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科幻小说 > 诸天执道 > 第2章 三呼剑来
    那老丈与陆凤秋多言语了几句,一旁木桌上的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出头的汉子抹一把头上的汗渍,将头顶的斗笠给拿了下来,一边扇着风一边说道“留仙翁,你这凉茶是真解暑,恰巧前两天我刚听来个奇事,便说与留仙翁一听吧。”

    “若是说的不好,还望留仙翁勿要讨差钱咧。”

    那老丈闻言,不禁笑骂一句,道“好你个齐老三,倒打趣起老夫来了,有什么奇事,快快讲来便是,不讨你的茶钱。”

    那汉子闻言,哈哈一笑,继续拿着斗笠扇着风,然后开口说道“这事还要从咱和庄的那郭老生说起。”

    同桌的一个汉子道“郭老生?就是那个庄子西头,年轻时中过秀才的郭老生?”

    那齐老三一拍大腿道“对喽,就是他。”

    老丈疑惑道”郭老生?老夫倒是听过他的名头,齐老三,你且继续说。“

    齐老三闻言,长舒一口气道“郭老生前些日子,在和庄西头新开了私塾,大家伙应该都听说了吧。”

    旁边的汉子道“那有什么稀奇的,郭老生吃过几年墨水,这两年日子过的紧巴,开私塾收几个尚未开蒙的孩子认认字读读书,大家伙都是知道的。”

    齐老三这时说道“没错,郭老生开私塾不是什么稀奇事,可是稀奇事就发生在郭老生的私塾里。”

    “哦?是什么稀奇事?你齐老三别卖关子,快说来听听!”

    一旁有人催促道。

    齐老三嘿嘿一笑,然后将脖子往前一探,故作神秘的说道“我有个本家侄子就在郭老生的私塾里念书,前两天,他突然回来和家里人说,那私塾里有个神奇之地,只要人站在那里,便会腾云驾雾,飞个二三尺不是什么问题。”

    “听说这几日,那私塾里的几个孩子都去试了,还挺好玩的。”

    一旁的老丈听了,微微一挑眉,道”哦?还有这等奇事?“

    齐老三点头道”那可不,要不是我那本家侄子说的真切,我可不愿意信,不过这年头发生啥怪事也用不着大惊小怪,听说前两年那京城里还有龙王吐雾呢,咱们在这和庄里呆的久了,虽然没见过啥大世面,但山精野怪的又不是没见过。“

    那一旁的老丈微微颔首,道“齐老三,你应该说到点子上了,这郭老生的私塾里估计应该藏了些猫腻,或许是成了精的妖怪在私塾里捣乱,郭老生虽然读过两年书,但体内正气不足,压不住妖邪,有妖精出现在他的私塾里也不是没有可能。”

    “只是,那些在私塾里读书的孩子可要小心了,若是那妖怪是吃人的妖,那些孩子恐怕会成为那妖怪的盘中餐。”

    “齐老三,此事,你还得再去确认一下,以免你那本家侄子受了害。”

    老丈说罢,坐在那一旁,从草棚里拿出笔墨纸砚来,放在他面前的小木桌上,用嘴巴舔舔毛笔尖,将笔尖润湿,然后再沾上些墨,在纸上记录着齐老三所说的这桩奇事。

    寥寥数笔,便将此事给记录在册,只见那老丈的身后草棚之中,这样成册的稿子还有一摞。

    陆凤秋在一旁看着,只觉这一幕场景似乎让他想什么。

    只是又没捕捉到那点灵光。

    陆凤秋听那老丈和那齐老三似乎言之凿凿应该是妖怪作祟,但并未见二人有多大的反应。

    陆凤秋只觉这很不简单。

    从那齐老三的话语之中,他可以听出来,即便是这小地方的山野村庄,也对山精野怪见的不少。

    只有见多了妖怪现身出世,才会见怪不怪,如此淡定。

    那边的齐老三点头道“留仙翁说的没错,此事我昨天就和我那本家兄弟说了,让他注意些,不行就到私塾里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若真是妖怪作祟,还得请留仙翁去清理清理。”

    那老丈闻言,微微颔首道“放心,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应该是初生灵智的小妖,若是那妖气冲天的妖邪,老夫早就将其铲除掉了。”

    齐老三听了,点头笑道”有留仙翁这句话,我就踏实多了。“

    这时,那老丈看向陆凤秋道“道长是远方之客,想必一定见多识广,不知道长又有什么奇事可否与老夫说来听听。”

    陆凤秋听到那老丈方才所言,不禁暗自惊讶一番,听这老丈的口气,也是这和庄地界颇有威望的人物。

    只是他看那老丈虽然一身正气,但却不似练武之人,可听那老丈之言,似乎斩个妖怪算不得什么,这倒是让陆凤秋觉得这老丈更有几分高深莫测之感。

    陆凤秋暗道,莫非这唤作“留仙翁”的老丈是个修行之人?

