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修真小说 > 仗剑问仙 > 第二百八十八章 薛镇终称朕(下)
    喧嚣划破宁静,长生城似乎在刹那间醒转过来。

    灯火不亮,但许多双眼睛已经悄悄睁开,透过夜色,窥探着外界的一切。

    在被惊醒的许多人中,自然也包括薛铭和郁南。

    杯盘狼藉的桌畔,满面通红的二人瞬间惊醒,郁南真元一抖,恢复正常,薛铭虽非修行者,但常年领兵,酒量亦是不凡,套上靴子,披上外衣就朝房门外冲去。

    同时呼喝着门口的护卫集合人手,准备马匹,一阵纷乱的人走马鸣之后,薛锐和郁南领着人手拉开着府门,然后便是神色一愣。

    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身影无声站在门口,拦住去路。

    不用薛锐吩咐,两个身手不错的护卫,立刻拔出刀,朝着那个身影冲去。

    那人只轻轻一挥手,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便立刻倒飞出去,砸在地上,发出两声沉闷的声响。

    修行者!

    两个人顿时护在薛锐的身前,一旁的郁南也如临大敌。

    忽然他们耳中听得一丝轻笑,黑色斗篷被来人轻轻揭下,露出一张薛锐压根想不到的脸庞。

    “雁雁雁总总管!”

    将军府向来敌视二皇子薛铭和三皇子薛锐,虽然二人不知缘由,但早已接受了事实。

    雁惊寒笑着道“听说你成立粘杆处的第一天,就悄悄下令要将我和谢崇捉回北渊,如今我主动回来了,你怕什么?”

    薛锐的脸上写满了恐惧,那道命令是自己跟几个绝对心腹吩咐的绝密,他是如何知晓的!

    那个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将军府大总管,真的带着曾经的威望和阴影又回来了。

    雁惊寒旁若无人地走上前,那两个被薛锐用大代价笼络在身旁的两名修行者在心中急速掂量了各种后果之后,让开道路,弃主远走。

    雁惊寒并未阻拦,伸手按住薛锐哆哆嗦嗦的肩膀,“放心,我不会杀你。”

    薛锐的身躯明显轻松了一些,在生命面前,原来狠人还不够狠。

    雁惊寒微微一笑,“杀不杀你,由小镇说了算。”

    薛锐和一旁的郁南面色陡然一变,联想到方才的兵马喧嚣,这才惊觉雁惊寒此刻出现在长生城中,意味着什么。

    雁惊寒一掌切在薛锐的脖颈上,将软软倒地的他轻轻拎起,然后看着面色阴晴不定的郁南,温和道“我觉得聪明人是一定不会在这个时候试图逃跑的,而是会想一种更好的解决办法,你说呢?豫章麒麟。”

    郁南曾经在大端云梦大泽的雾隐谷中见过雁惊寒的煊赫气焰,那个形象跟眼前的形象重叠在一起,让他心生一丝无力。

    毕竟如今的他,不比曾经,有大端藩王和朝廷作为倚仗。

    他点点头,“雁总管放心。”

    雁惊寒身形如雁,飘然远去,郁南站在原地,苦苦思索那一缕亮光将出现在何方。

    宫门之前,赫连青山骑着高头大马傲立于左,一辆通体漆黑的古怪马车安静在右,中间一辆马车极其普通。

    对面是威严的宫城,和严阵以待的怯薛卫。

    夜晚,无声,压抑的场中,只剩下马儿在不安地喷着响鼻。

    从黑色马车上传出一声苍老的轻笑,“属狼的,你就这么大剌剌地站在中间,不觉得有点不合适吗?”

    “老夫行事,还轮不到你个行事鬼祟的狐狸指点。”

    阿史那伊利掀开帘子,带着自己的孙子一起走下马车。

    随着他的动作,赫连青山翻身下马,黑色马车中,裴镇也走下马车,那个黑衣人车夫将元焘抱了下来。

    阿史那伊利哼了一声,“如今你连路都走不了,还逞什么能?”

