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科幻小说 > 诸天执道 > 第2章 禹皇宝藏(二合一)
    大延山深处,在一条小溪旁的空旷处,有大量军营在这驻扎着。

    上万名银蛟军军士,在大延山中分散各处。

    而青湖岛驻扎的军营之中却是兵力空虚,但却有十三名先天强者!

    中营主帐之内,青湖岛的十三名先天强者,依次而坐。

    为首的便是青湖岛的岛主,古雍!

    “二十个队伍,以及九千银蛟军军士已经搜索两个时辰,还没消息传来”一个紫袍妇人蹙着眉头,此次放出去搜索的人马,足足有一万名银蛟军军士!

    二十个小队就是一千名银蛟军军士,外加分散的九千人!

    “别急,相信天黑前,就有消息。”

    除了岛主古雍其余都是青湖岛的长老,这些长老一个比一个悠闲,一个个不是翘着二郎腿悠闲喝着茶水,便是心宽体胖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一次青湖岛集结这么大的力量在大延山撒网,便是为了禹皇宝藏!

    传说中的禹皇宝藏!

    禹皇那可是九州大陆第一个至强者!

    他留下的宝藏将会是怎样了不起的宝藏!

    “岛主。”

    一名样貌俊秀的年轻人看向正在上首处躺靠在椅背上闭眼养神的古雍,古雍缓缓睁开眼睛。

    那年轻人沉声说道“我们将三万大军驻扎在这大延山,日子一久,这消息一旦传了出去,定然会引起别家的注意啊。”

    古雍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他的目光落在那年轻人的身上。

    “赵长老,引起别人注意又如何我青湖岛大军先灭铁衣门,再准备攻击归元宗。“

    “现在,驻扎在这大延山,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其他宗派就算知道,最多也就疑惑我们为什么驻扎在这里罢了,难不成,他们还能联想到禹皇宝藏上去”

    “如果各位长老,看到那逍遥宫,突然将军队驻扎在某一座大山上,又会想到什么”

    古雍的目光扫向在场的众位长老。

    “要是我的话,我恐怕会怀疑逍遥宫是不是在山上,发现了什么金矿银矿的大矿山。”

    先前那年轻人不禁说道。

    众人闻言,不禁都哈哈笑了起来。

    的确如此啊,寻常人哪里会如此轻易的将他们的行为联系到禹皇宝藏上面。

    若是他们偷偷摸摸的也就算了,但是现在他们是光明正大的驻扎军队。

    这便是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兵者,诡道也!

    就在这时,那古雍又蹙眉道“也不知道世友的事情办的如何了“

    一旁的那年轻人唤作赵丹辰,也是青湖岛的一名长老。

    那年轻人当即回应道“岛主放心,大延山附近没有什么厉害的人物,以世友的实力,办这点小事还是手到擒来的。”

    古雍伸手揉了揉眉心,然后说道“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总觉得右眼皮子跳的厉害,好像是要有什么不祥的事情发生一般。”

    众人闻言,纷纷皱眉不已,这可不是什么好预兆啊。

    一时间大帐内的气氛有些凝重。

    “岛主,岛主!”

    就在这时,大帐外有一名军士未经通传,直接就着急忙慌的闯了进来,急忙跪倒在地,朝着上首的古雍拱手道“岛主岛主不好了”

    古雍闻言,当即一拍椅子的扶手,沉声道“怎么了”

    那名军士嘴皮子秃噜的说道“外面外面有一个能飞天的强者捉着少岛主回来了!”

    古雍闻言,面色大骇,立马站起身来,大声说道“什么!你再说一遍!”

    大帐之中,所有的长老都是同时面色一变!

    他们都在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听错了!

    会飞天的强者!

    怎么可能!

    古雍却是心头一跳!

    来了!来了!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这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今天一大早,右眼皮子就一直在跳!

    果然是出事了!

    古雍当即说道“带我出去看看!”

