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修真小说 > 仗剑问仙 > 第三百四十七章 背景惊人?又如何!
    云落瞬间抓住山河长剑,抬手便是一招大雪崩山。

    剑气凝练如积雪崩落,气势雄浑。

    逍遥门二长老神色猛然一变,不敢大意,挥手挡下。

    但就在这一瞬间,一柄青色如滴翠柳叶的飞剑悬停在那个贵公子的眉心,剑意森寒。

    逍遥门二长老还要再动,云落眯眼道“真不怕他死?”

    逍遥门二长老倒也真的不再动弹,叹了口气,“年轻人,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被一柄飞剑直指眉心的贵公子同样毫无惧色,“没想到竟然还是个知命境剑修。若是刚才一见面,你就跪在地上磕头,说不定本公子便开了恩,赏你一个端茶倒水的仆人当当。”

    一言出,满场皆惊。

    就连庄晋莒也目光灼灼地看着那张硕大的步辇。

    一个纸糊的凝元境,随从之中,也就一个问天境下品。

    到底是谁给了他们勇气,敢在这儿放这般厥词。

    人群中的人也是面面相觑。

    对于来了长州的修行者而言,云落的身份早已不是秘密,他身后的势力也随着一件件的天下大事,慢慢浮出水面。

    别的不说,天榜高手有一半都是站在他这边的。

    更何况还有个合道境巅峰的荀老国相。

    如今,居然有人在被云落的剑指着眉心时,还依旧能理所当然地说出可以赐云落一个仆人当当这样的话。

    是疯了还是疯了还是真疯了?

    这天底下还能有什么倚仗大过这些?

    云落淡淡道“我不知道你的自信来自于何处。但如果你不下来,就请下去,否则,我的剑会帮我说话。”

    嘈杂声四起,忽然有一个声音惊呼道“我想起来了!”

    身旁立刻有人鄙夷道“你想起什么了?隔壁二大爷还欠你三两酒钱没还?”

    “不是,我想起来逍遥门了。”

    这下就连庄晋莒等人都将目光投了过去。

    那人一看这么多人看着,顿时有些怂了,就想朝后退去,显然不会成功。

    于是便只有硬着头皮道“我曾经在一本古籍上瞧见过这个名字,逍遥门乃是上古一个大仙宗,只是在天庭开辟之后,势力尽数被收入天庭,声势陡降,后面数度试图中兴都宣告失败,再之后,就没了消息。”

    “切!不就是个祖上阔过,后来没落了的宗门嘛。”

    “就是啊,千年以降,这样的宗门还少了吗?”

    “我看啊,还是得西岭剑宗那样传承千年,屹立不倒的,才叫真的顶尖宗门。”

    蒋琰握着手中酒盏,若是真如此人所说,这逍遥门哪里值得如此跋扈?

    不过问题很快得到了解答。

    贵公子伸了个懒腰,无视眼前的飞剑,看着云落的目光依旧轻蔑,“你是不是觉得我逍遥

    门不过就这点能耐有什么好嘚瑟的?”

    “呵呵,放以前,还真是,不过,最近不一样了。”

    “二长老,告诉他们!”

    “是,少主!”逍遥门二长老挺起胸膛,高声道“我逍遥门第三代掌门,随先天帝飞升天庭,历时千年,正是如今天庭玄尊!”

    “而步辇上的,正是玄尊十六代嫡孙,杨无道!”

    嘶!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还真是天地之间,最粗的一根大腿了!

    怪不得敢如此有恃无恐。

    虽然杨无道这个名字有点傻缺,但有这般背景,哪怕是叫羊一群也没人敢惹啊!

    对比起来,云落的背景似乎也真的没那么恐怖了。

    贵公子嘴角挂着嘲讽的笑意,斜着支出脑袋,居高临下地看着云落,“现在,怎么说?”

    云落的面色如古井不波,不见一丝惊惶,仍旧是淡淡道“你到底下不下来?”

    嘶!

    场中间的凉气一时间都有些不够用了!

    云落居然还这么刚硬!

    “哼!本公子倒要看看,有谁敢拦!”

    贵公子面上浮现出一丝阴狠,一声令下,步辇便真的缓缓启动。

    云落叹了口气。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就此认了的时候,云落动了。

    他一步跨出,长剑平举,真元涌动。

    二长老见势不妙,问天境修为毫无保留,就要将云落镇杀当场!

    庄晋莒拿出手中的书册,轻轻翻动一页,带出细微的翻书风。

    二长老的身侧,蓦地刮动一阵沛然莫之能御的巨风,将他直接远远扇飞到金毯之下。

    云落的长剑顺势一拍,剑气涌动如潮,将十六个抬辇的,连带着那个硕大的步辇一起掀飞出去。

    接天十六剑之惊涛拍岸。

    莺莺燕燕惊惶地乱叫着,春光乍泄。

    杨无道狼狈落地,看着云落一脸怨毒。

    他没想到在他已经自报了身份的情况下,云落还敢出手。

    二长老环顾一圈,竟然还有人帮手,并且自己连对方位置都发现不了。

    他连忙拉住怒火中烧的少主,以心声道“少主,对方势大,咱们不宜硬拼,不如暂且歇下,待掌门来了之后再做计较。”

    “少主,此等莽夫,不过一螃蟹尔,不值得您与他计较,且将冷眼,看它横行到几时!届时主人来了,咱们再狠狠折辱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杨无道眯眼,片刻过后转身,“走。”

    二长老长长松了口气,赶紧招呼众人跟上。

    云落回到椅子旁坐下,面色从容。

    心道又姓杨,又是二长老,不知道我跟这两个都犯冲吗?

