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女帝成神指南 > 第9章 凡食神圣
    “上古洪荒,羲神证得大罗正果,收束时间线,与消逝的众祖神他我归一,印照长河。其神力投影到山海界这一方世界,于是,这里有了诸多神异精怪……”

    炎颜安静听沧华讲完山海界的由来,沉默许久,缓缓道“所以,这个世界是由羲神所创,羲神陨后,他的神识化身天道,掌管根本法则。而你们五位昔日追随羲神的神君,则化身五方神帝,共同掌管此界。”

    沧华点头,补充道“羲神的神躯也并未完全消散,其幻化为界内炁息,便是供养界内众生修炼的本源,这也是此界灵力充裕的主要原因。”

    说至此,沧华神色微黯“可惜,春逝已久,山海界内自然平衡已打破,周天运转无法闭合,失去自行修复力,界内炁息得不到补充,终将枯竭。”

    炎颜敏感追问“这就是艾香说的,大劫将至的原因吗?”

    沧华不置可否“可能吧,或许还有别的原因,毕竟我入须弥境太久,外面现下究竟是何境况,我亦尚未可知。”

    见沧华神态黯淡,炎颜把点心往他跟前推了推“吃点东西,心情能好些。”

    沧华扫了眼面前的点心,紫眸清淡“此等人族凡俗之食,从最初的果腹之用,到求精极巧,人族俗子争相渴求,除徒增口腹之欲外,只会令人变得贪厌可憎。本君不需此物!”

    炎颜脸色沉下来,抬头看向沧华,目光第一次凌厉尽显“食,不仅是人类的立根之本,更是一种文化。它可以把个体转变为社会,可以使病弱变得健康。”

    “它可以释放力量,创造联系,它可以代表仇恨,也能表达爱意,可以彰显认同和否定。”

    “在某些特定的场合,它甚至象征着庄严的仪式。它所带来的变革,不亚于人类历史上其他任何伟大的革命!”

    “食物是神圣的,值得每一个人尊重,它的重要,它带给我们的幸福,是像你这种餐风食露的非人类变异物种,根本无法理解和体会的!”越说越激动,炎颜单薄的双肩抑制不住地微颤。

    在地球的申华国,制作美食是炎颜之最爱,自己开过餐厅,也读过很多人类饮食历史。对食物,她一直抱有崇敬之心。

    面对沧华对食物轻蔑的态度,颜炎绝对难以忍受。

    在她那个世界,人们对美食的喜爱和追求,几乎等同于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而这个世界,却与她从前的价值观的完全不同,突然唤起她对从前生活的无限思念。

    再加上现下除了沧华再没别人,炎颜忍不住就把压抑在心头这些天的情绪,一股脑全发泄了出来。

    眼眶微红,炎颜对着沧华扬声控诉“就算你们神仙也还炼丹呢,难道丹药就不是吃的东西?你有什么资格轻贱食物?凭你是高高在上的神祗?那也不行!”

    沧华“……”

    他刚才干什么了?这丫头怎的突然就这样了?

    看着眼前红着鼻头,对自己暴躁叫嚣跟头小兽似的丫头,沧华的表情罕见地出现了短暂的茫然无措。

    他刚才只不过客观表达了下对食物的看法,结果这丫头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立刻张牙舞爪,歇斯底里,莫不是脑子真有病?

    原本还想再解释两句,可是看着炎颜红着眼,可怜兮兮的模样,沧华低头看了眼面前的点心,最后颇觉心累地叹了口气“本君吃便是,不得再哭!”

    炎颜听出他语气里三分无奈伴着七分妥协,用手背蹭了蹭有点发胀的鼻子,很给面子的不抽噎了,只是一双兔子眼仍盯着对方。

    修长白玉指捻起碧叶上的点心,沧华打量了两眼,长眉微蹙。

    他都忘了上次吃东西是多久远的事了。

    点心入口,慢慢嚼开……沧华怔了。

    这滋味……怎么形容呢?有肉的焦香,还混合着新鲜水果特有的甘芳,突兀的,霸道瞬间侵占了他整个味蕾。

    他整个味觉好像顷刻之间,只剩下这块小小的点心,再也容不下其他外物。食物美好却霸道如斯,完全出乎沧华的的意料,甚至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沧华看了眼被咬掉一口的点心“甚美!”

    夸奖虽简单,沧华却说的很由衷,同时对这个刚才还拿哭鼻子威胁他的小姑娘,有些刮目相看。

    能把吃食做出这般极致滋味,当然是本事。

    被夸奖,而且还是被神境大能夸奖,炎颜脸上忍不住露出几分得意。

    沧华继续道“你既善烹食,不若用九穗稷来烹,如此不仅可果脯,还可辅助炁息吸收,有助加快修炼进度。”

    听他提及修炼,颜炎眼神顿时一亮“九穗稷是什么?我吃了这东西是不是就能修炼了?”

    沧华皱眉,表情似颇感意外“你竟不知修炼为何?那你入这人族宗门所为何来?”

    被问及这个,颜炎小脸立刻皱成包子褶“别提了,我是被拐上山的。”

    这话刚说完,炎颜就发现对面的沧华两臂环胸,好整以暇看着自己。那表情意思很明显你不拐卖别人就不错了,谁还能拐得了你!

    颜炎黠然一笑“我没说谎,我当真是被人拐卖上山的。当然,这也是我自愿的。

    不过我上山的目的不是为修炼,是想探听些消息,好尽早快回去。谁成想竟倒霉催的被卖给内杂毛老道,差点被当成药引子给吃了。后面的事儿你就都知道了。”

    沧华微微颔首,正欲开口,却突然道“与你同行的那人醒了。”

    炎颜还想再多问些山海届的事,可听沧华这么说,赶紧在心中默念,这次倒是挺顺利,几乎在她默念的同时,人已出了须弥境。

    望着炎颜消失的位置,沧华长眉微蹙,深邃紫眸中浮现些许迟疑。

    把希望寄托在这样一个动不动就哭鼻子的小丫头身上,总觉有点太荒唐。

    不过心念一转,沧华又是一叹须弥境在这小丫头手里,眼下也没别的路可选。

    自从须弥境能与外界沟通之后,他便察觉出山海界现在的炁息,比三千年前稀薄许多。照这样下去,估计当年炎君祭献神躯设下的中央结界,也撑不了多久了。

    ————

    炎颜一出须弥境就紧张地看向艾香,发现艾香还在迷迷糊糊地揉眼睛,显然刚睡醒。

    迅速收敛起紧张的表情,炎颜才发现天光已经微明。

    她很意外,原本以为只待了一两个小时,却没想到不知不觉,竟跟沧华聊了整整一宿。

    不过奇怪的是,她虽一夜未眠,此刻却丝毫不觉困倦。在须弥境中,光阴好似停滞了一般,感受不到外界的任何变化,就连身体似乎也不受时空的影响。

    还有许多具体细节,炎颜心中疑问重重,此刻却无暇细思,取出恒晷迅速确定现在位置及翠云锋的方向,继续赶路要紧。

    又走了半日,炎颜取出恒晷对着太阳仔细测算,笑道“翠云峰,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