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真红眼的决斗王 > 第九章:青眼白龙
    住进了游戏家的北斗君,日子开始变得无聊了起来,现在这个时候的决斗者完全可以用三个字形容“不入流”,可能是因为还不够重视魔法陷阱的原因,哪怕游月拿着一副弱鸡卡组,他也成为了无敌的存在。

    来到这个世界也有了一段时间游月也收集了不少卡片,当然是靠和各种人打牌赢了之后系统发的,好卡没几张,大多都变成了游月口袋里的万元大钞。

    现在他甚至也算是个小小富豪了,额,至少不缺吃喝穿什么的,小日子过的蛮滋润的,他也确认了一件事,就是他遇到的那个牛尾学长和游戏王第三部中的那个牛尾不是一个人,虽然长得差不多,但的确毫无关系。

    距离贝卡斯举办决斗王国的时间已经不算长了,游月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剧情开始的时候把卡组的强度弄到能够接受的程度。

    还有到时候的规则要怎么办,各种口胡怪物,是不是应该搞一个能飞的怪兽,还有水里游的,不然的话估计会有一大堆问题。

    比如口胡种族相克,口胡场地影响,口胡制空空中优势,口胡潜海隐蔽怪兽,口胡装备组合强化。

    难不成到时候得靠一张嘴打赢那些批人嘛,决斗者里不怎么口胡的好像也就海马社长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和社长打牌。

    一想到海马社长,游月就一阵脑壳子疼,三张青眼白龙,在决斗王国那个环境,一上来就直接召唤三千攻击力的青眼白龙,游月估计直接自闭,他卡组打个攻击力两千过头的怪兽都吃力,别说无敌的青眼了。

    游月不管怎么肝,都肝不出一张厉害一点的怪兽,就没有攻击力超过两千的,无奈的游月只好把那些用不上的怪兽卡都分解掉了,但是肝出来的魔法陷阱都留了下来。

    万一那些意义不明的魔法陷阱卡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呢,一切都不好说,游月也不知道下一张卡会是什么,当然除了那张几魂卡之外。

    是的,游月的魂卡不只是炎之剑豪了,还有他的那只邪炎之翼,淦!光就名字好听的雅痞,还满足了中二之心,关键是屁用没有,但游月还是舍不得分解掉,放在了卡组里。

    对大家敞开心扉的游戏加入到了几个人的游戏圈,也开始和城之内他们打牌了,但是因为都只是小打小闹,游月都没有参与的兴趣。而且游戏的卡组攻击力高的怪兽卡太多了。

    不论是按照三只怪兽分胜负的规则,还是两千生命值的那个游戏规则,游月都不好从小表那里取得胜利。因为他的卡组中能够击破高攻怪兽的大多都是效果,但是现在还是主要靠怪兽卡的战斗决定胜负。

    还有自己的卡组都有啥卡,这些人都知道,等到真正作为对手的时候,没有一点底牌可不好。游月打算在决斗王国开篇再发力,争取能获得更多的强力卡。

    游戏的班上还转来了一位新同学,貘良了,又是一位可爱的过分男孩子,说话又好听,一看就知道是个人才。大家都还挺喜欢这位新同学的,游月也挺喜欢,不过他喜欢的是表貘良软糯的声音,咳咳……

    作为知道剧情的男人,游月对于貘良还是有所戒备的,但也没有过于放在心上,毕竟暗貘良想要的是千年神器不是游月身上的那点小钱。

    这么久过去了,游月都和游戏的爷爷混成了忘年之交,两个人天天起的早早的在店门口借着打扫卫生的理由,看往来的高中女生的美腿。

    游月有时候还故意的整出一点风,看有没有爷爷有没有做狙击手的眼力,两个人都是ls。爷俩混熟之后游月都可以不用给房租了,经常帮忙做些苦力活,心疼了一把爷爷的老腰杆。

    如果不是天天决斗的对手都很弱的话,游月估计会觉得日子过的还不算快,但是偏偏他遇到的决斗者都弱的离谱。看来童野市的决斗者水平大幅度提高的时候还是在海马举办决斗都市的时候,现在真的不够游月一个人打的。

    游月之所以能够一直赢的关键还是靠他的魂卡炎之剑士,上手就能抽到的话就不存在满手的魔法陷阱卡手的情况了。炎之剑豪还是蛮给力的,能解决绝大多数怪兽,再加上魔法陷阱的配合,游月想赢还是很容易的。

    但是这只是因为游月的决斗环境,等到了决斗王国,到处都是一些狠人,不仅卡厉害,口胡也牛,游月到时候再想赢,就不会那么轻松了。

    算算时间决斗王国估计也要开始了,因为最近游月能在学校里见到海马社长的身影,不过他应该不是来上课的……

    每次社长来学校,游月就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然后得到海马社长的一个死亡微笑,但是游月不屈不挠的回以微笑,这估计让社长心里发毛。