    “不用了!贫道已经到了!”

    嘭!

    一道身影好似沙包一般被扔进了大帐之中!

    众位长老几乎同时站起身来!

    他们看着场间的那道身影!

    几乎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那是青湖岛的少岛主古世友!

    他们太熟悉了!

    只见古世友好似被人封住全身大穴一般,瘫软在地上,不能动弹分毫!

    古世友此刻面如土色,他的眼中满是惊恐之意!

    他刚刚经历的事情,绝对是他这辈子经历的最大的惨痛教训!

    但更让他骇然的是,这多管闲事的人居然是一个能飞天的强者!

    那恐怕已经不是虚境强者!

    古世友心中早已升起一股绝望,这么强大的强者,怎么就找上了他!

    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上首的古雍看到自己儿子被如同沙包一般扔了进来。

    脸上却是没有半分怒色,他也没有看一眼他的儿子。

    现在,他儿子还活着,就是最好的结果!

    面对一个虚境甚至是虚境之上的强者!

    别看在场的青湖岛有十三个先天长老!

    但是面对这样一位强者,根本不堪一击!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稳住局面,最好能将这里的信息传回青湖岛,请宗中唯一虚境“瞎子剑圣”铁五出山!

    古雍心念之中在瞬息之间闪过数个念头!

    这人既然带着世友来了大营,定然有着不为人知的目的!

    古雍作为青湖岛掌门人,临危不乱的风格发挥到了极致。

    他朝着大帐门口的陆凤秋微微躬身,拱手道“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陆凤秋面如平湖,看着那没有任何慌乱之色的古雍,不禁暗自点头,倒也不愧是一代枭雄。

    此人在原著之中凭青湖岛势大欺压归元宗,一度追杀滕青山,害死诸葛青。

    针对滕青山几次三番却始终没能得手,因此被宗中唯一虚境“瞎子剑圣”铁五勒令退位,贬为舟子,以修心性。

    滕青山崛起后灭了青湖岛,杀了铁五,古雍逃脱,立志报仇雪恨,修成虚境,笼络蛮族神庙,自毁面容,以金甲遮面,屡次三番施毒计对付滕青山,挑起形意门与其他门派的斗争。

    后来更是设计截杀赶往形意门的弟子,设计绑架滕洪霖毁其容貌并声东击西偷袭形意门不成,又以太白遗篇引诱裴三,不料聪明反被聪明误,裴三与滕青山二人联手击败神庙蛮族的两只最强虚境妖兽,古雍见大势已去,无奈自杀。

    此刻的古雍怎么着也没想到,便是他青湖岛之所以衰落,便是因为他这好儿子干的一件蠢事,才将他青湖岛的基业推入了万劫不复之中。

    本来是高高在上的青湖岛岛主,扬州最大的宗门势力,何等风光,最后却是不得不自杀身亡!

    陆凤秋对古雍没什么好感,但眼下青湖岛的势力是最好利用的!

    禹皇宝藏就在大延山之中!

    只要他顺藤摸瓜,取得九鼎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陆凤秋目光在大帐之中扫过,给了那些青湖岛的一众长老莫大的压力!

    陆凤秋也算是久居高位之人,他曾经在大明世界做过大明国师,统管护龙山庄数万人。

    其超绝气度,绝非等闲人可比。

    陆凤秋淡然说道“贫道青云子!”

    古雍朝着陆凤秋稍稍拱手道“原来是青云子道长,犬子得罪了道长,还望道长勿怪!”

    “古某人代犬子像道长赔礼,道长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便是,我古雍定然满足道长!”

    “不知道长是哪家宗门的高人前辈!”

    古雍的姿态放的很低。

    这让一众长老着实有些看不明白,青湖岛好歹也是八大门派之一,他古雍也太丢青湖岛的脸了吧。

    这道人便是再强!也只不过是一人到来,便将他吓到了这种地步!