    可是陆凤秋也没感应到这老丈身上有什么灵气波动,除非这老丈的修为远高于他,他可能会察觉不到老丈的修为。

    陆凤秋只觉这事有趣的很,这时听到那留仙翁问他,便微微一笑,道“若说故事嘛,贫道还真没有,不过倒是前些日子在山里见了个灵物。”

    那留仙翁笑语吟吟的看着陆凤秋道“请道长说来听听。”

    陆凤秋清清嗓子,然后说道“贫道前些日子在那山间露宿,到了夜里却是看到那山头上有一头鹿在对着月亮吐气吸气,觉得挺神异的,看来贵宝地还真是灵杰之地。”

    那留仙翁听了,倒是若有所思,片刻后,方才说道“鹿食月精,看来又有一头小妖诞生了灵智,国之将乱,必出妖孽,这人间道什么时候才能复归平静啊。”

    留仙翁说着,不由叹口气,然后又提起笔来在那书册之上记录起来。

    就在这时,那齐老三道“留仙翁,我先回庄了,去我那本家兄弟家里瞧瞧,看看那私塾里到底有什么东西作怪,明儿个再来与你说到底是咋回事。”

    那留仙翁笑道“好,记得明天一定要来。”

    齐老三起身正欲离开,陆凤秋却是出言将那齐老三给唤住。

    那齐老三道“道长唤我有事?“

    陆凤秋笑道“贫道初来贵宝地,想去庄里瞧个究竟,不知这位兄台可否让贫道也去凑个热闹。”

    “贫道也是习武之人,若是真有什么妖怪作祟,贫道或许也能帮上点小忙。”

    那齐老三闻言,看着陆凤秋,颇为爽朗的说道“道长客气了,既然道长想去瞧瞧,那就跟着我一起去呗。”

    陆凤秋朝着那一旁的留仙翁拱拱手,然后跟着齐老三朝着和庄的方向行去。

    一路上,陆凤秋朝那齐老三打听那留仙翁的情况,那齐老三倒是个好客的,与陆凤秋说着这留仙翁的种种事迹。

    “要说这留仙翁,也是俺们和庄地界的一大奇人。”

    “他少时聪颖,读书有成,但只是中个秀才,便在科场上再无寸进,半生在外漂泊,庄子里的人也不知他在外做什么营生。”

    “五年前,他归还故里,便在这和庄的大路上设下了这么一个茶摊子,来往的行人,谁要坐下来喝口茶,便要说个故事来给留仙翁听,还引来不少人的围观,这也是日子久了,十里八乡的人才见怪不怪。”

    陆凤秋闻言,不禁说道”齐兄弟,那你为何唤那老丈为留仙翁呢?“

    那齐老三笑道“留仙翁是那老丈的别号,那是大有来头的。”

    陆凤秋饶有兴趣的问道“有何来头?”

    齐老三边走边说道“那留仙翁虽然守着一片瓜田,但一年下来,也不靠那瓜田营生,他可是我们和庄地界十里八乡有名的捉妖人呐。”

    陆凤秋一听,暗道,果然如此,这留仙翁是有些道行的。

    齐老三还在说着。

    “五年前,留仙翁刚回我们和庄,刚巧碰到有一头虎妖在我们和庄十里外的景阳冈上作乱吃人,那留仙翁听闻此事之后,便骑着他那头毛驴前往景阳冈。”

    “那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那留仙翁站在景阳冈上大喝三声“剑来!剑来!剑来!”“

    “然后,那虎妖便被一把从天而降的发着金光的飞剑给取了性命。”

    “此事过后,那留仙翁便成了我们十里八乡最受欢迎的人物,这些年来光别人请他捉妖拿的银钱,怕是一辈子也花不完喽。”

    说着,齐老三的脸上还露出羡慕的神色,显然在他的眼中留仙翁的确是个有大本事的人物。

    陆凤秋听了,也觉得这留仙翁深藏不露,可能有些不为人知的手段。

    陆凤秋心中思绪一起,那身旁的齐老三却是指着前方的一座院落道“陆道长,前面便是那郭老生的私塾了,要不现在咱们就去瞅瞅?”

    陆凤秋闻言,回过神来,与那齐老三道“好啊,齐兄弟请带路。”

    齐老三露出两排大黄牙,嘿嘿一笑,带着陆凤秋朝着那间院落行去。

    陆凤秋抬眼望去,只见那间院落依山而建,规模还不小,只是略显陈旧,应该是有些年头。

    “这院子的主人想必以前也定是殷实富贵之家吧。”

    陆凤秋边走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