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女生小说 > 跃马大明 > 第874章 后宫?群芳传
    畅想总是很美好,现实却充满骨感。

    想要在南洋真正做成事,无论是徐长青还是华夏,都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积累。

    这是个长线投资。

    只有将大明本土的状况真正稳定之后,才能是真正动手时。

    而‘柿子肯定是先挑软的捏。’

    等忙完这一阵,徐长青就会逐步加大对马尼拉的投资力度!

    现在嘛,徐长青将目光转向辽海,转而,又逐渐汇聚到了济州岛上。

    ……

    三月二十九很快到来。

    一大早开始,海城各处便都是喜气洋洋,不论商家还是老百姓,门口都是挂上了喜庆的大红灯笼。

    只是今天虽是有迎亲的过程,但路程却是极短,也就两三里路,早就被安排妥当,徐长青也不用再早起,安心等着便是。

    再加之种种原因,规模也被缩减,徐长青今天甚至可以说是很轻松的。

    但轻松并不代表着没事干。

    有一件事,便是徐长青的心肝都吊在了嗓子眼上,却是不好发力……

    那便是等下郑茶姑对李幼薇的敬茶。

    换言之,郑茶姑进徐府后,并不是美美哒直接被送入洞房,等着徐长青去‘临幸’,而是要先去李幼薇的院子里,给李幼薇敬茶。

    李幼薇同意之后,事情才能成行。

    李幼薇若不同意……这门亲事便只能作罢。

    当然,事情已经板上钉钉,李幼薇的性子,也不可能不同意,但其中,波折是肯定少不了的,‘杀威棒’恐也决不可避免。

    甚至,今天郑茶姑的敬茶,恐不仅仅只李幼薇一人,吴三妹,朱媺娖,包括顾横波等几个徐长青的大老婆,恐都要登场……

    一想到这帮小娘皮要真搞出什么幺蛾子来,到头来还是得他徐长青去擦屁股,徐长青也是止不住的头大,却又不能提醒指使什么,别提多难受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

    老婆多的确是有许多好处,可,真要蹦出一个坏处来,那也绝别想清净了……

    ……

    郑茶姑是平妻,特别是她的嫁妆,只明面上就直逼李幼薇当年的规模,更别说是私底下的了,是徐长青至今为止娶到的嫁妆最丰厚的女人。

    所以要白天去接,不能‘夜奔’,而且进徐家的门也要走正门。

    等巳时初,徐长青那边动身之后,李幼薇的园子里便迅速热闹起来。

    “夫人,侯爷已经出发了,估摸着,至多午时中便能回来……”

    伶俐的丫鬟急急过来通报最新信息。

    正如徐长青预料的一样,吴三妹,朱媺娖,顾横波,左梦梅,柳如是等众女,连孩子都不带了,早已经盛装打扮,簇拥女王般将李幼薇簇拥在正中,叽叽喳喳个不停。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就算是再大度、宽仁的女人,面对府里有新人进门,还是底蕴如此雄厚的新人,心里怎能痛快了?

    “大姐,我看,咱们不如这样……”

    已经怀了二胎朱媺娖此时也很不痛快,饶是知道徐长青的身份,这种事情根本不可避免,可真正发生,还是有点不好接受,嘀嘀咕咕的对李幼薇出主意。

    吴三妹也吃味的在旁边应和。

    便是温润如顾横波,摄于这种气氛,也只能出了个捉弄人的小主意。

    李幼薇面上波澜不惊,心中却是忍不住感叹。

    饶是徐长青对她依旧很好,从没少在她这边卖力气,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从生了大郎之后,她已经好几年没有动静,这着实让她很不安。

    特别是现在,强势的郑家也进入徐长青后宅,李幼薇心里也有些凌乱了。

    幽幽叹息一声,刚想说话,外面忽然传来侍女略有惊悚的禀报“夫人,夫人,报夫人,那个,那两个大清国的格格都过来了……”

    “嗳?”

    屋子内大大小小二十几号娇滴滴的小娘皮顿时一愣,旋即全都是看向李幼薇。

    吴三妹喃喃道“幼薇,这,这是什么意思啊?我记得,她们两个还不算是真正进门吧?”

    朱媺娖的火气不由更甚,娇声啐道“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片子,这是来主动挑事吗?”

    东莪此时虽只是格格,还没有公主身份,但朱媺娖很明白,待到真正成亲的时候,东莪的公主身份是跑不了的。

    孔四贞这边虽是要低一等,可一看她那个狐媚样子朱媺娖就心烦。

    顾横波都有些蹙眉了,咬着红唇道“这,这两个小丫头,不会这么没眼色吧?”

    “哎。”

    李幼薇深深叹息一声,心里更加郁闷。

    人人都知道她风光无限,直接飞上枝头变凤凰,可,谁又知道,她这些年为了这个家付出的辛苦与努力呢?

