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医女福妃荣华路 > 第四章 救命恩人
    病弱的躯体经不起这么折腾,秦璃强打起精神,也没能坚持等到一个时辰,就昏睡了过去。

    等秦璃再次醒来,才见到郭氏。

    屋子里只有郭氏和她母女二人,没有任何一个丫鬟在跟前。她猜想的到,郭氏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跟她说。

    郭氏手里端着一碗中药。

    药味在整间卧房里弥漫开来。

    秦璃嗅到了空气中的生姜、防风等药的味道,知道这是郭氏按她之前开的药方,去抓来的药。

    秦璃感激的看向郭氏,露出一抹温馨的笑容。

    郭氏扶着秦璃坐起,亲自用勺子喂药给秦璃喝。

    秦璃感觉有点别扭,毕竟在新世界之时,她都是很独立的人。伸手接过郭氏手中的碗,道

    “妈,我自己来。”

    话一说出口,秦璃难免感到尴尬。从前都是称呼母亲为“妈”和“妈妈”,这忽然要称呼这个世界的母亲为“娘”,一时就说错了。

    郭氏忙伸手轻触了下秦璃的额头,感觉这孩子额头有点烫,安慰道“璃儿,你这个药方不错。我拿给你的胡伯父看过,他看了都说,照这个方子抓药了服用,不出五日,定能见效。”

    秦璃自信的笑笑。

    自己的医术如何,自己当然心中有数。

    郭氏好奇的问道“你快跟为娘说说,你那药方,是在哪儿弄到的?若是你早点醒来,跟为娘说,你有药方的话,为娘就不必去请他人来为你医治。”

    秦璃微笑着道“这药方是孩儿自己开的。”

    “你开的?”郭氏一脸错愕。

    女儿会弹琴,会作画,这些,她知道。但她并不知道女儿会开药方。

    秦璃知晓郭氏的心思,所幸原主也是个爱看书的人,书房里和卧房里都放的有医书呢。于是起床找了本《伤寒杂病论》,和一本《黄帝内经》给郭氏看。

    这些书,都是原主让清荷帮忙买的,在闲暇之余,都会看看。原主爱读医书的事,并未跟父母提起过,因为她这么做,只是想为母亲医好头痛之疾。

    奈何原主只是记性好,却是在看过好几本书之后,还是没给任何人医过病。

    她这么回答,不过只是为了不让郭氏起疑心罢了。

    郭氏拿着医书翻了几页,很是欣慰,道“璃儿想学医,为娘以后就为璃儿找个女夫子,教璃儿医学。”

    秦璃佯装难为情的说道“娘,请夫子这事,暂时就不必了吧。女儿想自学,因为爱好,学一学。何必请个夫子来?”

    郭氏没有强求,点头说道

    “好。”

    秦璃正准备说话,隐隐听到了阴冷的笑声,似是从大厅那边传来的。她讨厌听到这声音,问郭氏道

    “娘,爹之前来找你,说是家里来了贵客,是谁来了啊?还有,我方才听到谁在笑……”

    郭氏眼神里流露出满满的愤恨与鄙夷,紧抿着唇,良久,才道

    “璃儿,你好不容易醒来,恢复的好点了。那什么笑声的事,咱就不提了。”

    秦璃在心里叫苦。

    一听到那笑声,她脑海里就涌现起了付母的那张脸,以及付母平日里来秦府之时,为了说笑话讨她母亲欢心,是如何笑的。

    今天,可让她听到了付母的另一种笑声,真是讽刺。

    只听到郭氏说道

    “咱们只说说高兴的事。今天确实是有两位贵客来过家里,他们是两师徒。师父是你祖父生前的弟子,也是你父亲的好友,还是上次驱车送你回来的人。徒弟也是于你有救命之恩的三公子。”

    秦璃一听说救命恩人来了,心想,即便是自己不能露面去报答人家,也能托母亲为自己好好答谢人家的。于是提议道

    “娘,他们确实是贵客,咱们得好好报答他们。”

    郭氏忙道“这是自然。”

    秦璃一脸欣喜,准备说,该如何报答救命恩人时,耳边又传来了郭氏的声音

    “三公子的师父与你的父亲有些交情,这次前来咱们嘉余府,是来寻几位巧匠,好与他们一起商讨修建悦禧南桥之事的。你父亲曾有位得意门生,就在工部任职,正好引荐给他们。”

    秦璃心里窃喜。

    他们要在嘉余府修桥,那应该会在这边多呆一些时日。到时,她的家人们,必然能有报答他们的机会。

    郭氏只见秦璃的面色,不似先前那么惨白了,这会儿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女儿心情愉悦,她这个当母亲的,也感觉轻松了不少。不觉轻轻舒了口气。

    坐在床沿,拉着秦璃的手,郭氏用绵言细语的声音说道

    “璃儿,你要快点好起来。等你康复了,娘会给你再买些医书,让你在家好好儿的学。学医挺好,实用。”

    秦璃忍住笑,“好。”

    其实她在前世都是中西医双修的,毕业之后,就在一家大型医院当外科医生。只是没成想还没上几年班,就来到古代了。

    来了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是为自己医病。

    郭氏只听到秦璃答应了,眼底流露出一抹欣慰。

    在一个时辰之前,若不是她发现药里有毒的话,只怕郭氏她们也不会发现。她这会儿说要学医,郭氏自是高兴的。

    当然,郭氏愿意支持她学医,她也很欢喜。

    她可不想像原主那样,宅在家当个乖乖女,不是在弹筝,就是在作画甚的。她的愿望是在家附近开个药铺,在发展事业的同时,也能照顾到家里人。

    就像她在新世界之时一样,在工作之后自己买了辆车,下班后开车回家陪伴父母,假期就带父母出去旅游。

    如今,她无法孝顺新世界的父母了,就好好照顾这边的两位长辈吧。

    郭氏道“你的药,我已经拿去给胡郎中看过了,里面确实是有一种毒药,还是价格不菲的毒药。”

    秦璃听郭氏提到了毒药,如实道

    “紫翎胆毒药,是从琦州府那边传来的,非一般毒医能制作的出来,自是难以买到。我都没想明白,墨玉上哪儿去认识,能给她紫翎胆毒药,还对我有这么大仇恨的人?”

    郭氏闻言,难免错愕,“璃儿,你怎地知道,那是紫翎胆毒药?”

    秦璃就把她所知道的一些常识,说给郭氏听,比如闻味道,以及一些其他的识别的法子。

    郭氏耐心的听着,在听了后,又找秦璃探讨了下,以后该如何试毒。是越听越有兴趣,越听,越是对秦璃佩服不已。

    听秦璃说了些,与紫翎胆毒药有关的事,郭氏挑眉说道

    “墨玉那个吃里爬外的东西,我都让人把她关进了柴房,是打也打了,罚也罚了,她就是缄默不语。问了她不下三遍,是谁指使她这么做的?她只是摇头,装作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