    但众位长老也只是心里腹诽,面色上却是没有表露出分毫。

    陆凤秋看到古雍的态度,倒是对他刮目相看,这人能做到青湖岛的岛主位子上,的确不是等闲之辈,单单是这等该低头就低头的利落态度,就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不过陆凤秋也知道,这是因为自己表露出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这古雍的预估!

    青湖岛有一位瞎子剑圣,不过是虚境强者!

    但虚境也未必能飞天!

    很显然这位青湖岛岛主古雍十分忌惮自己,才会摆出如此低的姿态!

    说到底还是实力为尊!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世界!

    伸手不打笑脸人,陆凤秋往前走了两步,淡然说道“古岛主有心了,贫道是何方人士,古岛主无须知晓。“

    “既然古岛主如此诚心诚意,那贫道也开门见山了,贫道听说古岛主派出一万银蛟军前往大延山各处,想必一定是在寻找禹皇宝藏吧!”

    什么!

    陆凤秋此言一出,着实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此人怎么能知道禹皇宝藏的存在!

    古雍面色微变,他们的消息应该没有泄露出去!

    此人又是从何得来的消息!

    陆凤秋一副淡然的模样,却是让在场的所有人更加觉得陆凤秋深不可测。

    古雍看着陆凤秋那风轻云淡的模样,心中暗道,此人定然是某个大势力的长老,此人既然如此斩钉截铁的说明了来意,那定然是已经打听出来了消息,那么他定然是不能隐瞒这个消息了。

    “道长,实不相瞒,我青湖岛的确是在寻找禹皇宝藏!”

    古雍的干脆利落,让陆凤秋很欣赏,这样配合的态度,省去了不少麻烦!

    陆凤秋淡然说道“铁衣门还有人存活,你青湖岛想要独吞禹皇宝藏是不可能的,如今禹皇宝藏出世的消息,恐怕已经传遍各大派。”

    古雍闻言,面色不变,心中暗道,原来是铁衣门余孽!难怪!

    古雍朝着陆凤秋拱手道“敢问道长,有何差遣”

    陆凤秋看向那古雍,负手道“贫道既然来了,自然也是为了禹皇宝藏,但大延山之大,没有你青湖岛的力量,想要寻找到地下水宫显然是不太可能,所以贫道想借你青湖岛之手寻找地下水宫,也算是给你青湖岛提个醒。”

    “禹皇宝藏出世,禹皇门、赢氏家族、摩尼寺定然不会袖手旁观,你青湖岛想要独吞显然是不可能的了。”

    “贫道提早将这个消息告知你青湖岛,你青湖岛便能让那位瞎子剑圣前来坐镇,将来夺宝的机会也更大一些,说来,还是你青湖岛占了便宜。”

    古雍闻言,心中快速的权衡利弊。

    若真如此道人所言,禹皇宝藏的消息已经散步出去的话,那这道人说的的确没错。

    他青湖岛想要从禹皇门、赢氏家族、摩尼寺的手中分一杯羹,无疑是要做足充足的准备!

    想到这里,古雍当即朝着陆凤秋拱手道“道长所言非虚,眼下便是要尽快找到地下水宫才是!“

    陆凤秋微微颔首,看了一眼还在地上躺着的那古世友,淡然说道”好好管教管教你的儿子,免得日后死都不知道如何死的。“

    古雍闻言,心中虽然颇有怒意,但面上却是没有表露出半分来。

    他的儿子,他自己会教,何时用旁人来说三道四了,若非此人展现出的实力太过深不可测,他堂堂青湖岛岛主,何须如此低声下气!

    他古雍也不是好惹的!

    待查清楚了这人的背景,再做定夺!

    ……

    夜里深沉,大山脚下寒意不止。

    此时为冬天,夜里更是寒冷无比,便是鸟兽也都藏匿到山洞,树洞之中取暖。

    陆凤秋在青湖岛的大营之中停歇。

    他看起来是在闭目养神,其实却是在箭矢着古雍等青湖岛长老。

    只听得在那某一座大帐之内,古雍正在气急败坏的冷喝道“这青云子简直欺人太甚!”

