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想要冠苏姓的帝少 > 第二十一章 操着慈父心的三哥
    席渊一把扛起苏沐棉,带回营区,让军医检查。

    “没什么大事,就是脱力了,休息休息就没事了。”军医胸腔里压抑着怒火,对待几个战友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几个憨憨,全当他是高冷。

    “需要吃点儿什么补补吗?”沐瞳晃到军医身侧,看着他收捡工具。

    军医抬起深邃的眸子“我觉得你先需要补脑子。”

    沐瞳……

    席渊挑眉,军医说话带火气?

    刚进来的占骁,也侧目了一把,不太像他们所熟知的军医啊!

    平时不都是温和待人,温文尔雅的佳公子吗?

    这会儿,是在怼人吧!!!

    沐瞳抬手挠了挠头,他得罪过军医?

    他怎么不记得,而且这位今天刚到的吧!

    “那个……那个我脑子挺好的,就不需要补了。”沐瞳甚是尴尬,虽说不太明白这位为什么针对他,但人军医是不能得罪的,妥妥的大佬。

    军医纤长地手,用力地盖上自己的药箱“缺根儿弦儿,自然是需要修补的。”

    沐瞳……

    这是在骂他吧,啊!啊啊!!啊啊啊!!!

    占骁与席渊对视了一眼,似乎是因为躺着的……嗯,宋已诺?

    “军医,小诺的衣服还没有换,是不是叫女战友进来替她更换。”占骁与席渊眼神争执,惨败,然后不大情愿地开口。

    已经做好了,面对疾风的准备。

    “不用了,你们可以出去了,现在,立刻,马上!”军医抬手一指,三只瞬间就跑了……

    军医长呼一口气,差点儿没维持住他温柔的形象。

    抬步到苏沐棉的床边,抬手就掀了她的被子“起来!装什么死?”

    苏沐棉紧闭双眼,一副视死的模样。

    怎么能睁开眼睛,眼睛肯定会保不住哇!!!

    “别再让我说第二遍,你很不乖哦,小棉棉。”军医咬牙切齿地看着苏沐棉装死,真想上手掐死她。

    要不是她,是他唯一的妹妹,当场就放了她的血。

    安排好的路,竟然不走,放了所有人的鸽子,来了这个破地方,为了什么?

    “呵呵……三…三哥。”

    “三什么哥,我可不是你三哥,你姓宋!要不起。”军医三哥,气大发了。

    苏沐棉还有些不明就里,但还是要哄的,不然她明天就可能出现在标本册里了。

    “三哥,我错了。”不管什么事,认错一定要积极。

    “你错哪儿了?”

    三哥,咱不带这样的!

    她怎么知道自己错哪里了?

    “三哥,我不该让自己有生命危险,遇事应该用脑子,而不是硬着头皮上。”苏沐棉已经把自己的错,认识的很清楚了。

    这次,她可以诡辩,规避再来扛一次木头的。

    “你……牛头不对马嘴!我说得是这个吗?”

    “三哥,你说得不是这个啊!那…那我又做什么了?”苏沐棉实在想不起,自己哪件事又犯错了。

    而且,目前为止,他们有一年三个月又六天,没有见过了,她在这期间犯了三哥的什么忌讳?

    三哥瞪着苏沐棉,突然蹙眉“你的眼睛?”

    苏沐棉眨巴了两下眼睛“我眼睛怎么了?”

    三哥抬手抚过苏沐棉的脸,将脸固定在自己手里,凑近了瞧“血脉觉醒!”

    苏沐棉……

    这又是个什么新词汇?

    “自己看吧。”三哥将镜子丢给苏沐棉。

    看着镜子里,一双冰蓝色的要紧,苏沐棉也是一阵懵“哥,三哥,我眼睛是不是中毒了呀!”

    一把抱住三哥的手臂,甚是惊恐!

    “放手,中什么毒,你原本的眸色,就是这个。”三哥接受了,如果不是这次意外,估计也不可能提前觉醒。

    苏沐棉诧异,她的眼睛不是跟大多数普通人,一样的眸色吗?

    “你怎么没去十二区报到?”三哥实在想不通,这丫头怎么想的。

    苏沐棉张大嘴巴,十二区?

    “不…不是,大哥不是说特招在十三区吗?”苏沐棉诧异。

    三哥傻眼“你说什么?他给你说得?”

    “对啊,他还坑自己儿子,帮我弄的体检报告。”苏沐棉耸肩,要不是袁天星的提醒,她怎么可能……

    嗯?

    不太对呀!

    “你们也没告诉我,是十二区啊!”苏沐棉突然脑子清明了。

    她就记得袁天星是十三区的,然后就直接到十三区了。

    三哥“……”

    这事,还真是巧合?

    “袁无双,这事真的是我的错?”苏沐棉陷入了自我怀疑中。

    三哥袁无双……

    这还真不算是苏沐棉的错,所有人似乎都觉得对方,告诉了苏沐棉她应该去哪个区?

    然而,所有人都巧合的保持了一致的想法,都觉得对方告诉了她!

    然而,谁都没说……

    啥也不是!

    苏沐棉走错区的事,算是过去了。

    但,这刚发生的事,还是热乎的。

    “你说你,本来可以用脑子规避的事,你为什么傻乎乎地迎头而上?你是脑子瓦特了?”袁无双伸手使劲儿戳她的脑袋,这脑瓜子不是挺好使的吗?

    关键时刻掉链子,真是白瞎了一颗好脑袋。

    苏沐棉被戳地一直躲,但终难逃出魔掌。

    “哥,三哥,我是患者,你要温柔对待。”苏沐棉忍不住了,开口阻止他的戳戳行为。

    公报私仇!

    袁无双收回自己的恶魔之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装“好好休息,我会在这里陪你,直到你被淘汰。”

    “哼,我才不会被淘汰。”

    “那自然更好了,不然白瞎了外公这么多年的培养。”袁无双又心疼苏沐棉,又不能忘记自己的使命,这就是他们身处位置的悲哀。

    苏沐棉听话地躺回床上,还不忘拉过被子,盖在身上,表示会好好休息。

    “衣服换了再躺,虽说你生病了折磨不到我,但可能会被淘汰,毕竟这是最快接触那位的方式。”袁无双也挺纳闷的,这是最坏打算的,结果却被苏沐棉撞上了。

    十二区全是自己人,这十三区的不可控因数太多了。

    还是直属于那位的军队,难度不是一般的高。

    苏沐棉又重新爬起来“那你还不出去?”

    “我出去做什么?又不是没见过你光屁股的时候,小时候脸都丢光了,现在才想起来捡脸?早干嘛去了?”

    苏沐棉……

    那能一样?

    “哼,我长大了,能跟三岁孩子相比?赶紧滚出去。”苏沐棉顺手丢了一个枕头过去,自己多大了心里没点儿数。

    袁无双耸肩“你还不是被我们带大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苏沐棉选择自闭,问哥哥比自己大十八岁,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大概就是有了当父亲的觉悟。

    袁无双伸手提起自己的药箱,退出了帐篷。

    外面三双眼睛,正盯着走出来的他,耳朵支楞出了精灵的模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