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女生小说 > 三念妖妖 > 第六十一章:南北璇玑.
    待光辉散去,我身体犹如软糖一般靠在了他温暖的肩头,半眯着的眼隐约看见了他颈后一道黑色星形印记……

    次日,当我从千冰床上醒来时,桂兰坊内却空无一人,果然,那只是场梦,一场让人流连忘返的美梦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桂兰坊没有被我摧毁

    记得阿爹说过,我八岁生辰那年,他和阿娘去集市上买菜,留我独自一人在丽水洞,可当他们回洞府时,丽水洞似是毁天灭地般寸草不生,一地焦炭,他们以为是天华国的神仙把我给掳走了

    正当阿娘急着要找他们算帐时,却发现我悬浮在瀑布之上打着哈欠,醉仙梦死,后来他们才晓得不是天神来过,而是我喝醉酒胡乱释放仙妖之气

    至那以后任我酒量再怎么好,再怎么苦口婆心的劝说,他们还是执拗地没让我碰过一滴酒

    今日我心情委实不错,于是把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整理好自己,我伸手欲推门,却见门已被人打开,那个我思念了三年的身影捧着两碗白粥出现在了我面前

    或许昨晚的一切并不是梦,此刻他真真切切地站在我面前,红衣乌发,长眉入鬓,眸目如星

    烈随风目不转睛的看着我,那表情似是看见了一朵盛开着的桃花,犹然他又走了几步,把刚乘的白粥放在木桌上,他半侧着身子温言道“还说自己万杯不醉,昨晚简直醉的一塌糊涂”

    我愣了一愣,木纳道“你怎么在这?”

    他挥衣坐下,含笑道“再不来,这入魔咒就要游走到你的心间了!”

    “入魔咒?”我好奇的看着他

    “不错,入魔咒,一种控人的魔咒,只要稍有邪念,它就会把它无限放大,直至入魔,幸好我来的及时,不然昨晚你可真得卖身于我了……”

    话落,我脸刷的一下又红了,难怪最近总是控制不住做些疯狂的举动,尤其是丧心病狂地折磨噬禹这件事,我欲提起碧玉萧再吹一曲乱心咒,却被烈随风给拦了下来

    “好了,先吃饭,吃完了再收拾他也还来得及”他一脸悠然自若的说

    “对了,小蛮呢?”我问

    “我命她回天华国了,其实噬禹的灵境并没有与蓬莱国的命脉相结合,一国之命脉岂能说结合就结合,那只是他用来骗你的招数罢了”烈随风眼中闪过一丝不安,但瞬间又恢复了以往的神色

    他是怎么知道的?此番我满腹疑问的看着他

    他见我一脸茫然的模样,于是又道“其实那日小蛮在竹林里见到的不是别人,正是我,原本想把他捉拿归案,又见你已用金铃链锁住他的灵境,彼时觉得不如将计就计,让小蛮接近她,套出蓬莱国的命脉所在……”

    话到此处,他停了下来,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好似从来就不曾了解过他

    沉默良久,我才开口道“但后来你没想到小蛮对他动了真心对吗?你也没想到噬禹一开始就给我下了入魔咒是吗?烈随风,你明明什么都知道,却总是喜欢把人耍的团团转,你觉得自己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地看着我们一群蝼蚁锅里斗很有意思吗?”

    我语气从轻到重,话落的那一刻空气好似被凝结成冰,原本鸟语花香的早晨变得异常死寂

    话过半响,我怒目而视着他,似乎等他开口解释,可他还是那样沉默不语

    罢了,他一向如此,直至我转身踏出门槛,他才道“你放心吧,小蛮不会有事的,噬禹对她什么也没做过,他极为谨慎,小蛮也没能从他口中得知蓬莱国命脉所在”

    原本我想视而不见,可听他这么一说,我越发不能控制自己“烈随风,在你眼里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东西?你可曾想过若是噬禹发现破绽杀了她该怎么办?你可曾想过若是他真的自爆而亡与我同归于尽又当如何?你只是一味地在追求自己的目的,忽略了他人,你扪心自问,这样做真的对吗?”

    我一口气说完,只见他幽黑的眼眸微微颤动,原本平坦的眉头也拧巴成一团

    “小风儿,有些事你不明白,命脉是蓬莱国的仙灵所在,岛上的人之所以长生不老就是因为有仙灵庇佑,若时间拖久了蓬莱国就算不消失岛上的人也会逐渐死去,令子承压根就不打算找回命脉,只想屠杀噬禹,你说我该怎么做?我又能怎么做?是!我是后悔了,当小蛮告诉我你举动异常,当我昨晚发现你颈后的入魔印我就后悔了,有时候我只想抛下所有与你双宿双飞,不问世事,可我答应过你阿爹,定要助你飞升上神,散去你体内的妖气,我放不下你,就像你……就像你做不到让云溪伤心而选择离开我一样……”

    话落,我的脚似是被钉子钉在原地,一步也挪不开,他知道,他当真都知道,他明白我为何选择离开,为何抛弃所有

    曾经我总以为他不懂我,可现在看来懂我的人只有他,曾经我自以为很了解他,可实际上我却一点也不了解他

    我只是他的累赘,羁绊,一个什么也做不了的傻瓜……

    我缓转过身,试图用指尖撩开他背后乌黑的长发,却被他大而有力的手给抓住了,他黑如暮色的眼中闪过一缕浓浓的温情“别看,我怕你伤心”

