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女生小说 > 往生之仙魔录 > 第258章 离开幽暗
    少女慌忙将满满一桌的糖葫芦装进了腰间的储物袋里,然后露出一脸满意的笑容拍了拍,转头看向石榻上眉眼温润的男子。

    “殿下,那个男子好看是好看,不过他好像冷了点!”

    少女满脸认真的回答着男子,似乎也是想不通那个男子为何会那么冷。

    石榻上的男子,双眉微皱,眸中浮上一丝疑虑。

    冷?这只笨鸟可真是的。它又不是那个人,怎么知道别人是冷还是热。

    突然,男子像是想到了什么,甚是震惊的从石榻上坐起身。

    “七彩,我问你。那个男子是不是穿了一身白色长袍,没有任何表情,看起来冷冰冰的。话也不多,长的……比本殿下逊色了点。”

    七彩差点将手中的糖葫芦扔掉,无声的给了他一个白眼。

    这个殿下也真是的,倒是什么时候都不忘了抬高一下自己。

    “是,而且他的修为应该也特别高。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就把那源源不断的灵气给驱散了。然后,所有趁机修炼的动物就离开了雾云山。”

    男子听着她的言语,不免笑出了声。

    那人修为怎能不高?应天命而生,生来为神,他修为若是不高,那岂不是成了真正的笑话。

    不过,男子还是不明白,向来清冷的他究竟为何会去雾云山里。

    “你刚才说他把灵气给驱散了,那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驱散雾云山的灵气?”

    七彩咬着那根还没吃完的糖葫芦,一脸的无辜。

    “没有啊!我没说他驱散雾云山的灵气,他驱散的是那个姑娘身上的灵气。”

    姑娘?这个七彩,究竟什么时候能完整的讲述完一件事情。

    忽然,男子眸间的笑意很是深重。

    淡金色的双眸盯着七彩,透着一股别有深意,云淡风轻般的张了口。

    “唉,突然间有点想开开荤,也不知道有什么肉好吃些。这人间貌似会烤些鱼啊,兔啊,鸟啊的来吃。

    七彩,你说本殿下烤点什么吃比较好?

    嗯……鱼呢,我们冥瀚之都是没有。这兔子嘛,好像也没有。

    诶,这鸟倒是有一只。”

    七彩还没嚼完的那颗果子,含在鼓鼓的嘴里,吐也不是,吞也不是。

    男子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的她身的羽毛都炸起来了。

    仿佛真的看到眼前有个火堆,树枝上架着一只没有羽毛的鸟。

    被火烤的焦黄,甚至还冒出了油,滴在火堆上,瞬间翻起一片灼人的火焰。

    而眼前这个妖魅的殿下,正坐在火堆旁边,两眼放光的等待着开吃。

    七彩狠狠吞了下口水,连带着那颗没嚼完的果子也吞下了肚。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欲哭无泪的看着石榻上的男子。

    “不要啊,殿下。我那么小不管饱,我一次说完还不行嘛!”

    男子对这个结果像是很满意,没有说话,魅笑着看着她点了点头。

    七彩此刻是顾不得吃了,怎么说也是自己的鸟命比较重要。

    她将没吃完的糖葫芦装进了储物袋,像被人折了翅膀,十分乖巧的坐在那儿细细道来。

    “那个姑娘就是神物所化,能够吸收这天地间的灵气。所以除了我们动物以外,还有好多人间的修士也去了那里,想借此机会增进修为。

    后来没过多久,那个人就来了。他给那个姑娘带了颗珠子,然后那些灵气就都散去了。”

    听七彩说完了始末,男子才真正意识到了此事绝对非同小可。

    只是,这人间修士都知道得此机会修炼。然而,他家中的这只笨鸟怕只是一时心血来潮前去看了热闹。

    男子侧首看着石榻一旁那把黑色的往生伞,伞面上的那朵红色的往生花,一千多年了,仍旧未见盛开。

    “那个姑娘呢?可还在雾云山中?”

    七彩嘟着嘴巴摇晃着脑袋,鬓角边两缕发丝随着她的摇晃轻轻飞舞。

    “她被那个男子带走了!带去哪儿我就不知道了。”

    其实自己本该猜到的,既然是他出手了,怎么会任由一个身负异禀的神物化身留在俗世呢?

    不过,他倒是很好奇上古神物化作人形是什么样子。

    见他未再询问事情,七彩兴冲冲的起身准备离去。

    “殿下若没什么事,我就去人间玩了。

    我最近结实了许多漂亮的小伙伴,要不要改天我带它们来冥瀚之都陪你玩?”

    男子鼻间传来一声轻哼。

    “有你一个就够吵的了,再来几个,本殿下怕一个没忍住,把你们烤了。”

    七彩没再理会他,转身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欲言又止的咬了下唇。

    “那个……殿下,你有没有什么灵丹可以让我维持人形啊?我想,化成人形出去玩。”

    男子隔空又是两指一弹,颇有人间爹娘恨铁不成刚的架势。

    “想什么呢?成日里不好好修炼,现在想化成人形了?

    得本殿下指点,你可是灵鸟而非妖。

    旁的动物若有如此机会早就化作人形了,只有你,守着本殿下这么好的资源不利用,只想着吃!”

    七彩双唇一抿,有些后悔自己为何要问这个问题。

    这个殿下,简直就像外面那些爹娘,啰嗦起来没完没了。

    “好了好了,当我没问。

    殿下,你已经在冥瀚之都呆了一千多年了,就没想过出去看看?我怕你再待下去,会变的越来越孤僻!”

    言罢,七彩转身朝殿外走去,走出殿门化作那只色彩斑斓的鸟儿飞走了。

    一瞬间,整个石殿便安静下来。除了微微摇晃的烛火,再感觉不到一点点活动的气息。

    男子撑开石榻旁的往生伞,若有所思的看着上面那朵红艳的往生花。

    一千年前的那个念头,似乎已经失了原本的执着,变的不再似之前那般强烈。

    七彩说的对,一千多年了,他该出去看看了。

    男子起身,雪青色的长袍随着他的走动,显得越发的轻盈飘逸。

    腰间的三串珠链,在微黄的烛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芒。

    男子迈着步子离去,转瞬消息在了黑暗中那条玉色的石路上。

    留给冥瀚之都的只有那无边无际的寂静和黑暗中幽幽的翠绿色,以及那微微摇曳的微黄的烛光。

    在漫无边际的黑暗里承受着千百年的孤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