    “我儿全身经脉尽断!这身武艺算是彻底废了!”

    “爹,你一定要为孩儿报仇啊!”

    ”吼什么吼!你个不长记性的东西!谁让你去滕家庄抓人了!“

    “这一次踢到了铁板!那青云子显然有恃无恐,根本不可能是归元宗的那位虚境强者!”

    “若是归元宗的人,怎么可能会将你给废掉!在扬州,他归元宗还没有和我青湖岛硬碰硬的实力!”

    “爹!那你说,那贼道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看样子,此人不是来自禹皇门,便是来自赢氏家族!”

    “除了这两个地方,我实在想不出这世上还有哪一个宗门敢无视我青湖岛的力量,直接将我古雍的儿子给废掉!”

    此时又有人插嘴。

    “禹皇门!赢氏家族!”

    “若真是这两个门派,那世友这仇算是报不了了!“

    “势比人强,这道人如此有恃无恐的坐到我青湖岛的大营之中,便是明摆的不将我青湖岛放在眼里!”

    “眼下还不是和他正面起冲突的时候,待我宗虚境强者到了,调查清楚此人的身份,再做打算不迟!”

    “眼下最重要的是尽快找出禹皇宝藏的具体位置,派出去的人还没有消息吗“

    ”还没有!“

    就在这时,似乎又有人进了大帐,只听得那人兴奋喊道“岛主,我们的人发现了地底湖水!”

    古雍当即说道“快详细说一说!”

    那个兴奋的声音又传出。

    “是这样的,是一个搜索小队先找到了一个杂草丛中的无底深洞。“

    ”在发现了那深洞之后,二十名银蛟军军士,便靠着绳子、藤蔓下到那深洞之中。“

    “大概过了近半个时辰,有几名银蛟军军士惊恐地从深洞里逃出来,同时,随之杀出来的,还有一头妖兽!“

    ”什么妖兽!“

    “那是一头近一丈长的”穿石兽“,那”穿石兽“一出现,便有大量银蛟军军士将其围杀,令那穿石兽最后逃进了深洞中。”

    “此战,四名猎人被穿石兽杀死,六十八名银蛟军军士身死,还有二十多人受伤。”

    “看来这头穿石兽还没蜕变,否则以穿石兽那全身覆盖的鳞甲,还有坚硬无比的四爪、牙齿都能轻易钻透岩石的威力,银蛟军在这畜生面前讨不了好处。”

    “遇到这种生物,穿重甲的银蛟军军士就遇到克星了。穿石兽,可以轻易撕裂重甲。”

    “后来呢”

    “后来,从地底深洞之中逃出来幸存的两名银蛟军军士说,他们在地底大概八十余丈的深处,发现了地底的湖水,地底的湖水,很大!”

    “至少数十丈内,都是水!因为地底没光,他们不敢游的太远,就立即上来了,可就在上来的时候,便受到了穿石兽的攻击。”

    ”好,立马调派人手,前往那处地界!“

    “对了,去通知那位青云子,此事藏不住,索性就不藏了!”

    “是!”

    ……

    陆凤秋睁开了双眼,微微一笑,看来古雍还不算蠢,不过这青湖岛的人既然已经替他探明了前路,那他们的作用也就到此为止了,这古雍是个心狠手辣之辈,估计不会这么轻易让他摆谱,说不定会忍不住试探他一番。

    如果他们还敢对他出手,那就不能怪他辣手无情了。

    不多时,有一名青湖岛长老前来,在帐外喊道“青云子道长,有消息了!”

    陆凤秋大步走出帐外,看着那位长老,淡然说道“贫道知道了。”

    那位长老一听,脸上惊色一闪而过。

    心中却是惊讶到了极点,这道人的耳力也太过恐怖了些,他到底是什么层次的武者!

