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女生小说 > 一品容华 > 第二百零八章 哄骗(二)
    主动求和亲?

    寿宁公主一怔,看向二皇子“哪有女子主动求嫁的道理。这等事传出去,我……”

    “此事传出去,才可见大楚寿宁公主深明大义,一心为国朝分忧。”

    二皇子迅速接了话茬,一脸正色地说了下去“妹妹,反正你已决定嫁给表哥了,倒不如以此事,为自己谋求最好的名声。”

    “想想看,一个被天子指婚的和亲公主,和一个主动求和亲的公主,哪一个名声更好?哪一个更得人心?”

    “你要长留在大楚,不如以此事,为自己搏一个好名声。也能为父皇分忧,博得父皇的欢心。”

    寿宁公主被说得心动了,咬唇思忖片刻,轻声道“二哥所说的,不无道理。那我该怎么做才好?我自己去保和殿么?”

    二皇子目光一闪,笑着说道“好!我这个做兄长的,陪你一起去!你是姑娘家,有些话不便说,我代你说便是。”

    寿宁公主大为感动,握住二皇子的手“二哥!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二皇子良心还未完全泯灭,再一次移开目光。

    沉浸在喜悦中的寿宁公主,根本未曾察觉到二皇子的一丝异样“二哥,这等大事,我们是不是要先禀告母后一声?”

    二皇子存着私心,一心要将和亲的功劳都揽在自己身上,立刻应道“母后病弱体虚,要安心静养。你我同去保和殿便可,就别令母后劳神分心了。”

    寿宁公主不假思索地点点头“好,我都听二哥的。”

    ……

    隔日午后,二皇子和寿宁公主一同去了保和殿,在保和殿里待了半个时辰都未出来。

    裴皇后午睡醒来,菘蓝立刻前来禀报此事。

    裴皇后一时没反应过来,有些讶然“他们兄妹一同去保和殿做什么?”

    程锦容心里一动,看向裴皇后“莫非是为了和亲一事?”

    裴皇后“……”

    裴皇后反应慢了一拍,此时也会意过来了,面色着实不太好看。

    她在宫中做了多年替身,对二皇子和寿宁公主不算亲近。不过,她终归是他们的“母后”。这等大事,他们兄妹连商量都不和她商量,就直接去了保和殿……

    换在以前,她不会介意。

    可现在,她要做掌握实权的中宫皇后。二皇子和寿宁公主今日的举动,根本没将她放在眼底。狠狠削了她的颜面。她心里岂能痛快?

    程锦容见裴皇后面色不愉,轻声开解“现在娘娘只是揣度,到底如何,尚且不知。且耐心等上一等。”

    裴皇后神色稍缓,略一点头。目光掠过菘蓝青黛“你们先退下,有什么消息,立刻来禀报本宫。”

    菘蓝恭声应下,和青黛一同退下。

    裴皇后的日渐改变,身在其中,或许没什么明显的感觉,身边人的感受却日渐深刻。

    青黛往日还曾私下抱怨牢骚,甚至对裴皇后口出恶言。可现在,心中的惊惧畏怯,一日胜过一日。

    这些年,菘蓝行事比她圆滑得多。得罪裴皇后的差事,几乎都是她做的。菘蓝就负责善后安抚,裴皇后对菘蓝明显亲近得多。

    以前她暗中自得,觉得自己压了菘蓝一头。

    现在回想起来,菘蓝才是真正聪明的那个人。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谁能想到,懦弱无用的裴皇后,竟会有翻身之日!

    现在的椒房殿,和以前也大不相同了。裴皇后对程锦容言听计从,若有差事,也只吩咐菘蓝。她只能跟着菘蓝身后听差。

    想到这些,青黛心里如堵了一块巨石,将头扭到了一边。

    菘蓝瞥了青黛一眼,轻声说道“青黛,我们两人少时就到主子身边伺候。相识二十余年。在我心里,没人比你更亲近。”

    说得比唱得还好听。

    青黛心里哼了一声,口中柔声应道“这个我当然知道。”

    口不对心,这般明显,菘蓝岂能看不出来?

    裴皇后的改变,令宫中内外多了许多变数。她们两个,如今每一步都走在悬崖边。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两人本该齐心合力。偏偏青黛还和她怄气闹别扭。

    菘蓝暗叹一声,不再多言。

    ……

    裴皇后心里也憋着一口闷气。

    这口闷气,一直未散。直至傍晚,宣和帝驾临椒房殿。

    程锦容轻声告退“皇上驾临,想来是有要事和娘娘商议。微臣暂且告退。”

    按着宫中规矩,程锦容确实不宜在一旁。

    裴皇后点点头。

    宣和帝在椒房殿里用了晚膳才摆驾离开。

    宣和帝一走,裴皇后便召了程锦容过来,低声叹道“锦容,他们兄妹去保和殿,主动张口求和亲,满口的国朝大义,正中皇上下怀。皇上已经应了和亲之事,过几日便正式下旨了。”

    程锦容默然无语。

    她的重生,悄然改变了许多事。可有一些事,依旧未变,沿着前世的轨迹前行。

    裴皇后又道“我对皇上说了,我不舍寿宁早早出嫁。便是定下亲事,也得十八岁后再成亲。皇上也点头首肯了。”

    程锦容张口提醒“此事娘娘心中有数便可。当着寿宁公主的面,就别提了。”

    陷入情网的少女最是不可理喻。裴皇后是为寿宁公主着想,寿宁公主却未必领情。

    裴皇后淡淡一笑“放心,我不会告诉她此事。”

    ……

    五日后。

    金銮殿的大朝会上,几位皇子也一同上朝。

    二皇子上奏折,奏请宣和帝下旨和亲。宣和帝准了奏折,当朝下了圣旨,以寿宁公主和亲,嫁给鞑靼太子元思兰。

    寿宁公主主动求和亲远嫁,深明大义,一时赞誉声如潮。

    寿宁公主身为女子,不能上朝。这份赞誉和荣耀,自然都加诸到了二皇子的身上。朝中众臣,对二皇子大加赞扬。

    永安侯顺势启奏“二皇子殿下深明大义,一心为国朝尽忠。如今殿下年岁渐长,也到了听政之龄。臣奏请皇上,允二皇子殿下入朝听政。”

    卫国公也拱手启奏“永安侯所言甚是,老臣附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