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修真小说 > 仗剑问仙 > 第三百三十二章 梅花秘境
    “我能不能不看啊?”

    站在湖边,在外一向随性沉默的管悠悠难得有些扭捏。

    剑七浑然不觉,笑嘻嘻地道“没事,看吧,谁让他们居然偷窥我们。”

    手臂上蓦地传来一阵剧痛,一扭头,管悠悠脸上一片绯红,正一把掐在剑七的手臂上。

    剑七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她了,于是关心道“悠悠,怎么了?不舒服吗?”

    管悠悠绝望地翻了个白眼,“看戏吧。”

    二人目光的前方,铁匠正静静站着,看着自己的四个弟子,剑一、剑二、剑三、剑四。

    没有从道义上指责谁,因为谁都知道,这无关道义,只是善意的玩笑;

    也没有以师父的名分去强制谁认错,或者低头,因为没那个必要。

    他只是微微一笑,“皮痒了?”

    “你去劝劝你师父吧,这又没什么,不至于啊。”管悠悠轻轻推了推剑七,低声道。

    声音虽小,但以这些剑炉弟子的境界而言,并不难听见。

    剑四就抬起头,朝管悠悠递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这个时候还敢分心!一会儿多加一成。”铁匠轻哼一声,剑四顿时脸色一垮。

    剑七看着管悠悠担心又疑惑的样子,悠闲地一抱手臂,“没事,放心,不用。”

    剑六身着男式劲装,坐在小山包的一颗大树上,同样悠闲地晃荡着两条修长紧致的长腿,一根乌黑的长长麻花辫在脑后晃悠,嘴角尽是得逞的笑意。

    铁匠看着四个弟子,“开始吧。”

    在管悠悠的错愕中,四个人瞬间全速逃开。

    然后,意外出现了。

    剑一的声音中满是郁闷,“四师弟,你跟着我干什么!”

    剑四也嚎叫道“师父又加了一成,只有跟着大师兄保命了啊。”

    铁匠也不管,随手甩出四道剑气。

    剑气恢弘,如白练横空,又似长桥卧波,直追四个飞掠的身影。

    一阵阵金石交击的声音此起彼伏,伴随着一声声闷哼或嚎叫。

    听见这些声音,窝在铁匠铺里打铁的剑五缩了缩脖子,还好刚才没去凑热闹。

    “知道了吧,我们犯了大错,师父都是这样责罚我们,一道刚刚超过我们境界些许的剑气,夹杂着不同的剑意,既惩罚了,又起到了锻炼的效果。”剑七看着管悠悠,一脸炫耀。

    管悠悠恍然大悟,同时也的确认为这个办法比单纯的惩罚要好,不过她又问了一句,“如果犯了小错呢?”

    剑七微微一笑,“小错就不叫错。”

    管悠悠正琢磨着勿以恶小而为之,剑六甩着大辫子走了过来,“只要犯错,就是大错。”

    然后扬长而去。

    管悠悠愣了一瞬,幽幽地感慨一句,“剑炉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等那四位

    仁兄都灰头土脸地回来,铁匠破天荒地将众人聚集到一起,然后看着也凑过来的大鹅,“没你的事,一边玩去。”

    大鹅又摇摇晃晃地走了。

    铁匠看着他们,“五宗大会要到了,准备一下,过几天就出发。”

    众人面面相觑,剑二看着师父,“都去?”

    铁匠白眼一翻,“那我叫你们来是吃年夜饭的吗?”

    他看着众人,“刚才各自分到的那份剑意,好好感悟,届时别丢了剑炉的脸。”

    众人自是沉声应下,管悠悠站在一旁静静听着。

    剑四的身子还像在打摆子一般微微颤抖着,他哆哆嗦嗦地开口道“师师父,小师弟是不是应该给补一剑?”

    铁匠点点头,“有道理。”

    剑四挑衅地看了一眼剑七,不知道读书人很记仇的吗?

    “不过剑七还没到知命境,作用不大,你倒是提醒了我。”铁匠淡淡道“老五,老六,我允许你们先跑三十九丈。”

    “四师兄,我恨你!”

    “俺也是!”

    剑五、剑六飞速离去,铁匠挥出两道剑气,心满意足地收手。

    剑四如遭雷击,愣在原地,不时抽搐一下。

    剑七哈哈大笑,甚是张狂。

    铁匠上前,一脚踹在他大腿上,“就你最差,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剑七也不动怒,躲在管悠悠身后,嬉皮笑脸,“悠悠也没到啊。”

    剑一等人以手扶额,飘了,七师弟飘了,居然敢这么顶撞师父。

    铁匠也不多说,“这两天好好护着管姑娘,等她稳定了境界,三天后启程。”

    说完,铁匠消失在原地。

    众弟子躬身领命,然后一一跟管悠悠祝贺之后,各自离去。

    剑七疑惑道“悠悠,你稳定什么境界啊?”

    管悠悠觉得这些天翻白眼的次数已经够多了,于是默默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走到一半,身后传来欣喜又震惊的声音,“悠悠,你突破啦???”

    远处,传来一声剑六的惨嚎,“啊!!!”

