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修真小说 > 小师叔她破劫了 > 第46章:人心
    王奕霖就像受了打击一般,身子不停地轻颤“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不是……”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如今王奕霖已然众目睽睽的目光之下泪流满面,可见也是痛极,悔极。

    “不得已?”

    坐在徐家大哥身旁的徐二哥闻言嗤笑了一声,“砰!”的一声拍了下桌子,这下直接把一楼的食客吓得菜都不敢夹,心里骇然,又好奇想要听下去,只能安静如鸡。

    徐二哥咬牙切齿的看着王奕霖,一副恨不得要吃了他的模样“我三弟因为你家的事儿,搭上了一条命!好啊,你说说!你说说你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竟然从未登我徐家门过?!”

    王奕霖带着哭腔“是……是因为……”万分艰难的开口,断断续续的最后也没有说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

    赵箴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好歹她现在还住在王家的府上呢,虽然她于王家有恩,但也不能这么旁观下去,任对方人多欺负人啊。

    “喂,吵够了没有?还让不让人吃饭了啊?”

    正在双方对峙的时候,突然响起一个女子的声音,循声看去,在看到是同桌女子时,明显愣了愣。

    徐家两兄弟还没有说话,同行的人倒是先开口说道“不论姑娘你跟王二公子什么关系,此时却是徐家与王家的恩怨纠葛,姑娘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赵箴伸出筷子,去夹一粒花生米“我没有插手啊。”

    那人转瞬笑了笑“姑娘说笑了。”

    “谁跟你说笑了?”赵箴夹了半天都没有夹住,泄气的放下筷子“我这是插话。”

    见这女子一本正经的插科打诨,徐家大哥脸上有些,徐家二哥一看就是一个火爆脾气,眼珠子一等,声若洪钟“插话也不行!”

    这么一个身材壮硕的像做小山的人,又是一身的匪气,况且还这般大吼,唤作其他赵姑娘恐怕会吓的哭出来。

    王奕霖一抹眼泪“徐家二哥,这位是我的朋友,是王家的贵客,你我之间的事,有什么都冲着我来。”

    “冲你来?”徐二哥怒火瞬间上来,脸红脖子粗的看着王奕霖“冲着你来,我今天就送你去陪我三弟!”

    说着伸手越过徐大哥向王奕霖的胸口抓去。

    惊的四周纷纷响起低呼。

    庆吉一见不妙,正要保护王奕霖,却被暗里的一脚狠狠的踹在小腿上,跌倒在地。

    就在徐二哥的手抓到王奕霖胸前衣襟的时候,眼前突然多了一片热气,随之而来的是徐二哥的痛哼。

    王奕霖看着手持的茶壶的女子呆若木鸡。

    徐二哥起身带倒身下的凳子,捂着手臂的看着身旁悠哉悠哉的女子,正想要发难的时候,身前多了一只手,徐二哥急道“大哥?!”

    他大哥该不会因为对方是一个女子,就想要发过她吧?!

    徐大哥看着赵箴问道“敢问姑娘名讳。”

    赵箴放下茶壶,神情坦荡的回道“赵箴。”

    一说完,这桌上的人都瞬间了变了脸色。

    徐二哥愣愣的看着赵箴“你说什么?你就是赵箴?!”

    赵箴手指绕着身前的一缕青丝,有些奇怪道“我的名字现在这么如雷贯耳嘛?”

    徐大哥眸色深沉,要说他们兄弟在面对王奕霖的时候是恨,那现在看向她自己的时候,却是带着掐死。

    这点也让赵箴有些疑惑,又不是她杀了他们的弟弟,更没有跟他们结过仇,怎么就在知道她名字后,就想要杀自己了呢?

    徐二哥突然哈哈一笑“好啊!得来全不费工夫!苍天有眼,可算是遇到你了!这几日可是让我好等啊!”

    赵箴眉头皱的更深。

    王奕霖敏感呢察觉到事情不对劲儿,紧忙说道“赵姑娘是王氏一族倾力相护之人,两位哥哥心里又恨,尽管朝着我来,不要欺负一个弱女子!”

    说完起身就要带着赵箴离开这里。

    可是没等到她的手牵到赵箴的时候,中途却被徐大哥一只手轻易的拉回座位,一只抠住王奕霖的肩膀,使他脸色顿变,显然这力道不轻。

    赵箴脸上没有惧怕,恐惧,有的只是深深的不解。

    “我好像跟你们没仇吧?”

    “没仇?”徐二哥大吼一声,震的赵箴耳朵嗡嗡作响。

    赵箴掏了掏耳朵“有仇?你且说来听听。”

    徐大哥开口接道“是你救活了已经被吓死的王奕霖?”

    赵箴点了下头“没错。”

    “那为何不救我三弟?”

    赵箴一愣“他已经死了啊,我怎么救?”

    “王奕霖当时不也是死了?!”

    “这不一样。”

    “不一样?”徐大哥扯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怎么不一样?不都是已死之人,”说着转头看向王奕霖“怎么他就能活过来?!我三弟为什么不行!”

    这下周围的食客可都明白了,坐在那桌上的女子是何人,原来是这些日子以来传的神乎其神的神医娘子啊?!!!

    掌柜本是心惊胆战的站在一旁,怕这桌人打起来,再把这还有付银子的食客给吓跑。

    心里估摸着时辰,不由得在心里咒骂道这孙二怎么还没回来?!

    赵箴从刚开始的疑惑,但现在的了然,有些好笑的看着徐大哥。

    徐大哥被赵箴脸上呢笑容所刺痛,肯不得马上就掐死这个人!

    赵箴缓缓说道“你弟弟是被妖物挖心而死,腹中的肠子又都掏了出来,虽然神色惊恐,想必过程是十分干脆的。”不然她也不会在酒楼内没有察觉到徐迁的魂魄。

    要么是阴差来的及时,带走了他的魂魄,可这又说不过去,要是如此,王奕霖的魂魄不可能还在自己的身边游荡。

    很有可能正是因为死因凄惨干脆,魂魄离体后见到自己的死状被吓的逃走,最后被这株洲城里其他妖物吞了,要么就是被风吹散了。

    人死后,魂魄刚刚离体,正是极其虚弱的时候,这时候来一阵风,风稍微大一点,都有可能吹散,就更容易被其他妖物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