    他们的主营大帐离这里至少隔了十丈之远!

    而且他们说话的时候都刻意屏退左右,但此人却是能听到!

    这也太恐怖了!

    那位先天长老愈发的恭敬,不敢怠慢分毫。

    ……

    大延山之中,陆凤秋和一众青湖岛长老来到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洞之前,那深洞周围的杂草被清理的十分干净,只露出了那足有三四丈宽的黝黑深洞,一眼看不到底部。

    而在深洞周围的泥土之上,还有着不少暗黑色的血迹,甚至还有一些十分稀碎的肉块,令人闻到一股十分血腥的味道。

    在那地面之上的还有着一道道深深的沟壑,一看便是有过一场大战。

    古雍朝着陆凤秋说道“青云子道长,这应该便是那通往地下水宫的通道了!”

    陆凤秋面色淡然,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表情。

    陆凤秋道“找人下去探路!贫道就在外等候便是。”

    古雍面色不变,一挥手,道“来人,前面探路!”

    十名银蛟军军士直接朝着下方而去,还有几名长老跟了下去。

    古雍看着那一副淡然无比的陆凤秋,心中不禁暗道,这道人好生谨慎,若是这道人下了这深洞,说不定可以将这道人弄死在这深洞之中。

    陆凤秋不理会那青湖岛的人,只是静静等待着,眼下还不是出手的时候。

    不多时,有那银蛟军军士再度上来,一脸喜色的说道“岛主,有情况!”

    古雍早已经忍不住了,和一旁的陆凤秋道“道长,我得亲自下去看看。”

    陆凤秋闻言,道“好,那贫道也下去看看。”

    一行人直接跳进了深洞之中。

    深洞之中,青湖岛的人都举着火把,陆凤秋却是能在黑暗之中视物。

    进入那深洞近百丈,方才发现一大片湖水。

    青湖岛的十三强者直接用先天真元凝结成罡罩,这些人不通水性,但是能通过凝结出先天真元气罩在水中活动。

    只见那些人的真元气罩有火红色的,有碧绿色的,有灰色的,有黑色的显现出这些人体内的真元大不相同。

    而陆凤秋也跳入水中,却是根本不用凝结真元气罩,他在水下的本事是一点都不弱,当年在大唐世界寻那邪帝舍利的之时,他就跳过一次井水,不过这湖水可是比井水冰冷刺骨多了。

    陆凤秋体内真元涌动,倒是速度一点都不慢。

    在水中游了多时,各色的鱼儿从众人的身畔游过。

    而且陆凤秋也看到了这湖底的妖兽!

    大概在三十丈的远处有一座仿佛碉堡一样的黑色怪物靠着水底迅速前进着。

    十三名青湖岛强者纷纷面色凝重。

    这水底之中有一只妖兽出现,定然会有更多妖兽出现。

    一行人在水底游了大概二十余里,湖水的温度是愈发的低了下来。

    就在这时,有人喊了一声,“不好,有大蛇!”

    只见一条黑黄相间的细长大蛇裹住了其中一人的身躯,那大蛇大概三丈多长。

    那青湖岛的众人为了解救那人,与那大蛇厮杀!

    “是铁线刀蛇!救了人便走,别和他缠斗!”

    古雍大声一吼。

    那铁线刀蛇面对十三名先天强者的攻击,当即落在下风,只听得一声声大吼之声。

    陆凤秋作壁上观,看着这些人出手,倒觉得这些人的功法确实有些独到之处。

    一行人在湖底探查整整一夜,发现了好几头妖兽。

    陆凤秋倒是对这些异兽认识了不少,那坚硬庞大的身躯,看起来就厉害的很。

    陆凤秋在湖底的轻松自在让一众青湖岛先天强者看着十分惊愕,他们着实想不到陆凤秋居然不用真元气罩也能在湖下游走。

    “岛主!你看前面是什么!“

    这时,那青湖岛的赵丹辰喊道。

    陆凤秋抬眼望去只见前方不到十丈处,有一座水底建筑出现。

    只见那赵丹辰已经迫不及待的打出了一道金色真元!