    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了,晶莹剔透的泪水滚烫滚烫地流了下来

    “不看我也知道,昨晚你把入魔咒引到自己身上了对吗?你教我怎么施法再把它引回来好不好?过去正经咒法不学总是跟阿爹学一些旁门左道,什么困仙术,解酒术,嗜睡咒,复物术,关键时刻一点用也没有!”我一边抹眼泪一边哽咽着说

    “傻瓜!谁说没用,你会的我都还没学,我学的有一部分都是禁术,不能教你,但我会把你口中正经咒法教于你,还有,你的乱心咒真的吹得很好,比那个黑狼妖帝陆云郎好多了!”他摸了摸我的脑袋,又拾去了我眼角的泪水,最后把那没菩提花簪又插在我的发髻上

    “那入魔咒会不会,会不会也让你入魔?能不能把它引到噬禹身上?”我问

    “你倒是挺能想,咒语一旦被引渡就再不能变,除非施咒的那人灵境俱灭”他顿了顿,低眸看着我又道“我定力比你强,撑得住,倒是你定力不足,最易入魔,还是放在我身上来得好”

    闻言,我抽了抽鼻子,瞬间破涕为笑“烈随风你太坏了,那我们一起去找蓬莱国的命脉好吗?凌翼是蓬莱国的皇子,他一定急死了!”

    话落,身后又冒出了一个人,他手里也拿着碗白粥,浅笑道“谁急死了?”

    “凌翼”我一声惊叹,随之而来的还有云溪的声音

    “还有我呢!”云溪欢笑道,她身后跟着气喘吁吁的凌真

    “还……还有我!”凌真道

    看着他们我心中不甚欢喜

    “还愣着干嘛!一起吃早餐吧!”凌翼含笑道

    我朝他点了点头,回头望了一眼烈随风,心中春暖花开

    凌翼说蓬莱国的命脉与璇玑国的命脉原是一体,后来璇玑国的一位皇帝为了修道成仙带走了璇玑国一半命脉,他找了一片岛屿,那岛屿便是蓬莱国,皇帝最后没能修道成仙但他却在死前用自己的元神渡化了命脉,因此蓬莱国的命脉才具有仙灵,世代守护着蓬莱国,所以若是拿到璇玑国的命脉说不定它就能指引我们蓬莱国命脉的去处

    “既然如此你怎么不早说?早说不就好了”我一脸天真

    凌翼笑笑,又道“可璇玑国命脉哪是说借就借,眼下璇玑国分为南璇玑,北璇玑,南北璇玑已经战了五千多年,虽在一百年前签下了停战盟约,可双方在利益上还是有冲突,南璇玑占江南,好山好水,北璇玑虽占京都,可地势不好,不宜种植农作物,眼下南北璇玑就算有盟约约束,但也只是一时的保护伞而已,战火势必会再次爆发,命脉在正统皇室北璇玑手中,若现在我们向他们借命脉,你说他们难道就不会趁此让我们助他一统天下吗?”

    “凌翼说的不错,确实如此,原本璇玑国的事我们天神就不便插手,若是插手便有违天道,反而会把璇玑国陷入水生火热的境地,我本想去找书荣上神,可自那日神书阁被毁以后,他就消失了,任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他“烈随风无奈道

    “那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一直耗着吗?”云溪道

    “是啊,难道就这样无动于衷什么也不做吗?”凌真道

    托着下巴,呆呆地看着放在木桌中央的离殇,是啊,阿娘过去就说过天神不能直接干预凡人的事,不然就是有违天道

    忽然无从插嘴的我恍然想到一件事,于是对烈随风说“随风,你尽管把噬禹交给令子承好了,眼下他的灵境被我的金铃链锁得死死的,量他也不敢胡作非为,我阿爹说九尾本就是逆天道,人本就只有一命,可我们九尾族却有九条命,除非灵境破碎,不然受再重的伤都死不了,既然要逆天而行,大不了我割了九条尾巴还它一个天道好了!”

    话落凌翼凌真一脸震撼地看着我,可一旁的烈随风却一脸纠结

    “好啦,好啦,无需客气,我们不是朋友嘛!反正这九条尾巴我也看腻了“话还未完就被烈随风给拉到外面

    “你可知你这样做,一千年内就飞升不了上神,飞升不了上神镇魔结就取不出来,取不出来那罗刹国的魔人就会重返天华国,你可知到时会发生什么吗?”他抓紧了我的手臂,眼中充斥着焦虑,而他的这份焦虑令我不由联想到噬禹的话

    “随风你对我这么好,是因为我体内的镇魔结吗?若是没有它你还会这番待我吗?”

    话落,他紧紧将我拥入怀中,摸着我的后颈在我耳边轻言道“如果可以选,我宁愿你只是个普通人,可以好好呆在我身边的普通人,没有什么镇魔结,也没有什么噬禹,也不要什么长生不老,一切一切都要像凡人那样简简单单,快快乐乐地过几十年,与你白发齐眉,执手偕老“

    闻言,我没有说话,只是又想到了我爹娘,和噬禹说过的一番话

    “随风,等找到蓬莱国命脉后,陪我去西域佛境找我阿爹阿娘好吗?”我轻声道

    他怔怔站在原地,将我小巧的脸蛋缓缓托起,目若晨曦的眼中透着一丝难言之隐

    “好我答应你”他的声音弱得怜惜,似是一丝灰烟转瞬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