    游月对社长有着不良的企图,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又帅又有钱的男人谁不喜欢。这个时候估计社长已经开始收集青眼白龙了。因为游月从社长的视线感受到了他对决斗怪兽卡片的兴趣,看着城之内他们打牌,社长经常会偷偷摸摸的看上几眼。

    但是社长怎么会拉下脸和这些他眼中的庸才打牌呢,经常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拿着意义不明的本子遮住脸,然后向游戏那边瞟,很可能一边心里还在叫嚣“在爷的青眼白龙面前都是渣渣”。

    “我召唤紫炎的影武者,攻击表示!”城之内把他认为手卡里最帅的怪兽给召唤了出来,现在这个家伙确实连小学生都不如。

    “好了,游戏,该你了。怎么样,我的怪兽是不是很帅。”

    “城之内,你又只是召唤了怪兽就结束了回合,手上只有怪兽卡吗?”在一边抱着双臂的游月眼神满是鄙视,好心但是语气阴阳怪气的提醒道。

    “啊,我给忘了,不过没关系,紫炎的影武者攻击力还是蛮高的。”

    “……紫炎的影武者攻击力,额,八百的攻击力还算高么?”游月都不知道怎么吐槽城之内了,就因为这张卡帅就把这样卡放在卡组嘛。

    好吧,游月也没什么好说的,他虽然不是看卡面,但是经常被一些卡名听上去就很强的卡诱惑到。

    邪炎之翼我有一句不知道当不当讲!

    “那我出这张卡,暗黑的龙王,攻击。”游戏打出一张怪兽卡,他现在使用的这副卡组还不是游月知道的那副。

    暗黑的龙王攻击力是一千五百点,完全超过了紫炎的影武士。

    “啊,也只有游戏你这个家伙会若无其事的打出这么厉害的卡了,我一下子就输了啊。”

    “城之内你是太弱了吧。”观战的杏子再一旁笑道。

    “杏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游戏家是开卡店的,游戏的爷爷还很喜欢收集卡,游戏有很多强卡的,他还有更强的卡因为太珍贵了都没带到学校里来。”游月也是游戏小团体的一部分了,他在很多事情上甚至要比杏子这个青梅竹马还要更了解游戏一些。

    “哟西,那放学之后我要去游戏家买卡!”

    “嗯,到时候肯定能看到我爷爷引以为豪的超级稀有卡。”

    说道这里,游月挑了挑眉,又看了眼角落假装正经的海马一眼,这个家伙真的是神出鬼没,在学校的时候比放假时间都要短。不过海马社长是真的帅,那蓝色的眼睛完全犯规,游月又是沉迷社长美貌的一天。

    听到了超稀有卡这个词,海马明显的有所意动,同时游月内心也有了一些波动,他在游戏家里住了那么久,还没有见过双六爷爷把那张青眼白龙拿出来,也许是因为游戏并没有把他的全部朋友都带到店里,双六爷爷又没有向游月一个人显摆的意思嘛。

    游戏在学校带的卡并不是后来他用的那副,这副卡组里不包括黑魔术师还有艾克佐迪亚那些超稀有卡,那些卡都在游戏的爷爷那里。毕竟都是爷爷的宝物,游戏当然不会带到学校里来,而且和城之内他们玩的话,有自己的卡就足够了。

    放学后,众人跟着游戏一同来到了龟记游戏屋,这么大阵势还是第一次。平常都只有游月,他是游戏店的员工嘛,有了这个近乎免费的劳动力后,双六爷爷也闲了一些,会留一些活给游月来干,但是任务量也不多,倒是不影响他去找人打牌。

    “噢!今天和同学们一起回来的啊,游戏也有了那么多的朋友了,游月,来,帮我把今天刚进的卡摆一下。”

    “了解!”游月今天的工作就是把新的卡盒摆到柜台里了,都是一些简单的事情,因为双六爷爷知道游月是个不喜欢占便宜的而且还很要面子的人,为了不让游月觉得是在白吃白住,就经常留了一些工作给他,实际上这些事情自己就能解决。

    游月自己当然也心知肚明,但是每次他想要把房租给游戏的时候,都被拒绝了,用游戏的话说就是游月能和他做朋友就足够了,怎么还能要钱呢……所以觉得心里有愧的游月只能免费的给小表当保镖,把欺负小表的各种不良全部解决了。

    “对了,爷爷把你那张厉害的卡让大家看看吧。”

    “什么,你说的那张卡吗?”游戏的爷爷当然知道是那张卡,但是他有些迟疑,毕竟世界仅有的四张之一,哪怕是千万块都弄不到一张的。

    “求求惹!”

    “真没办法,就破例一次吧。”武藤双六看了游戏和他的朋友们十分期待的样子,也只好答应,毕竟是游戏的请求啊。

    爷爷拿出了一个古朴的小盒子,一边自豪的说着“这可是我的宝物啊。”

    “看,就是这张!”盒子被打开,一张卡片被拿了出来。

    青眼の白龙(ブルーアイズ?ホワイト?ドラゴン)

    beeyes  hite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