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修真小说 > 仗剑问仙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时日近,群英荟萃
    日子就在长州城的平静和中极山的热火朝天中缓缓过去。

    很快,就到了二月十五,朔日,再过半月,就将是五宗大会正式开始的日子了。

    城中当了好些时日良民的野修和小门派修行者终于又渐渐兴奋了起来,因为,大人物们就要来了。

    中极山上的五宗大会虽然是三月一日正式开始,但广义上的五宗大会实际上会在中极山之前七日便开始举行。

    各项前序的会议、谈判等都将陆续展开,将诸如修行者联盟的权力、义务等各种细节尽数拟定,正式的五宗大会基本就相当于盛宴的闭幕。

    所以,还没来的大宗门都将在最近这七日之内,抵达长州城。

    有好事者统计了一下,这城中,好像还没有什么有望被提名登山的宗门进入。

    当然,他们是不知道李稚川、苦莲的存在。

    至于神册剑炉,莫说寻常人并不知晓,就算知晓,又有谁会把神秘的剑炉弟子跟每天抄着双手,跟在巡城守军身后晃荡的那些人联系起来。

    到了如今这个时候,整个天下似乎都陷入了停滞。

    南面,楚国和大端军队的仗也不打了,传闻说韩飞龙每天都在营里声色犬马,楚王都纳了好几房妾室了;

    北面草原上,往常屡禁不绝的部落争斗似乎也都消停了,北渊广袤的领土上,一片安静;

    四方无事,齐聚中极。

    主政长州城的蒋琰别出心裁,在晋王宫前的宽阔广场上,搭起了一个半人高的高台。

    高台背后,是一面比寻常影壁稍大的雪白墙体。

    从高台的一侧,一条长长的金色长毯沿着高台的东侧铺开,朝着东城门方向,笔直蔓延出一里的距离。

    从今日起,所有参加五宗大会的人都只能从东城门进入,若是独自一人,便在城门处登记;

    若是以门派身份前来,则向城门处的迎宾说明,有知命境以上高手压阵,迎宾便会鸣响礼炮,请整个门派之人一起走过长长金毯,然后在高台下方与长州之主互相致意,最后在高台上留下自己宗门的名字。

    修行界一切以实力为尊,这般划分,倒也没人觉得不妥。

    一个设计,将入城管理、迎接、登记等各项流程全部纳入,同时还不显得生硬,更方便烘托大会氛围。

    蒋琰的才智彻底赢得了所有人的叹服。

    或许就有人会问了,若是有些宗门不同意,非要硬闯怎么办。

    坐镇南门的李稚川,坐镇西门的苦莲,以及被剥夺了巡城任务,坐镇北门的剑一,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符临和蒋琰并肩站在高台旁边的一处阁楼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高台之畔。

    嗯,主要是看一个坐在高台旁边椅子上少年。

    少年坐在那里,身边

    还有着几个仪态威严的护卫。

    但坐在那明明一看就知是极其尊贵的位置上的少年,整个身体都透露着拒绝。

    蒋琰笑着道“你说,云落会不会恨我们?”

    符临看着云落的样子,面露微笑,“应该是会的。”

    “那你还笑得出来?”

    “这事儿是你提出来的,恨只是恨你,跟我有什么关系。”符临的脸上笑容更甚。

    “这就不厚道了啊。”蒋琰的脸上也是笑意吟吟。

    符临望着下方开始隐隐聚集的人群,沉声道“这样的场合,总少不了麻烦。”

    “放心,我觉得云落应付得来。”

    蒋琰从一旁的案几上取过两个酒杯斟满,递给符临一杯,然后问道“上一次我这样在一边看云落做事,你知道是什么时候吗?”

    符临接过酒杯,在回忆中漫溯,然后笑着道“剑宗入门测试?”

    蒋琰点了点头,将手中酒杯跟符临微微一碰,望着云落道“他总能给人惊喜,相信这次也不例外。”

    说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符临也微微颔首,将酒水倒入口中,感受着酒液从口腔渗入胸腹的火辣。

    当最后一丝酒液入喉,东门外,也响起了第一声礼炮。

    远远瞧见领头之人时,符临和蒋琰对视一眼,面露凝重。

    因为,第一个来的,竟然是清溪剑池。

    二人默默看着云落,期待着云落的表现。

    云落坐在椅子上,平静的面容下,心中满是不情不愿。

    他没想到这样的活计最终会落在自己头上。

    他的人设不是应该打架修行搞阴谋就可以了吗?

    为什么还要来当迎宾啊?

