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修真小说 > 仗剑问仙 > 第三百二十八章 青草古道,狭路相逢
    第二天一早,云落和陆琦向着二位老人恭敬地磕了个响头,准备离去。

    荀郁忽然笑着道“云落啊,你看陆丫头都陪着你来了锦城了,什么时候还是要去陆家陪她尽尽孝啊。”

    云落愣在原地,陆琦捂嘴直笑。

    望着两人离去的身影,文伟问道“怎么不去送送?”

    荀郁叹了口气,坐回藤椅上,“年纪大了,受不了别离,只喜欢重逢。”

    文伟也在一旁坐下,望着头顶的天空,喃喃道“五宗大会。”

    荀郁在一旁轻轻嘿了一声。

    一路上,陆琦不时拿出荀郁问的那句话来调侃,云落疲于招架,只好认输求饶。

    在一处客栈中歇息时,云落静静揽着陆琦的肩膀,似是下定决心,“等局面稍微稳定点,我就陪你去镇江陆家,拜见你的家人。”

    陆琦心中感动,俏脸一红,“谁要跟你去镇江了。”

    咦?还害羞了?

    云落顿觉占了上风,嘿嘿一笑,“有人不是一直在问吗,怎么临到头又退缩了?”

    陆琦面露狡黠,一指点在云落额头上,“我爹娘都在天京城呢!敢去吗?”

    云落竖起大拇指,再次甘拜下风。

    “那个怎么样了?”陆琦忽然问道。

    “还早呢,没恢复过来。”云落道。

    “那要不再缓缓。”

    “那不行,还是要尽快。”

    “可是你?”

    “放心,用得着的时候一定不会出问题。”

    “好吧。”

    一段莫名其妙的对话之后,二人熄灯,陆琦在床上,云落在地上,各自打坐修行。

    云岭,东西走向,横亘在蜀地和晋地之间,成为一道天然的屏障。

    这座绵延近千里的巨型山脉,诞生过无数的名山和无数的名人传说。

    和回锦城时一样,云落和陆琦自锦城走金牛道,去往汉州,在汉州略作休息之后,再从褒斜道进入晋地。

    褒斜道这条古老的道路上,一路栈道和山道交替,甚是险峻。

    这些栈道都是前人在峭岩陡壁上凿孔架桥连阁而成,看起来不牢,走上去却十分稳当。

    栈道一侧是高耸凌绝的山体,一侧是渗人的深涧幽谷。

    临进山之前,陆琦看了云落一眼,云落轻轻点头微笑,握了握她的手。

    二人随即将马处理给最近集市的马贩子,步行入山,进了山后,便开始并肩飞掠。

    走过一长段栈道,便又转进山路,群山密林,清幽昏暗。

    云落笑着道“琦儿,你看这种地势,真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若真起了战事,真可谓兵家必争之地。”

    说着二人的目光便一同望去,前方的道路中间,正盘膝坐着一个男子,似在

    垂头打坐。

    一身宽大的青衣无风自荡,和四周山色青苔隐隐融为一体。

    他的青衣是如草色,如青苔的青。

    穿着一身淡淡天青色衣衫的云落眯起眼,看着对方。

    拦路而坐,不问可知是冲着自己而来的。

    他一直保持外放的神识查探不出对方的境界,这就意味着对方,至少是知命境中品。

    他面色严峻,低声道“琦儿,你先在这儿等一下。”

    陆琦瞧见云落如临大敌的样子,点点头,停在原地。

    云落也不迈步,而是凝神望着对方。

    对方显然是早早便守候在此,好整以暇,精、气、神都已调整到了最佳状态,境界又比自己高,要想战而胜之,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忽然,他动了。

    借着迈步向前的机会,云落也在不停地调整自己的气机。

    若按这个步速,大约三十步后,他就将于青衣人短兵相接。

    忽然,他的步子猛地加快,身形一晃,出现在青衣人面前十步的距离。

    然后猛地又停下。

    青衣人没想到云落连招呼都不打,径直冲来朝他出手,当云落出现在他面前十步之时,磅礴气机猛地爆发。

    但他却没想到云落说停就停,收放自如。

    他却已不得不发,一柄青绿色的本命飞剑从他的体内冲出,朝着云落的眉心直刺。

    剑修!