    “人都已经来了,咱们还能把人赶出去?先把人带进来,看看她们要干什么吧。”

    “是。”

    李幼薇发了话,丫鬟赶忙小跑着出去通知,室内气氛也随之一肃。

    此时的场面,莫说是女人了,恐怕就算见过很多大场面的男人,都要头皮发麻。

    只见。

    宽大的正屋内已经变成了妖娆的秘密花园。

    以李幼薇为核心,坐在最中央,旁边,分别坐着吴三妹、朱媺娖、顾横波等几个徐长青的大老婆,两侧则是站着一众莺莺燕燕的小老婆们。

    别看她们今天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可此时俏脸却是一个比一个肃穆,那种煞气,简直让人望而却步。

    人群最边缘,被无数大才子俊杰视为女神的陈如意,此时早已经变成了小丫鬟一般的乖宝宝,不由惊悚的吐了吐小香舌。

    还好啊,还好她只是个小透明,当初她敬茶的时候,大夫人和二夫人她们都没有为难她,倘若她要碰到眼前这场面,恐怕,还没进门腿就要软了啊。

    真的不知道,外面的那两位大清国的格格,还有那位茶姑姐姐,到底该怎么应对……

    这时,东莪和孔四贞已经来到了门口,远远的便是看到了屋内的景象。

    东莪小身子登时便是有点僵住了,步子一下子慢下来。

    便是孔四贞,一时也有些头皮发麻,低声啐道“东莪,瞧见没,大场面啊。”

    东莪低低道“贞贞,咱们,咱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

    孔四贞很快便回过神来,有点肆意的笑道“还能怎么办?凉拌呗。咱们又不是今天的正主。东莪,记得,咱们不能失了大清国的脸面,但是,也不能太过强势,让徐哥哥难做。要不然,以后可就没咱们的好果子吃了。”

    或许是体内天生拥有不平凡的因子,孔四贞在稍稍的紧张过后,反而是充满了激情。

    她与东莪就算有些矛盾,乃至有些矛盾还化不开,可在此时,她们才是一条线上的。

    东莪也稍稍缓过来些,小脸上满是凝重,强自撑起心神,稳稳走向门口。

    刚进门,无数双目光‘唰’的便是直射向她,这顿时让东莪几乎要晕过去。

    便是孔四贞的腿都有些止不住的发软。

    说是一回事,做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这等场面,岂是人能受的?

    好在东莪究竟是多尔衮的血脉,很快强撑着调整过来,小身子略显僵硬的深深一个万福,恭敬道“东莪见过大姐,二姐,三姐,四姐……”

    先是一丝不苟的跟李幼薇众人行了礼,这才笑道“早就想过来看望大姐您众人,却是一直有点不敢,今日,正巧遇到这个机会,东莪便斗胆过来了……阿朵,快,把礼物拿过来。”

    “是……”

    跟在她们身后的阿朵等一众小侍女都快要晕过去,听到东莪的召唤,这才是反应过来,忙奉上礼物。

    皆是一颗颗鹌鹑蛋大小的上好东珠。

    饶是徐长青这些娇妻美妾早就见惯了大场面,一时也有些咋舌不已。

    东珠就是珍珠。

    海城虽是靠海,却并没有这个业务,包括东南就算生产珍珠,也很难有这么大的。

    如此品相的珍珠,只有辽地和高丽产出。

    东莪和孔四贞为了融入徐家后宅,着实是下了大本钱。

    李幼薇、吴三妹、朱媺娖等人都是十颗八颗的,卞玉京、陈圆圆、乃至是陈如意这种如夫人,也有三颗,保证,除了她们外,她们的孩子也能有一颗玩玩。

    为了做到此,她们几乎把大清国的上好珍珠都收干净了。

    “这,这珠子挺漂亮啊。”

    便是朱媺娖此时都有点惊着了,把玩着几颗珍珠,爱不释手。

    她是真正的金枝玉叶,奈何父亲崇祯爷着实太穷了,还真没有见过这等级别的珠子。

    其他人也都是止不住的赞不绝口,东西着实太好了。

    陈如意小丫头般拿着手中的三颗珍珠,又忍不住吐了吐小香舌。

    她说什么来着?

    在徐家的后宅里,哪怕她只是个小透明,却又怎是秦淮河上万人敬仰的花魁可比?

    民间根本就不能让你用这种珠子,哪怕你再有钱。

    李幼薇本来想摆摆架子,给两个小格格一个下马威的,可两女这么懂事,李幼薇反倒不好托大,雍容自若的笑道“两位格格有心了。来人,给两位格格搬两把椅子来吧。”

    东莪和孔四贞闻言不由大喜,忙深深对李幼薇众女万福“谢谢大姐,谢谢众位姐姐……”

    一众女人很快又叽叽喳喳的没完起来。

    但东莪和孔四贞过来,究竟是微妙的改变了一些局势……

    ……

    这时,徐长青也在漫天欢呼中将郑茶姑接到了徐府里,但刚进了门,徐长青却是屏退左右,来到了轿子前,掀开了帘子。

    纠结了半晌,这才对一身红色新娘盛装,披着大红盖头的郑茶姑道“茶姑,等下,等下敬茶的时候,若,若万一有什么不快,你,你尽量忍忍……哥哥我之后尽力补偿你,好不好?”

    郑茶姑掀开红盖头,妆容娇艳如仙女,美眸灿烂若星辰,却是冷冰冰的冷笑道“徐哥哥,你,想怎么补偿我?”

    “……”

    徐长青一时无言。

    很想辩驳,却根本无从辩驳……

    这他娘的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徐长青能怎么办?

    看徐长青这模样,郑茶姑心里不由更气,直接放下了后盖头,招呼侍女道“去后院!”

    “是……”

    一众侍女虽然畏惧徐长青,却更畏惧郑茶姑,忙深深对徐长青行礼,不敢忤逆郑茶姑的命令,护送着花轿,直接奔向后院。

    徐长青无比颓然的靠在了廊柱边,这,这他娘的,今天这大喜的日子,不会……搞出人命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