    但当蒋琰和符临冠冕堂皇地说出那些不容他拒绝的理由时,他的确也没拒绝。

    人生嘛,往往就是这样,若是只去做自己喜欢和擅长的事情,便会永远囿于那些事情之中,不得成长。

    话虽如此,真正坐在这里,难免还是有些紧张。

    想起那两个此刻躲在一旁阁楼上悄悄看自己笑话的长辈,云落坐直了身子,尽量表现得镇定些。

    礼炮声响,云落的心思蓦地沉静,所有杂念被一扫而空。

    他眼神缓缓镇定下来,目光变得稳定,微微扭头,静待来人。

    当瞧见走来的那一支队伍中领头之人时,他虚扶着椅子的两手瞬间抓紧,青筋暴起。

    瞳孔一缩,爆发出锐利的光芒。

    依旧是一身黑衣的清溪剑池掌门曹选一马当先,踏上了金色长毯的边缘。

    他眼神镇定,平视前方,直直地迎上云落的目光。

    两道目光相隔将近一里的距离,隔空交汇,将二人的回忆都带回了雾隐谷的那个惨烈的夏天。

    随着清溪剑池众人越走越近,云落眼神中的锐

    利也悄悄消散。

    当曹选的脚步离着云落的椅子十步时,云落起身,上前两步,站在长毯正中,转身看着这个曾经的司闻曹统领,大端最令人闻风丧胆的皇帝忠犬,沉默着。

    曹选站定,亦与之对望。

    就在下方的围观众人和曹选身后的剑池弟子微微有些茫然的骚乱时,云落吐出胸中浊气,拱手开口,“欢迎。”

    曹选的脸上也露出笑意,“清溪剑池上下感念云将军盛情。”

    云落微微侧身,伸出右手一领,“请登台。”

    二人错身而过,谁也没有放什么狠话,就这么静静错过。

    远处的阁楼上,蒋琰和符临都轻轻松了口气。

    掌门没说什么,身后的一众弟子就不一样了,望向云落的目光,有挑衅、有敬佩、有畏惧,但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略微改变了前行路线,稍稍避开那个传说中的剑宗杀神。

    队伍的最后,是两个身形佝偻的老者,默默跟着,无人搭理。

    登上高台,台下是诸多野修和小门小派的修行者们。

    放眼望去,尽是艳羡的神色,让清溪剑池的众人都不由得悄悄挺起了胸膛。

    曹选静静望着高台背后的那面墙壁,站在高台另一侧的一个迎宾小声提醒道“请仙师提字。”

    提什么字是先前在城门口就已经说过的,留下宗门名字即可。

    曹选身后,一个方才就曾挑衅过云落的剑池高徒呵斥道“还不赶紧将笔墨拿来!”

    迎宾望了一眼曹选,闭口不言。

    那个剑池高徒大怒,正要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凡人,心中骤然响起一声冷哼,“给我老实点!这儿没有你撒野的资格!”

    是掌门的声音!

    剑池高徒登时噤若寒蝉,仿佛才惊觉,这不是他平日里耀武扬威的清溪剑池。

    曹选转身,走到队伍的最后,在所有人诧异的眼神中,向着两个老人恭敬道“二位太上长老,请题字。”

    四周顿时安静了下来。

    清溪剑池弟子的安静,是因为这两个一路上跟在他们屁股后面,不声不响,还没少被调侃的老头,竟然是剑池甚少露面的太上长老。

    而台下众人的安静,则是因为,身为掌门的曹选,竟然不去题字!

    安静过后,喧嚣声起。

    那些夹杂着调侃和哄笑的声音,让剑池弟子挺直的胸背悄悄陷了下去。

    曹选神色如常,他早已看淡这些一时的声名。

    在他的一生中,有许多重视这些的人,都已经死了,而他,还好好活着。

    他并不是剑修,也没想过因为坐在了这个位置就要变成剑修。

    当然事实上他也变不了,于是更没什么好隐瞒的。

    两位垂垂老矣的太上长老显然也明白这样的道理,并未多

    言。

    其中一人缓缓上前,在那面白墙前站定。

    四周又逐渐安静了下来。

    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在了此人的身上。

    只见他慢慢抬起右手,苍老如枯树皮的手掌从袖中伸出,然后并起两指。

    一道剑气凭空出现,在面前的白墙上,勾画出“清溪剑池”四个大字。

    四个字一笔勾连,如一条清溪,其中流淌着精粹的剑意。

    有些境界低微,苦无名师指点的野剑修,甚至没看多久,便觉得剑道瓶颈隐隐有了松动。

    嗡嗡交谈声顿起,只不过,这一次的话语,多了些夸赞,多了些尊敬。

    “不愧是清溪剑池啊!这境界,果然够高!”

    “那是,不然怎么敢跟剑宗掰腕子。”

    剑宗弟子们似乎又悄悄找回了自信。

    曹选依旧不动声色,除了将二位太上长老请到了队伍最前方,并无别的举动,默默带着队伍,走下了高台。

    立刻便有早已安排好的迎宾上前,准备领着清溪剑池众人去往他们的住处。

    身后的东城门,却再次鸣响了礼炮。

    居然又有大宗门前来。

    围观群众自然兴奋不已,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嘛!

    曹选想了想,便也站在原地,准备看看接下来的情况。

    远远的,传来了一声老牛的哞叫声。

    一个穷酸老头坐在摇晃的牛车上,手握一卷打开的书本,笑容和蔼。

    在他的身后,六位弟子左右各三,朝着高台缓缓前行。

    曹选自然认得此人,也识得此派。

    儒教,庄晋莒。

    (本章完)《仗剑问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