    裴镇从黑衣人手中接过一张薄毯,亲自为元焘搭上。

    元焘笑看着阿史那伊利,“怎么样?你有这待遇吗?”

    二人言语间,浑然没将眼前怯薛卫齐刷刷的箭尖当一回事。

    阿史那伊利看着裴镇,破天荒地在老对手面前沉默了。

    赫连青山的目光在元焘和阿史那伊利的身上逡巡,然后主动走向裴镇,“暴雪狼骑军统领赫连青山,拜见靖王殿下。”

    裴镇自然不会让赫连青山这一拜拜下去,立刻扶住他,沉声道“武威侯高义,薛镇铭记在心。”

    跟赫连青山说完,裴镇走向阿史那伊利,元焘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一幕,只见裴镇深深一拜,“薛镇见过阿史那大人。”

    阿史那伊利轻叹一声,将裴镇轻轻扶起,“靖王殿下,先办正事吧。”

    裴镇的目光和谢崇轻轻一碰,那些感激和久别重逢的喜悦都尽付与一眼。

    谢崇以心声告诉裴镇,大总管也回来了。

    然后谢崇便扭过头去,看向站在那辆黑色马车之后的郑轩和邓清,三人笑容灿烂,似有泪水。

    但现在不是哭泣和叙旧的时候。

    阿史那伊利仰头看着一直站在城墙上冷眼旁观的黎华,“怎么样?还要打吗?”

    黎华的心中天人交战,阿史那伊利作为草原上最凶狠的狼,曾经救过黎华这一脉的性命,若非有他,黎华这一支早已断绝,白天那一封信,就是阿史那伊利用这一份恩情,换他今夜的网开一面。

    但他是怯薛卫的左卫长,肩负着怯薛卫数百年来的责任与荣光,他要在大我和小我之间,做出那个艰难的抉择。

    “靖王殿下,各位大人,宫城在此,皇位在上,若有觊觎,请来取之!”

    黎华最终还是选择了另一条看似不那么明智的道路。

    “裴镇。”

    一个声音忽然轻喊了一声这个在北渊

    几乎不可能有人会喊的名字。

    众人跟着裴镇一起扭过头,视线中,一身白衣缓缓穿过夜色和灯火走来。

    裴镇惊喜地迎了上去,杨清温声道“云落不放心你,但他有他的事情要做,所以请我留下来帮你。”

    一股温暖瞬间从心底涌起,直入脑海,裴镇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云落的样子,青衫少年笑容温和,朝他舞动着拳头,“小镇,要努力啊!”

    杨清深深吐纳一口,浑身气势一凝,竟让寻常人无法直视。

    他望着眼前的紧闭的宫门,朗声道“薛军神孤身攻城,一人破雄关,吾心向往之,今日一剑,向薛军神致敬!”

    只见他双指做剑,轻轻一抹,一柄晶莹的飞剑凭空出现,跃上半空,幻化成一柄巨剑,在空中猛地大放光明,一点剑气从米粒大小蓦地放大,直至滔天剑光如一线潮,朝着宫门涌去。

    当剑气和宫门碰撞的一瞬间,一声轰然巨响,有法阵护佑的宫城肉眼可见地龟裂出一道道裂纹。

    赫连青山同为天榜高手,在惊叹于这道恢弘磅礴、杀力惊人的剑气的同时,敏锐地抓住了宫门将破未破的时机,一拳砸出。

    真元如千军万马奔腾踩出的烟尘,朝着宫门滚滚而去。

    一声沉闷的巨响,两扇沉重的宫门禁不起两个天榜高手的全力一击,颓然倒地。

    黎华面色惨白,不是心忧于眼前的局势,而是因为直到现在,能够在高端战力上匹敌对方的两个人都没有出现。

    皇宫之中那位隐藏极深,几乎不曾有人见过的那位守护神不出面情有可原,毕竟靖王也姓薛,薛家内部之事,他不会插手。

    但大萨满没有出面,其中的意思就很耐人寻味了。

    黎华没得选,为了怯薛卫数百年的传承和风骨,他只能顽抗到底。

    暴雪狼骑军和怯薛卫猛地撞在一起,草原上两支最强悍的部队,终于在今夜有了正面交手的机会。

    元焘和阿史那伊利都看着裴镇,异口同声地道“擒贼先擒王,速速入宫!”