    云落长出一口气的同时心头一凛,战略上的劣势地位已经搬了回来,接下来就看战术了。

    他不退反进,身子此刻才猛然前冲,通体透明的本命飞剑“断流”凭空出现,将对方的飞剑拦下,云落凌空跃起,手中“山河”长剑猛放光芒,以开天辟地之势,朝着青衣男子一斩而下。

    接天十六剑之“大日凌空”。

    青衣男子不见动作,整个人凭空向后一飘,一边脱离云落的气机锁定,一边握住一柄长剑,随着真元灌注,剑身上忽然布满青苔,在被“大日凌空”的余波荡飞出去的一刹那,一道青绿色绳索贴着地朝着云落的双脚缠绕而去。

    炽烈的光芒,喧嚣的尘土,青绿色的绳索如同一条贴地而行的竹叶青,隐蔽而歹毒,吐着信子,缠向云落的脚踝。

    云落心生警兆,山河长剑点地,整个人凌空倒飞而起。

    同时本命飞剑“断流”忽然光芒大盛,将青衣人的本命飞剑撞飞出去,剑身猛地放大,以飞剑斩出一记“惊涛拍岸”,蓬勃剑气如怒海惊涛,咆哮汹涌着朝青衣人涌去。

    云落身形如电,跟在剑气之后,山河长剑在手,便准备伺机行动。

    那道青绿绳索一击落空,缠上云落身后的一棵大树,瞬间将大树搅得粉碎,落下漫天木屑。

    忽然,云落的鼻尖嗅到了一股潮湿阴暗

    的味道,如同涧边丛生的幽草。

    他的眼前,涌向青衣人的怒涛之中出现一抹青绿,然后青绿色迅速扩大,撞破云落的剑气,翻过来笼罩向云落。

    猝不及防之下,云落横剑在胸前,横剑式固守,死死挡住,但脚下已开始不住后退。

    青衣人平淡的声音响起,“青草不会波澜壮阔,但却是这个世间最坚韧最富生命力的物种。”

    随着话语声,青衣人似乎终于使出了全力,压向云落的青绿声势陡然一盛。

    “砰!”

    一声金石撞击声,云落倒飞出去,撞进道旁的密林,径直撞断一颗粗壮的大树。

    陆琦站在一旁,似乎已经被吓傻了。

    青衣人也没有管陆琦,立刻欺身而上,根本不给云落重新调整的机会。

    本命飞剑先一头扎下,不带任何的剑意,单纯只是牵制云落的飞剑。

    同时真元流转,手中长剑上青绿色的荧光点点,然后一挥而出。

    似乎一片青草在空中织就一张大网,朝着云落当头罩下。

    云落半躺在树干之上,伸手一弹剑身,剑身立刻弥漫着一股赤红,灼热的感觉从风中传开,云落轻喝道“星火燎原!”

    接天十六剑之一的星火燎原!

    一点火光从云落的剑尖蹦出,骤然放大,将即将抵达的青草牢笼烧了个干净。

    云落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听见那个平淡的声音更加平淡,“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随着一阵风过,青草牢笼猛地重新变绿,声势更壮,已经逼近云落的面前。

    云落再度让飞剑“断流”荡开青衣人的飞剑,然后手中长剑划出一个圆形,然后再度横在胸前,死死挡住青草牢笼。

    “断流”迎风猛涨,承载着云落将近半数真元,以“铁骑凿阵”式朝青衣人猛地刺去。

    青衣人身形暴退,但另一柄飞剑却悄悄出现在他的身后。

    云落手指急速舞动,取名为“符笔”的飞剑,凭空闪现在青衣人后退的方向,直指青衣人的背心。

    剑符道再现!

