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将武生:武家庶女别太毒 > 304.营救(白虎军进行营救人质工作)
    曹云飞眼看季无常此番紧张到事态的地步,可见自己姑姑和季无常感情深厚,初尝男女云雨之情的曹云飞,又怎么会体会不到季无常的心情——

    曹云飞试想,若是换作那高杆之上捆得是自己的心上人的话,这会公子功夫,自己的境遇只会比季无常更加糟糕,更有甚至六神无主,头脑发热。

    现下该如何是好?季无常现在的心思完全不在战术上,整个人都快接近崩溃了……

    白华见状,相当稳得住神,毕竟无心挂念,自然心静如水。

    白华御马向前,行之曹云飞面前拱礼请命道“曹堂主,你何不唤回单协领呢?她的任务是在后方营救人质,现下人质已经放在了这台面之上,季先生情绪不太对劲,你把单协领给唤回来,从长计议!”

    听到这里,曹云飞颇为称赞,一招跨虎成风,顺着自己的赠与武玄月的发簪的位置,一下子就锁定了武玄月的位置,将其置换了过来。

    武玄月一脸惊慌,焕然而现,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皱眉索问。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曹云飞一手指去,武玄月顺着曹云飞手指方向望去,登时眼睫一颤,不由自主发声道“我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说我在敌营中寻了半天找不到踪影,原来都在这里呢?西门宇霍还真是用心歹毒!”

    曹云飞无奈一叹,直奔主题道“那绳索便是用锁气环材质做成的,用其人无效气力,刚才我试了试跨虎成风,救不了他们几个,这下怎么是好?战局僵持,人质在上,我们这方可有什么办法?”

    武玄月见状,唏嘘一声,皱眉深思道“这锁气的材料最烦人,但凡有武气之人,直接触碰这材质,身体绵软,别说是武气不能够发放自若,武技也会受限制,确实很棘手……”

    曹云飞注视前方,烦不胜烦道“我姑姑已经做好了殉国的准备,可是季先生现在不依啊!我是可以理解季先生的心情,若是绑在高杆之上的人是你,我也会变得疯狂。”

    武玄月一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片刻,突然灵关一闪道“曹堂主,这锁气材料对于我们高级武者却是是致命伤害,但是对于中低级的武者毫无杀伤力可言,你看这样可否~你把阴虎七煞一同召唤过来,她们几人现在都还没有开发周身武气,正当有用,还是刚才的招数,你先把四人传送过去,并找人与西门宇霍眼乱周旋一番,分散其注意力,待四个女子割破了身子,你再一同将其置换回来就好——”

    听到这里,曹云飞惊羡,口中无语,可是眼中已经再称赞武玄月的聪明绝顶!

    心动不如行动,曹云飞果断转换归来阴虎七煞七人,命人去执行秘密任务。

    正要点到春桃之时,锦瑞这方又要急眼阻拦,武玄月眼看此形势,时间紧迫,也懒得争一时口舌之争,直接把春桃给换成了酒酿,命其夏、秋、冬和酒酿四人,一同执行任务。

    武玄月命白华看护好季无常,让其退到了阵后,而后给曹云飞递了一个眼神,曹云飞点头示意。

    武玄月登时之间,扬天大笑道“西门宇霍主上,你可认识在下单灵遥?”

    西门宇霍不屑一顾,冷言冷语道“贱婢一个,为了权位,不遗余力地攀上了主榻的婢女,不值得一提!”

    武玄月不急不躁,轻生一笑道“是吗?那不好意思了~西门主上不认识我单灵遥无妨,你怎样鄙视我看不起我也无妨,只是我族仇人恨未报,你们武邪之人便是我墨狐一族的仇人!家仇不报,我单灵遥死不足惜!此番对战,就由我来会一会你西门主上!”

    说着,武玄月登时之间以闪电之速,御马奔腾而去,眼看自己即将冲到了对方的腹地之中,武玄月果断弹跳而起,飞奔而上,手持匕首,冲斥而去。

    曹云飞愕然不止,心惊肉跳之余,没有想到自己的媳妇这样冒进,明明之前说好的君子动口不动手之举,怎么说变卦就变卦了呢?

    曹云飞干咽了一口口水,心乱如麻现下就剩下提着胆子吊着嗓子,怒吼而去“你个混账!怎么又骗人?单灵遥你自己几斤几两重,你自己不清楚!我的小祖宗,你就别给我在这里添乱了成不?!”

    眼看曹云飞已然已经控制不住情绪,欲要扬鞭策马,追赶而去,白华抢先一步,横马挡在了曹云飞的身前,双手恭拳拦之“曹堂主,现下时机刚好,单姑娘这是为了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冲了过去,你还是赶紧营救曹族长众人吧!”

    曹云飞又气又急,怒眼看去,一声长叹,运气而发,瞬时之间将四位女子传送了高杆之上。

    武玄月眼看自己手中匕首锋利,触及西门宇霍眼眸之间,近在咫尺,一股黑色妖气果断阻拦,倾赤子的头发伸缩而去,变成一个坚硬的屏障,将武玄月的匕首挡在了妖发之上。

    武玄月勾嘴一笑,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

    之后,就是武玄月有所暴露地和倾赤子大打出手一番,战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此二人的对打之上,近乎无人再有更多的注意力在人质身上。

    眼看此高杆上的营救小部队,手握匕首,一根根地割断了绑在人质身上的绳子,曹云飞心情急躁,心乱如麻,一方关心战场上自家媳妇的安危,一方又要时不时跟进一眼营救小部队的行动。

    因为酒酿年纪尚小,这手上的力道要比旁人轻了些许,行动不如旁人麻利,进度也稍微慢与旁人一筹。

    眼看四人行动快慢不一,曹云飞依次转移营救回来了曹红霞,海夫人和陆小姐,酒酿急上眉头,第一次执行这样的行动,营救对象不是别人竟是那武朝阳。

    武朝阳眼看自己身旁的三人各个都获救了,自己却因为营救之人手脚不利,延误时间,这会子功夫急火攻心,竟然发起来大小姐脾气,劈头盖脸骂去——

    “你个手脚蠢笨的死丫头,怎么这么笨?人家都已经被救走了,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割完我身上的绳子呢?”

    酒酿本来就神经紧张,任务完不成能不着急,再被武朝阳这样一吼,更加心绪不宁,一手不稳,抖索不定,手中匕首顺着高杆掉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