    裴镇带着崔贤、谢崇、郑轩、邓清、符天启等人一起组成小队,冲杀进了宫门。

    这些日子,裴镇的修行并未荒废,《接天剑经》功法极速运转,姜老头为他打下的坚实底子,让他也能够勉强像云落一般陷阵冲杀,剑气一往无前,剑与剑之间衔接极快,斩杀眼前之敌如摧枯拉朽。

    一小队人马如刺破肌肉的银针,杀穿了怯薛卫牢固的防御,一步步逼近了长生殿中。

    过了宫门,宫城之内的护卫原本并不算多,因为也无需太多,但此刻宫内的修行者面对着有问天境上品崔贤坐镇的这一小队时,也只能节节败退。

    能够力敌崔贤的何公公安静地坐在远处的偏殿中

    ,守着薛律的灵柩,喧嚣入耳,目不斜视。

    能够瞬杀崔贤的薛家守护者,不知神隐何处,不见踪影。

    于是,打杀之声渐渐被抛在了身后,裴镇站到了长生殿的门口。

    出人意料的是,长生殿中,并不像他们曾经想象的那般堆满了层层护卫,只有一个苍老而孤独的身影,端坐在大殿的皇位之上。

    崔贤收回神识,轻声道“的确没有旁人。”

    裴镇眼神复杂地看着那个身影,“那你们在门外守着,我自己进去就行。”

    他缓缓走向那把象征着北渊至高权力的椅子,停在台阶处,抬起头,“为什么?”

    薛雍轻笑一声,“成王败寇,废话真多。”

    “为什么?”裴镇提高了嗓音。

    “你有资格质问朕?你只是个小小亲王,朕念在当年情分,没有褫夺你的王爵,你该感恩戴德才是,你竟兴兵作乱,乱臣贼子,有何面目站在此地,做此言语!!!”

    薛雍拍着椅子的扶手,神色开始激动起来。

    裴镇神情黯然,“为什么你要抢这个位置?抢了也就罢了,为什么不好好做一个爱民勤政的渊皇,而是要做那些丑事?骄奢淫逸,残暴不仁,滥杀忠良,横征暴敛,这些都不像是我认识的那个五爷爷能做出来的事。”

    薛雍嗤笑一声,“你懂什么叫做权力吗?当年朕不可能染指大位,自然闲云野鹤,无欲无求,但如今朕大权在握,难道不能做朕想做的事情吗?多年夙愿,一朝得偿,你跟朕说什么爱民勤政?你傻不傻?”

    “我很怀念曾经那个慈爱有趣的五爷爷。”

    “朕不怀念!”薛雍猛地一甩手,“区区一点无用的情感,岂能束缚朕这般英雄!你最好杀了朕,否则,等朕的兵马赶到,朕可不会对你留手!”

    “小镇,夜长梦多!”门口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裴镇扭头一看,竟是不知何时出现的雁惊寒。

    雁惊寒冲他坚定地点了点头,裴镇回过头来,看着皇位上的薛雍,黯然道“若是你脱下这身皇袍,还能做回曾经那个五爷爷吗?”

    “哈哈哈哈!”薛雍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伸出手,指着裴镇,“朕如今只后悔没在登基的第一天,便下旨围杀了你这个乱臣贼子!”

    “噗!”

    长剑刺入小腹,薛雍吃痛,弓着身子,看着闪身出现在他面前的裴镇,面露一丝赞赏,“这才是个带把的爷们!”

    (本章完)《仗剑问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