    以“网意围杀符”为符意,云落猛地催发出剑气,将毫无防备的青衣人笼罩其中。

    但就在这心神一分之际,云落也被青草牢笼罩入其中。

    青衣人略微皱眉,“你竟有两柄本命飞剑!”

    随着话语,断流飞剑声势浩大的攻击已至。

    一旁,陆琦似乎终于鼓起勇气,握住一柄长剑也冲向了青衣人。

    青衣人心神一半在应付飞剑“断流”,一半在想法突破这么莫名其妙的围困。

    他的青草牢笼已经足够犀利,没想到云落的这一手来得更是奇妙。

    至于陆琦,一个刚到通玄境的剑修,若非看在陆家的背景不能杀,早一巴掌拍死了。

    他轻喝一

    声,长剑竖直在胸口,挡住“断流”的直刺,召回自己的飞剑试图割破围困自己的虚幻之网。

    可是以符箓构成的围困,完全和真元、剑气是两种路数,他不仅徒劳,围困的网夹带着剑气还在不断收紧,不断给他造成伤害,瞬间鲜血淋漓。

    好在只是些皮外伤,看着凄惨,实际上并无大碍;

    好在云落此刻也被他困在青草牢笼之中,暂时不得脱身。

    如若不然,自己真可能命丧此地。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何阁主要化这么大力气,在从汉中去往晋地的数条道路上都布置如自己这般的知命境高手,来拦截一个初入知命境的年轻人。

    他的余光看着已经近身的陆琦,丝毫不以为意。

    陆琦轻喝一声,右手长剑却并未刺出,而是将左手不知何时握在手中一柄锈迹斑斑的短剑朝着青衣人的心口掷出。

    青衣人忽然心生警兆,汗毛倒竖,但受困于剑符道的牢笼之中,反应稍慢,只觉得有什么东西透体而过。

    陆琦闪到青衣人身后,接住“轻吕”短剑,再朝着青衣人小腹丹田处一掷。

    青衣人的眉头终于紧紧皱起,越皱越紧,神色之中满是不解和困惑。

    但这些不解和困惑也只有跟着他的生命一起消失了。

    他生机一绝,“网意围杀符”没了抵抗,瞬间将其尸首碎成零散。

    青草牢笼也随之消失,云落快步冲出,来到陆琦身边,关切道“没事吧?”

    陆琦神色恍惚。

    云落转到她的面前,把着肩膀,轻轻摇了摇,“琦儿?”

    陆琦瞪大了眼睛,“我杀了个知命境剑修?”

    虽然是早早布置好的,但当真的实现了之后,陆琦还是有些恍惚。

    云落如释重负,稍稍后退一步,“多谢仙子救命之恩。”

    陆琦举起粉拳,轻轻捶了他一下,“收拾残局吧,还不知道接下来的情况呢。”

    云落一边依言收拾,一边摇头道“应该没了,我们走哪条路是临时决定的,不管是朝廷还是青衣阁,都没那么多高阶修行者可以堵我们。”

    陆琦轻轻按了按胸口,“好险。”

    云落回想起方才困在那个诡异的青草牢笼中,真元竟然开始缓缓凝滞的感觉,“的确好险。”

    “接下来应该没了吧?”

    “按照外公和文爷爷的预计,应该只有青衣阁会出手,朝廷要推动五宗大会,不会在现在贸然开启事端。我们只要赶在此人附近可能的同伙来之前离去就行。”

    “那就赶紧走吧。”

    “嗯。”

    云落和陆琦离去。

    狭路相逢过后,只剩下瘫倒的大树和一地的木屑和血肉记录着方才的战斗。

    几只小兽从低矮的木丛中钻出,探头探脑,终于鼓起勇气冲向鲜美的血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