    隐族,其实关键不在隐,而在古。

    他们都是千年前天庭初开之时,不愿意随之上天的那些古老家族。

    这些古族都传承悠久,各有所长,即使天帝亦不好过分逼迫。

    当时便商量出来了一个折中方案。

    这些古族不愿意上天,天帝又不能留他们在人间,于是就勒令他们迁徙入各自的秘境之中。

    如果没有秘境,且找不到可供容身的秘境,那就由不得他们,真仙以上,必须跟随天帝上天。

    于是这些古族便进了秘境,与天帝立下誓约,所有已成真仙之人与新晋真仙,

    皆永世不得出世,其余人等,五百年内,不得有任何一人出世,进入人间天下。

    从此,古族便成了隐族。

    人间的四圣,曾经还有个任务,就是监督隐族。

    梅家,便是隐族之中,较大的一支。

    梅子青来到云岭深处的一片梅林,推开一扇柴门,走了进去。

    在柴门内,有一座茅草屋,他在门口站定,拿出一块令牌,真元灌注其中,令牌上隐隐亮起光芒。

    茅草屋的房门之内,似有光芒在呼应。

    梅子青直接一步跨出,眼前便已经换了天地。

    隐族所居的这些秘境,实际上是破碎天地炼化成的小碎片,孤悬于天下之外,只有通道相连。就如同祝融秘境那般。

    只有像隐川荀氏这种隐族中的大族,才能有如隐川那种实打实镶嵌在天下中的秘境。

    小碎片秘境的好处在于,相对安全封闭,缺点也很显而易见,缺少与真实天下的勾连,灵气不足。

    梅子青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色,微微有些恍惚。

    他其实早就到了这附近,只是犹豫了许多天,一直没敢进入而已。

    他一方面担心进去之后再出不来,再不能体验外面的大好风光,也再不能见到君姑娘了;

    同时,也害怕如果不进去会不会坏了大事,跟着云落一起同行游历这么久,他对这座天下的许多情况开始逐步了解了起来,也知晓了好些内幕。

    云落都没有因为他的来历不明而避讳什么,让他很感动,更不愿因为自己而坏了大事。

    实际上,当初云落即使不求着梅子青,梅子青也不会直接返回,刚好云落送上门来,他便稍微矜持几句,顺势答应而已。

    秘境入口,一间茅屋内匆匆跑出一人,面色从紧张到惊喜,“二公子,您回来啦!”

    梅子青笑着跟他点点头,然后朝着里面走去。

    那人愣在原地,忽然道“站住!你不是二公子,你是谁?”

    梅子青疑惑转身,“梅雾,你脑子坏掉了?”

    “哼!休想逃过我的眼睛!”梅雾笃定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从哪里窃取来的情报,或许我家二公子已经被你暗害,但是,你却露出了马脚!”

    他看着梅子青,一字一句道“我家二公子从来不会对着我笑!”

    “我已经悄悄催动了示警,马上就会有高手前来将你擒拿,你就乖乖受死吧!”

    梅子青无奈的拍了拍额头,怎么也想不到是因为这个。

    他也懒得解释,干脆就在路旁的雕像上随意坐下,“我不走,也不动,就在这儿等着。”

    梅雾依旧站在路中间,拦住梅子青可能退走的道路,冷哼道“算你识相!”

    话音刚落,三道破空声响起,三个人影极速接近,一眨眼就出现

    在场中。

    为首那人看着梅子青,“青儿?”

    “大长老,切勿被此人蒙蔽,他不是二公子。”梅雾见到强援来袭,信心大增,出言提醒道。

    来援的三人一愣,为首之人错愕地看着梅雾,“什么意思?这怎么不是青儿了?”

    “大长老,此人”梅雾说到一半,梅子青站起身来,“他说我刚才路过的时候,对他笑了一下,他就说我不是我。”

    梅雾在一旁重重点了点头,大长老也是一愣,“你为什么要对他笑?”

    梅子青无语,直接催动身法,冲了进去。

    梅雾和大长老身后两人大惊,就要追击,大长老伸手一拦,“不用追了,他就是青儿,我感觉到了,是我梅家功法。”

    “想来是在外游历,多了些改变吧。”

    大长老扭过头,看着那扇并不可见却实际存在的门,面露向往。

    梅家的秘境名字就叫梅花秘境,形如梅花,比剑炉大些,约有方圆百里。

    大门开在东面,族长所居就在正中的那处大院之中。

    梅子青在高楼前停下,整了整衣衫,缓步走了过去。

    走入院门,一个风韵犹存的妇人就快步冲出,一把将梅子青揽在怀中,“青儿,你怎么就一个人偷偷跑出去了!知道为娘有多担心你吗?”

    梅子青笑了笑,“娘,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嘛!”

    妇人愣住,“青儿,你是在对我笑吗?”

    梅子青又笑了一下,“不对娘笑,还能对谁笑啊!”

    “先说正事!”

    一个威严的声音从影壁背后的主厅之中传来。

    妇人和梅子青同时瘪了瘪嘴,又不得不走进。

    正厅之中,梅家族长梅鹿鸣端坐在主位上,看着梅子青和自己的妻子一起走进来,端起茶盏,低头吹了口浮沫,淡淡道“你先下去。”

    妇人想说又不敢说,犹豫一会儿,最后恨恨一跺脚,转身走了。

    梅子青站在堂中,梅鹿鸣抿了口茶水,诧异地一抬眼皮,“还不跪下?”

    (本章完)《仗剑问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