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女生小说 > 三念妖妖 > 第九章:我眉心的菩提花
    我想起身,烈随风却带着我翻了个身,忽而他细长的黑丝垂在了我的耳边

    我正想着话本上接下来的故事发展,便被他不知哪来的折扇拍了拍额头,只闻他温润的声音宠溺道“傻风儿!”

    那时我脑中一片空白,但很多年后我回忆起这段往事,心中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甜

    就这样我们在紫霞洞里又呆了好几天,每到深夜我仙妖之气发作的时候,他总帮我运气,几日下来他也憔悴了许多

    烈随风告诉我,自从我母亲跟我那当妖王的父亲跑了以后,神尊就下了禁令,所有未修成上神的神仙不准谈情说爱,若被发现就会被除去神籍

    我原以为他已飞升上神,但他告诉我他充其量算个少神罢了,此刻我才知晓神仙分为神地仙,上仙,下神,少神,和上神

    我估摸着自己现在的辈分应该是……是什么呢?

    什么也不是

    我这一生注定没有好日子过,就好比我的特殊体质,和我特殊的仙缘,妖与神本就不是一类,更何况我不是妖,而是仙妖

    我问他“你为什么不解释?”

    “解释什么?”他语气里冷得发寒

    “解释我们没有过……没有过鱼水之欢”我自觉这词用得挺雅,可他好像明知故问

    “什么是鱼水之欢?”他微微一笑,不紧不慢地问道

    我撇过头,唰一下脸又红了

    片刻后他又道“说本少君主要助一只九尾仙妖飞升上神?”他摸了摸我的头,无奈笑笑

    也是,该说什么好呢……此番我心中莫名难过起来

    “时候到了,我替你运气吧!”

    不一会儿他深厚的灵力传入了我的灵境,镇压了我体内胡乱闯的仙妖之气,可长此以往我倒还好说,怕是他会耗尽灵力,过劳而死

    莫如心啊莫如心,你还是把我们放出去吧!

    此番看着替我运完气累得昏睡在怀里的烈随风,心中又难过了几分,这情债我还不起,倒是可以再烤一只烧鸡,累计到现在应是欠了他两只烧鸡了吧!

    紫霞洞是个奇怪的洞穴,头顶的石壁居然是透明的琉璃,抬头便可以看见夜空

    我躺了下来,看着闪烁的繁星,身体从未如此放松过,脑海里想着阿爹阿娘,不一会儿,我便悄然睡去

    第二天天色微亮,我便醒了,看着洞里的奇花异草还沾着露水,我便想施法收集起来

    可就在此时紫霞洞来了个三眼天神,他撤下了洞口的结界,带着几个眉清目秀的仙童走了进来,这仗势不知道的以为是来迎亲呢!

    我以为莫如心大发慈悲,可烈随风醒后告诉我,这不是他母亲可以请得动的天神后我才知晓事态的严重性,可烈随风却一脸坦然,冷峻不惊,安慰我道“没事,验身而已”

    验身?

    慌乱之中,措不及防的我地被一群仙童带到了那座漂浮在空中的须臾宫,眼下是一处隐蔽又神秘的院落,看着铺满枯叶的地面,我估计平时没什么人来

    随后被他们强行洗了个澡后又为我穿上了一层白纱,接着又用柳叶条将我五花大绑在了一朵巨大的牡丹花上,就在这时眼前出现了一个白发苍苍满脸褶皱的老嬷嬷

    她鄙夷地瞧了我一眼,手中的红木拐杖轻点了我的眉心,适才命令人给我松了绑,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这座院落叫贞女院,院首叫牡丹嬷嬷

    接着她对我诡异一笑,转动了手边的机关,我脚一空便掉了下去,当我落地时看见的是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殿前方的匾额上写着三个大字驭神殿

    哼!好大的口气

    只见宫殿两排站着诸多天神,殿前的龙椅边上侧坐着一个身着紫衣面容颇为年轻的男子,他长得清秀俊美,灵气逼人

    他看了我一眼,棱角分明的脸上泛起一丝讶异

    我皱了皱眉,有点懵,他认识我吗?

    突然身后有人拉着我的衣袖,一转身,是烈随风

    奇怪的是他却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我脸上长麻子了?”

    “不是,你很美!”他笑笑

    我侧眼瞥了一眼不远处穿着白色铠甲的神将,他手中光亮的刀面上倒映了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只见那她眉中心多了一株红如火焰的菩提花

    而那女子就是本仙妖我

    当我正想着为何眉心会多出一朵菩提花时,那正对着我的龙椅上突然金光一闪出现了一个白发苍苍,威严肃穆的老人,我猜他便是天华国的神尊

    他打了个哈欠“所谓何事?”

    眼尖的我看见了他眼中的眼屎,不由觉得这老头还挺好玩

    “回神尊,几日前闹得满城流言蜚语的人便是他们!”那个三只眼的天神严肃道

    “哦!不错,本尊想起确实有这么一件事,那今日又所谓何事?”

    “神尊,您忘了吗?昨日您不相信烈随风会与一个其貌不扬的仙娥厮混,才派下神前往紫霞洞带他们去验身的吗?”

    其貌不扬?这话我不爱听

    “好像是这么回事,那结果呢?”神尊慢悠悠地说道

    “结果……什么也有”他顿了顿道

    原来我眉心多出的这朵菩提花便是能证明我清白的好东西,可日日顶着这朵花真的好吗?

    “那就放人吧!本尊今天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宣布”宝座上的又传来他苍老的声音

    不是吧?就这样一趟,没事了?

    只见高高在上的神尊咳了咳道“本尊年事已高,很多事都已力不从心,即日起这宝座就传给我的增孙儿令子承”

    眨眼间,底下众神哭成一片,尤其是站在坐前排第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神仙,那哭得惊天地泣鬼神,后来我才知道他是神尊身边的护法左灵

    “好啦!都别哭了,鸿君老祖还在昆仑虚等本尊下棋呢!除非天塌了否则都别来找我,左灵,以后你要好好辅佐新神尊,懂了吗?”他苍茫的嗓音回荡在空旷的神殿里,威严而又深沉

    左灵边哭边猛的点头

    昆仑虚?据我所知昆仑虚是神族的养老之所,那里泻水平底,正坐方圆,是个清修的好地方,若有机会我也想走上一遭

    “是,陛下!”众神官齐声道

    我左右看看,他们又都跪了下来,于是我也有样学样地跪了下来,眼角一撇,不巧对上了烈随风的脸,他对我邪魅一笑

    看来这一切他早就知道了,莫如心明面上把我们关起来,背地里却去神尊那求情,不过好在烈随风过去定是深得神尊信任,不然十个莫如心也不抵用

    我松了口气,可心中还是有些不悦,为何身旁的这男人什么都知道,却又什么都不说,看来是碰上了一个酷爱故弄玄虚的神仙

    正郁闷着,接着听到一声平生吧,然后就不见了神尊,继而龙椅旁那位灵气逼人的令子承站了起来,众神又下跪了

    动不动就下跪也真够烦人!不过新神尊的长像甚得我心

    接着方才哭得最厉害的那个男神仙左灵宣读了谕旨,颁了天印,新任的神尊就这样继位了

    一切结束后,众神官也陆陆续续地散了,烈随风被莫如心给叫去了月隐城,他让我先回落云城不用等他,我虽也没打算等他,但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犹见日落西山,我却在驾神殿外的弥月台上站了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