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霸总看看我 > 第八章 车祸躲不过3
    “警察大哥,你让我们俩私下谈一谈行不行?”叶凡瑾将希望放到了程放身上,既然警察都是秉公办理,那就只能在程放身上找找希望了,万一他好说话呢?

    用不着警察亲自调解,他也乐得轻松,如果双方能自行达成协议,那是再好不过了的。警察没再说什么,退到了一旁看向别处。

    叶凡瑾硬着头皮走到程放面前,语气十分诚恳地说道“大哥对不起,我真不知道那么早路上会有车过来,我们本来就是想在这路上取个景拍照,没想到影响你们车辆的正常行驶了,是我不对,是我错在先,但是你看,我不也差点被你车给撞到嘛,我也受了伤,这样看下来,我们俩这样应该就扯平了,是不是?”

    程放看着自己跟前的这个女孩,脸上仍旧顶着稍显厚重浓艳的妆容,与她现在身上穿着的便服相比显得十分违和。

    今天明明是要快马加鞭赶到乔娜娜那去的,现在就因为这事,看来一整天都要给耽误了。最可气的是,程放的手机好像落在了车祸现场,加上他根本背不出任何人的手机电话,这让他只能一个人傻呆呆地滞留在这间看起来管理混乱不堪的医院里。

    从凌晨到现在,没有一件事是顺利的,程放心里堵着一股子怒火,貌似随时都会喷发出来。

    现在的他,努力地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值,让愤怒留在自己的体内慢慢消化,但他的每一个毛孔似乎都能散发出这样的信息,这让躲在一边害怕要赔钱的叶凡瑾更加瑟瑟发抖。

    “我的车,我的人,现在都有问题了,你跟我说扯平了?”程放低气压的声音显得有些凶狠。

    叶凡瑾自知现在不是退缩的时候,她想好了,若是不能好言和解,自己就必须凶过这男人一头,毕竟,为了钱,她可不是好欺负的。

    “车有保险,你报个单车事故保险公司应该也会赔的吧,至于人,你现在不是没什么事嘛……”

    “你是说,让我去骗保?”程放冷冷地问。

    “这……这也不是……”叶凡瑾结结巴巴地回道。

    “呵呵……”程放一声冷笑。

    “这起事故,我是行人,你是机动车……我,我再怎么说也是弱势群体,你不能照顾照顾我?”

    叶凡瑾自知自己没理,可是现下最紧要的不就是为了少赔钱嘛,自己顾不上那么多了,哪怕满嘴跑火车,哪怕用上狡辩诡辩,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了……

    梁山好汉也得为了金钱低头,更别说像自己这种穷光蛋了。

    叶凡瑾又说“我知道,你们做司机助理的,开车出去把车撞了,没法跟自己老板交差,我理解你。可我就一个小姑娘,真没办法补偿你很多……”

    “所以,你现在是跟我说,你弱你有理,你穷你最大的道理?”程放冷眼看着。

    “没,没有,我真不是这个意思……”叶凡瑾赶忙摇头。

    “一个小姑娘?你老公呢?我早上明明看见你们俩在一起拍婚纱。呵,现在算怎么回事?出了事惹了祸,你老公也不现身,让你一个人挡事?”

    此时,程放注意到了叶凡瑾包扎着伤口的手臂,纱布缠了好多,一看便知道,即使没有骨折,皮肉之苦肯定没少吃,估计一大片都被擦伤了。

    叶凡瑾说“我也受了伤,还差点被你的车碾过去,我到现在都惊魂未定,现在都一头懵呢……”

    “哎哎哎!”程放立刻打断了叶凡瑾的话,“你不要想碰瓷啊!是你先倒下的,我的车再擦着你过去的。不是我撞了你,你才倒下的!这个先后次序不能弄错,你不要混淆视听,行车记录仪拍得可是清清楚楚的啊!”

    “我,我不是碰瓷~”

    程放一言一语有些咄咄逼人,让本来想解释清楚的叶凡瑾瞬间没了底气。

    程放又说“我是为了避让违反交通法规的行人才引起的车祸,我的车损人损误工都是因你而起,我凭什么让着你?等会你让警察过来,先不说是不是你全责,最次我也是避让不及时,咱俩两人一人一个半责……”

    “是,是我有错在先,可,可我这不是困难嘛。你这豪华保姆车,定损出来得多少钱,我连想都不敢想。实不相瞒,我背了一身债,我是真的没钱再赔你了……”

    程放不想听叶凡瑾再说那么多了,自己一大早从被安东尼踢了一脚后就憋着想发一顿火,现在面前的这个女的最好不要太过分,不然他真的要忍不住在医院发飙了。

    叶凡瑾琢磨着现在这样子纠缠也不是办法,软得不行那只能来硬的,只要不赔钱,撒泼耍无赖也没办法。

    叶凡瑾拆了之前刚包扎好的手臂,把之前擦破了皮的地方怼到了程放面前,“你看,我都摔成这样了!”

    程放本能地把头向后躲了躲。

    “那你呢?”叶凡瑾又问。

    说到这,叶凡瑾直接上手开始扒程放的衣服,程放刚想推开叶凡瑾,但脑袋又一阵晕眩,眼前黑了一片。

    “你身上有哪破了吗?没啊!”

    叶凡瑾又用手晃了晃程放的头,“头也没破,这不好着呢嘛!你说我碰瓷?你别自己是个无赖吧!我告诉你啊,别想从我这讹钱!我把话撂在这了,要钱没有,要命也不给!”

    程放压着怒火,用一只手抓住了在自己身上胡乱摸来摸去的叶凡瑾的双手。程放的手很大,一手圈住两个纤细的手腕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叶凡瑾见状赶紧挣扎,却发现这男人的力气其他,自己根本无法挣脱。她看了眼病床后的病人标签,病人姓名程放。

    “程放?你这名字取得倒好,你说你是‘奔放’的‘放’,还是‘放荡’的‘放’?”叶凡瑾一边说着一边还是想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可是根本无济于事。

    程放无动于衷,神情怒目切齿,他用力将叶凡瑾的手甩到一边,好让她离自己远一些,但他还是努力想让自己保持些风度,说“我想在想到的只有‘放开’的‘放’……”

    叶凡瑾被激怒了,这男人怕是神经病吧,简直就是有病,看来今天自己碰上的就不是善类。

    “哈!有病!我看你根本就是‘放屁’的‘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