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医女福妃荣华路 > 第三章 贵客至
    见到墨玉这般,秦璃一脸鄙夷。

    在原主留给她的记忆里,就有墨玉偷她的首饰去卖,然后在绸缎庄买布匹,给付煜做华服,做鞋子等事。

    墨玉和墨竹一样,都是在几年前,嘉余府受雪灾的那年,郭氏买回来当婢女的。

    在这个大宁皇朝,婢女不是终身制的。

    墨玉和墨竹都比她要小一点,不像清荷一样,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她母亲买了她们回来,是想她们照顾她几年了,再把她们送走的。

    古代女子到了十六、七岁,都会考虑嫁人的事。墨玉和墨竹都有了十七岁,自是也不例外。

    墨玉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身段儿也好,还是在大户人家见过世面的,就心气儿很高。但心气儿再高,她所能接触到的优秀男子,也很少很少。

    在那很少很少的男子们之中,也只有一位入了墨玉的眼,那人便就是秦璃的未婚夫——付煜。

    墨玉心仪着付煜,她能理解。

    但墨玉为了付煜,就要害死她这个未婚妻的话,就太缺德了。

    原主也知道墨玉喜欢付煜,还偷吃食给付煜送去,都不管这些。每当清荷提这些事,原主只是说

    “一点子吃食而已,就当她是拿去喂了狗,咱们府上又不缺吃的。”

    墨玉一向都对付煜不错。那她的药里有毒这事,必然就与墨玉脱不了干系。

    府里的人,谁不知道,再过几天,她就要和付煜成亲了。

    至于墨玉所提到的胡郎中,那是她父亲的好友。家里若是有人生病了,必然会请胡郎中前来,为其医治。

    胡郎中总是有求必应,尽心竭力的为患者治好,家人们很是敬重胡郎中。

    她是医者,这药里有毒,她不可能弄错。

    胡郎中的人品没问题。

    由此可见,在药里加毒药,暗害她的人,必是墨玉无疑!

    秦璃拿着帕子捂脸,咳嗽了几声,喉咙还是有些痛。

    十月了,余江水都冰凉了。她被那个妖艳女子推进江里,灌了几口江水,在水里挣扎了好一会儿,才被闻声赶去的白衣男子所救。

    若不是那个白衣男子救了她,只怕她的这具躯体,都还没法儿回到秦府来。

    好不容易活过来了,却又险些被墨玉这贱渣给害死。秦璃狠狠的剜了墨玉一眼,道

    “说,你为何要吃里爬外,帮着他人来害我?是为了他?”

    墨玉不敢正视秦璃看向她的眼神,跪在地上低着头说道“小姐,婢子一向对老爷和夫人,还有小姐您都是忠心耿耿的,不可能做吃里爬外的事。更没有他……”

    郭氏很快看出了端倪,有些话,她那未出阁的女儿不便问出口,但她这个当母亲的,总能问的出来。

    “物证在此,不怕你不承认,等老身去府衙报官,自能请人给我们一个说法。”

    对于一个十七岁的待嫁女子,自是不愿意主人家去报官的。

    若是一报官,墨玉想隐瞒的事,只需请衙门里的那些当差的查一查,都能查个水落石出。到时,别说是墨玉还想找什么心仪的男子,就是想找个品行端正的男子,怕是都难了。

    墨玉一脸惶恐,求助的眼神看向秦璃,道“小姐,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无心害你。我只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秦璃唇角弯起一抹讥讽,问道。

    如今的她,是她,不是原来那个太过于文静的秦璃。原来的秦璃说不出口的话,她能说;原来的秦璃不敢做的事,她也敢去做。

    在问话之后,只听到墨玉说“都是清荷那丫头逼我这么做的。”

    秦璃只见墨玉又在诋毁她的贴身婢女,气的拖着病弱的躯体下床,抄起摆放在墙角木桌上的花瓶,往墨玉的额头上砸去。怒不可遏

    “让你陷害善良的清荷!”

    对于清荷的人品,她从未怀疑过。

    墨玉的额头被砸了条口子,渗出鲜血。

    秦璃面对受伤了的墨玉,冷冷的道

    “物证在,人证也少不了。你在这紧要关头还敢撒谎欺骗我等,休怨我伤了你。”

    原主不管墨玉与付煜的事,是想为墨玉留一点尊严,好让墨玉带着清白名声离开秦府,嫁出去。

    可墨玉如今仍这般待她,将墨玉那自私、贪婪、阴狠的本性再次暴i露出来。

    她岂能轻饶她?

    秦璃的一番话,让站在一旁的墨竹听了,眼神里流露出满满的惊愕!

    向来不屑于与人动手的小姐,今日也不知是怎地了,会一反常态,抱着花瓶就砸伤了墨玉。

    墨竹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与秦璃保持了更远一步的距离。

    给秦璃的感觉,就像是墨竹认为她是中邪了似的,担心她会拿其他物件砸过去,伤了她。

    在原主留给她的记忆中,无论是墨玉还是墨竹,都不如她的贴身丫鬟清荷对她忠心,对她好。

    清荷救秦璃逃出秦府,去找那个付某人理论后,便再也没能归来。

    至于清荷如今是死是活,她也不知道。

    墨玉当着她和她母亲的面儿陷害清荷,这是为她所不能容忍的。

    急促的敲门声从门外传来。

    屋内的几个人一听到这阵敲门声,目光都齐齐向木门那边看去。特别是那已受伤了的墨玉,一手捂着伤口,另一只手拿着丝帕擦血迹,生怕自己不够美一样。

    秦璃瞪了墨玉一眼,只给她砸伤了这么条小口子,算是便宜她的了。换作她以前的个性,今天若不给墨玉亲自动个大手术,都不符合她的处事风格了。

    要知道,墨玉在她的药里下毒,会要了她的命的。

    郭氏刚准备问话,门外就传来了秦父的声音

    “夫人,来了贵客,你先出来一下。”

    秦璃很想知道,来者为何人。疑惑的眼神看向郭氏,盼着郭氏告诉她答案。

    郭氏伸手轻触了下秦璃的额头,以眼神告诉她璃儿,你且好好儿歇息,其余的事,我会来处理好。

    “好的,老爷,我这就来了。”郭氏应了屋外的秦父一声儿,随后挥一挥手,示意墨竹绑了墨玉,带着墨玉跟在她身后,一起离开房间。

    墨竹很是会意,迅速照办了。

    秦璃只见她们一离开,便又回到床i上躺着。这具躯体实在是太弱了,还得好好调理才行。

    自己知道病情,只稍微休息了会儿,就起床坐在案几前,挥笔书写了一个药方。

    想着等到她母亲一回来,就请母亲给她抓点药来的。

    相信任何人,都不如相信自己和家人们。

    秦璃等了约莫有半个时辰,也没等到郭氏归来。

    在这期间,只有墨竹来过她的房间两次,但她一听到脚步声,就赶紧回到床i上躺着,给蒙混过关了。

    对于墨竹这个婢女,她暂时还不敢太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