的娘带人过来,必然会为难母亲。

    秦璃为母亲感到担忧,怕母亲被付某人的娘给气出个好歹来,只好脱下外衣给清荷穿上,让清荷躺到她的雕花木床i上歇息。

    她是个病人,没有痊愈。

    让清荷扮成她,躺到床i上歇息,可以糊弄过去。而她自己在吃药之后,体力也稍微的恢复了一点点,勉强能出去走走。

    她得去看看,免得姓付的那人的母亲过来,又明着暗着的作些什么妖。

    于她而言,重要的人证是清荷。墨玉在背地里为付煜做过的好多事,清荷都知道。

    她就担心付母万氏没安好心,来她家,除了想气一气她的母亲而外,还想把墨玉给换走。到时,他们就算是对簿公堂,少了墨玉那个关键人物,也不好理论。

    清荷乖乖儿的躺在床i上歇息,隔着帷幔对秦璃说道

    “小姐,你可别出去,外面儿风大……”

    “知道,我只是去大厅旁边的隔间听听,好知道那些人在说什么。”秦璃说的云淡风轻。

    清荷没再言语。

    秦璃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铜镜梳了个好看的发髻,头上戴了支银钗,把自己打扮成婢女的模样,走出了房间。

    只听清荷说,墨玉被关在废弃柴房里。可是秦璃那么个娇滴滴的大小姐,是很少去柴房等地方的。

    废弃的柴房有几处,一处在厨房附近,还一处在后花园的花坛附近。

    为了不让坐在大厅里的客人们见到她了,特别是不能让万氏她们见到她了,她只好从后门走出去,再绕道前行,去厨房附近的那处废弃柴房瞧瞧。

    在前往柴房的路上,秦璃隐隐也能听到一些议论声。

    “老爷是书院里的夫子,学富五车,还教出了那么多的优秀学子。小姐和付公子即将要成婚的好消息,想必老爷的那些学生们,也都知晓了。到时候,只怕就是他们送的厚礼,都能堆满府里的那间大厅。”

    “可不是吗?若不是小姐自己鬼迷心窍,跑出去跟别的男子约会,不慎落入江中的话,她和付公子的事儿,可不就成了么?你看,被她这么一闹腾,付家的人们都因她失了颜面。”

    说话的那位妇人叹息一声儿,道

    “真不知小姐是如何想的。”

    秦璃气的狠狠咬牙,恨不得冲进厨房,把那个在背后诋毁她的长舌妇给撕了。可她强行的忍住了心里的怒火,因为她还得去看看墨玉,怕付家的人们把墨玉给换走了。

    耳边又传来陌生女声,还是从厨房那边传来的

    “你怎能这么说咱们家小姐?老爷和夫人都是识礼数的,平日对小姐管教的很严,怎么可能教出一个不知廉耻的女儿?我都听说了,是付公子写书信嫌弃小姐,把小姐气的不轻。小姐是去找付公子理论,才被付公子的相好给推下水的。”

    “这话,你是听谁说的?”

    “我听小姐的贴身丫头清荷说的。”

    “清荷那丫头说的话,你也信?”

    “我为什么不信?清荷那丫头又不和某些人一样,经常说谎。她的话,我当然信。”

    “好,你信。那我且问你付夫人一大早就带人来府里了,这时候还在大厅里,跟夫人争论呢。夫人当时就是这么说的,说是小姐落水,是付公子和那个褚姑娘害的。但付夫人却告诉夫人,说夫人含血喷人。”

    “你……”

    妇人怒了!

    之前说话的那位妇人说道

    “哼,你也别冲我嚷嚷。有本事,你去大厅那边跟付夫人说理去。付夫人是付公子的母亲,她和付府的人们都能为付公子作证,他那天一整天都在家,没离开过家门半步。你一个外人,如何能知道,小姐那天出去,就是去见了付公子的?”

    “我不信……”

    “呵,我就知道,你只会说,你不信。但事实就是这样儿的,还真不怕你不信。”

    “……”

    秦璃气的右手紧紧握成拳,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一次又一次的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冷静!

    忍一时之气,先去看紧墨玉那个贱渣了再说。

    秦璃疾步前行,很快走到了废弃柴房的门口,只见门是关着的。她站在门外,屏声息气的听了听屋子里的动静,很快就听到了墨玉嗲声嗲气的女声

    “付郎,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就是死,也是不会把令堂给过我药的事,说给夫人知晓的。”

    墨玉这个贱渣,居然和褚心嫣一样,也是称呼付煜为“付郎”的。

    秦璃一脸鄙夷。心想,付煜能接受这个女人称呼他为“付郎”,也能接受那个女人称呼他为“付郎”,他和公共玩u有何区别?

    垃圾!

    付煜的声音很快传来

    “瞧你,没看到我穿的什么衣裳么,还这么说。多伤我心不是?我来,是想带你去我那儿的。”

    “付郎,你……你是说真的?”墨玉有些不敢信,问道

    “我不是在做梦吧?”

    付煜的声音更加温和

    “阿玉,我这么搂着你,在和你说,我想娶你过门儿的事。你认为,我还不够有诚意?你看,你如此心灵手巧,给我做的华服,我一穿出来,不知令多少同门心生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