    那金色真元猛然爆炸,发出轰隆隆的巨大声响,在水底略显沉闷。

    但那赵丹辰的真元居然没有给那建筑物造成多大的伤害!

    “这是什么材质居然是青绿色的墙壁!”

    众人纷纷惊叹!

    “是禹皇宫殿!”

    有人如此说道。

    一行人朝着前方游去,又游了大概七八十丈,终于发现了宫殿大门。

    那宫殿大门足有三十丈宽。

    在宫门前方还有着一根高高方形类似石碑的物体。

    陆凤秋看着这宫殿也不禁叹为观止,能在水底建造出这么一座巨大宫殿,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简直是鬼斧神工。

    不愧是禹皇的手笔。

    那石碑上的烂泥被赵丹辰清理干净,只见上面写着“天洪水宫”四个大字。

    古雍看向陆凤秋,道“道长,这想必便是禹皇造出的宫殿了,天洪水宫,除了禹皇这种达到至强境界的强者,方才能借助天地之力建造出这样的宫殿。”

    陆凤秋不可置否,微微颔首,道“进去看看。”

    一行人朝着宫门前靠近,但就在这时,只见那宫门之中陡然射出一道光芒万丈的金光。

    “吼!”

    一道吼声从禹皇宫殿内传来,一只大概三丈长的金色乌龟出现在宫门处。

    陆凤秋看着那金色乌龟,不禁暗道,这异兽的气势倒是惊人。

    那古雍还要上前去与金龟交流,却是差点被金龟一吼给吼出内伤。

    而另一名冒失的长老已经被那金龟给吼死了。

    就在这时,陆凤秋却是直接闪身而出,以极快的速度冲进了那水宫之内。

    那青湖岛的众人一看,不禁面色大变。

    古雍更是冷哼道“这道人的速度怎么能如此之快!”

    “这么快的速度,那龙龟都捕捉不到!”

    “岛主,我们该怎么办!”

    古雍面色难看,看着那金色龙龟,又看了看那已经身亡的一位长老,不禁咬牙切齿的说道“先撤!”

    “什么!要撤!”

    “当然要撤!以我们的实力,怎么可能有和那青云子一样的速度!”

    “若是强闯,那就是拿命在赌!”

    “先撤!”

    那赵丹尘道“等等!岛主,我的速度够快,我试试!”

    说罢,那赵丹辰全力施展身法,竟然也躲开了龙龟的攻击,进入了水宫。

    其余青湖岛众人人不甘心就此离去,只得在外商量对策。

    而就在此时,那湖水深处又突然出现数十道身影。

    古雍看到那些身影出现,不禁面色微沉。

    只听得那数十道身影中有人喊道“古雍,你青湖岛想独吞禹皇宝藏,有那么大的胃口吗也不怕撑死!”

    古雍冷哼一声,道“已经有个唤作青云子的道人进入了水宫,各位若是不想那青云子独占鳌头,还是赶紧想想办法怎么进入水宫之中吧!”

    “什么青云子!”

    “他是哪一派的人物!”

    “天榜地榜都没有听说过这一号人!”

    一时间,外面热闹不已。

    ……

    陆凤秋进入天洪水宫之中,水宫之中却是没有水,只有迷宫。

    陆凤秋静静等候,他知道,还会有很多人进来,他只需要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在水里泡了一晚上,这水宫里呆着,可比在水里呆着舒服不少。

    陆凤秋找了个地方闭目打坐,大概过了五六个时辰,他终于感觉到又有不少人进入了水宫之中。

    陆凤秋站起身来,是时候去找一找滕青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