    还这么跋扈,不收拾你们收拾谁!

    至于所谓的玄尊后裔,不论是祖龙还是祝融,都曾

    有过交待,他也曾跟荀郁、李稚川等人细细聊过,早有计较。

    冲突以这般令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平息。

    云落的强硬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至于后续的影响,有句话叫看热闹不嫌事大。

    恐怕只有蒋琰、符临、庄晋莒等人会去忧心那些。

    经过这么一闹,所有人的情绪都被调动了起来,望向远处,莫非今天还真能看一场连绵不绝的大戏?

    “砰!”

    一声礼炮,再度鸣响。

    现场沸腾了。

    于是,当丹鼎洞的人在太上长老葛焰的带领下,走上金色地毯时,都有些懵逼。

    不是说我们没落了吗?

    我们副洞主和洞主都被人宰了,我们自己都慌得一哔了啊!

    你们这么热情,我们很不适应的。

    跟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弟子不同,葛焰曾经经历过丹鼎洞辉煌的岁月。

    那时候,丹鼎洞以丹道独步天下,在五宗之中,一直与四象山争夺着五宗第二。

    第一自然是一枝独秀的西岭剑宗。

    可惜,在那场大变故带来的大机遇来到之前,丹鼎洞却率先遭了难。

    当时的洞主修行出了岔子,走火入魔,在洞中大开杀戒。

    丹鼎洞花费了巨大代价才平息事端,但洞主和许多骨干中坚都身死道消,丹鼎洞至此一蹶不振。

    后续接任的洞主葛烈又是个软骨头,困境之下,居然选择投靠朝廷。

    要说只是投靠朝廷也还好,却还要跟在清溪剑池的屁股后面,真是彼其娘之!

    幸好这个软骨头在雾隐谷死了,丹鼎洞在由他葛焰重新执掌大权后,渐渐开始找回了些五宗之一的感觉。

    也随之无可避免地跟清溪剑池生疏了些。

    双方也还算克制,都是为朝廷效力,没有撕破脸皮。

    此番前来长州,也是同行照应。

    但要像当初那般,跟在清溪剑池身后当跟屁虫,自然是不可能的了。

    葛焰步履沉稳,面色严肃,周遭的喧嚣欢呼在他听来,是理所当然。

    因为,丹鼎洞,是五宗之一!

    “咦?这些人是哪家的啊?”

    “没看见他们弟子服上绣着那么大个鼎嘛!这还用问?”

    “哦哦哦,原来是大鼎门啊!”

    葛焰嘴角抽搐,尽量控制着心神平稳。

    “什么大鼎门!有没有点常识!”

    “就是,人家有知命境以上强者压阵,应该是大鼎宗!”

    葛焰顿时脚下一个踉跄。

    罢了罢了,徐徐图之,徐徐图之。

    来到云落面前,葛焰并没有什么出格举动,双方正常地见了礼。

    葛焰带着弟子们登上高台。

    依旧如先前一般,迎宾提醒葛焰在白墙上题字。

    清溪剑池几个稍微知晓些内情的弟子都悄悄

    看向自家掌门,却发现掌门和两位太上长老都无动于衷。

    葛焰站在白墙之前,看着墙上。

    一个硕大的“儒”字,和蜷缩在角落中的,“清溪剑池”。

    很明显,清溪剑池不会主动将字写在那个位置,那就意味着,这些字会移动。

    葛焰沉吟半晌,眼神渐渐清晰了起来。

    他张开右手,掌心朝上,一个小巧玲珑的青铜鼎出现在掌心。

    他轻轻吹了口气,掌心上便冒起了幽蓝的火苗。

    火苗看着清冷,但高台上,他的弟子们都不禁后退了几分,就连台下边缘的围观群众也感受到了一丝炙热。

    葛焰嘴唇微动,一抹抹流光不停坠入鼎中,然后鼎身猛地一震,一股扑鼻的丹香味从他手中的青铜鼎内溢出。

    一颗通体红透的滚圆丹药悬停在葛焰的面前,散发着浓郁而诱人的香气。

    “娘的,这丹药,吃了怕不得一步合道?”

    “那他为啥自己不吃?”

    “你怎知他没吃?他什么境界?看得出来么你!”

    “”

    葛焰暗骂一句,境界高了也不好,啥骚话都听得见。

    他轻轻一推,丹药旋转着,没入白墙。

    白墙瞬间被染成一片赤红,只剩上面的五个大字还保持着原样。

    然后,红色缓缓收紧,凝成三个大字,“丹鼎洞”!

    看那三字,加在一起,竟然和“儒”字一般大。

    高台下顿时响起了一阵阵的欢呼声。

    葛焰志得意满地转身,朝众人一拱手,然后领着弟子们下台。

    “这题个字怎么搞得跟变戏法一样”

    葛焰终于忍不住扭头,怒吼道“谁啊!站出来啊!”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仗剑问仙》,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