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修真小说 > 仗剑问仙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我只在乎我想要的
    离着宫城不远,有一处占地宽广的豪奢宅院,这里曾经属于北渊吏部尚书王鹤鸣。

    之所以是曾经,因为王鹤鸣刚好就是薛雍上台之后,直接处死的第一位高官,也是由他拉开了北渊官场地震的序幕。

    不知是因为曾经大萨满关于元家直系和旁支的那一番话起了作用,还是新皇想着初登基不宜广开株连,这王家并未被抄家灭族,逮了几个利益纠葛比较深的扔进大牢,其余人只是被赶出王家府邸了事。

    这空出来的宅子,也被新成立的粘杆处顺势收了过来,成为了其临时总部所在。

    宅子中的一处凉亭内,石桌旁对坐着两人。

    被薛雍加封为睿亲王的薛锐和不得不从台前隐入幕后的郁南。

    名义上薛锐是粘杆处的首任头领,郁南只是他的属下;

    名义上薛锐是北渊亲王,郁南只是从大端逃来的一介白衣。

    但这些天,薛锐从不在郁南面前摆架子,因为他听说了老二的故事。

    在他的理解中,论起和陛下的关系,郁南肯定是要比他近得多的,血缘那种狗屁关系,在皇族中不仅不会有好处,反而还会帮倒忙。

    粘杆处地位超然,直属于陛下,权力很大,陛下再大度也不会允许他一个人把持着整个粘杆处上上下下的,必须要有亲信之人来监视和制衡他,显而易见,这个人就是郁南。

    所以此刻他笑望着凉亭外,“郁兄,你是不知道,在这长生城,能在府里挖池塘的,那都是顶级的大贵族,这个王鹤鸣居然搞了这么大一个,看来没少贪啊,死得不冤。”

    郁南扭头,随着薛锐的视线望出去,一个半亩大小的池塘安静地荡漾着轻波,落叶在水面上飘零,就像是一艘艘没有方向的船,随波逐流,而这不就正如自己现在这般吗?

    身为大端密谍的身份已经暴露,但薛雍要求他继续和大端联系,并且将所有情报都转告给他。

    自己到底是该铁了心地变作一个北渊人,还是依旧如先前所想,寻找机会回到大端,衣锦还乡呢?

    向来睿智的豫章麒麟,心中充满着彷徨和犹疑。

    并且他还很清楚,薛雍必然不会允许他一直彷徨下去。

    “郁兄?郁兄?”

    薛锐接连的两声叫喊才将郁南从思绪中拉出,他连忙一笑掩饰道“我在想着这处池塘的造价可不低吧?”

    “何止不低,王家那几个的供词中说,这池塘王鹤鸣每三月还要换一次水,这水还得是从西北边他出生那条捕鱼河里装好运过来,长生城附近这几处水源他还看不上,嫌脏。”薛锐恨恨道“他娘的,活得比老子都奢侈。”

    “吏部天官嘛,管官帽子的,多厉害啊。”郁南笑着道“不过睿王您那是艰苦朴素,

    自找的。”

    听见这个不那么客套的调侃,薛锐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很是开心,“粘杆处初设,郁兄出力甚多,孤还没谢过郁兄。”

    郁南摆摆手,“都是为国出力,为陛下尽心,睿王此言言重了。”

    薛锐直勾勾地看着郁南,“郁兄,那位何公公?”

    “有些事,早成定论,万一问出个旁的,你说该怎么办?”看着薛锐点头后怕的样子,郁南似有深意地提醒道“敏感的人或事,陛下不言,我们还是不要折腾的好。”

    薛锐拱手,“多谢郁兄提点啊!”

    “怎么谢?”郁南突然道。

    薛锐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郁南凑过头去,低声道“夜深寒重,想找个人暖暖被窝。不知睿王可有推荐?”

    薛锐一愣,旋即明白了郁南的深沉心思,略一思忖道“此事,由陛下赐婚岂不是更好?”

    郁南暗骂一声,面不改色地道“我的身份如今见不得光,陛下怎可能赐婚。”

    “那我帮你留意留意?”

    “那就先行谢过睿王了!”

    “别急,成不成还不一定呢!”

    “睿王所选,必是让所有人都能满意的。”

    两人相视大笑,笑容背后,都是意味深长。

    离着长生城约莫百里之遥的草原上,那支从饮马城中走出的车队正缓缓前行。

    忽然见得前方的道路上,安静地站着一个人,还蒙着面。

    为首的护卫长神色猛地紧张起来,正要下令攻击,一直守在马车附近的一名亲随上前,“老爷让他过去。”

    护卫长一愣,面露疑惑,那人却身形一晃,等护卫长再瞧见人影时,他已经出现在了马车旁。

    阿史那伊利掀开侧帘,和来人对视一眼,微笑道“上来说话。”

    来人登上马车,在阿史那伊利对面坐定,一把扯下蒙在面上的黑布,露出一张年轻的面庞。

    赫然正是从云梦宗离去的谢崇。

    阿史那伊利摸着自家孙子的头,笑着道“在你面前的,就是你一直崇拜的八骏之一,如影随形的山子。还不赶紧打个招呼?”

    阿史那思齐登时激动地站起,结果一头撞在马车的顶部,又不得不半蹲着,不伦不类地拱手道“阿史那思齐见过山子大人。”

    谢崇连忙回礼,阿史那伊利笑着将激动的孙子按下,看着谢崇道“来得很准时。”

    谢崇微微一笑,“那也是因为老大人很准时。”

    阿史那伊利看着长生城的方向,视线似要穿过马车的格挡,瞧见那座久违的雄城,“有些年头没回来了,也不知道变了多少。”

    谢崇没有搭话,这样的人物缅怀过往,自己说什么都

    是打扰人家的情绪。

    好在阿史那伊利很快收回了目光,“听说你去了趟南边,感觉如何?”

    谢崇的神色有些黯然,“不好。”

    “那是因为北边发生了不好的事,南边自然还是好的。”阿史那伊利轻拍着膝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你看,这等的句子,我们就写不出来。”

    谢崇沉默。

    “罪责不会消失,但悲伤总是会过去的。”

    曾经叱咤草原的老人低着头,不知在说给谁听。

    又是一天悄然流逝,那处屋顶仿佛已经成为敕勒和杨清固定的聊天场所。

    对此,邹荷还曾经对杨清念叨过,你说你一天到晚闲着没事倒也罢了,他手底下那么大一个萨满神殿、整个草原无数的信众,他居然能够闲得发慌天天和你闲聊,看来也不是啥能做事的好人。

    杨清倒也磊落,直接将邹荷的话原封不动地转给了敕勒,等着他的答案。

    结果敕勒一脸严肃地道“不好意思,我有一个好徒弟。”

    杨清郁闷地蹲了下来,“我很怀念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彼此都还有些拘谨和真诚。”

    敕勒反复琢磨着杨清这句话,然后郑重地点点头,“我也是。”

    “有点过分了啊!”杨清只好用剑气提醒道。

    也不知是瞧见了什么还是想起了什么,敕勒忽然转过头,“我们打一架吧?”

    杨清蓦地严肃起来,身形如剑,“真的?”

    敕勒点点头,“不过,点到为止。”

    如他们这个境界的高手,互相切磋的机会其实很难得。

    切磋虽然可以互相增益,但同时也意味着会暴露,等真正对敌时,也会多一丝风险,毕竟高手之争,只在一线之间。

    所以瞧见杨清点头答应,敕勒认真地鞠了一躬,“多谢。”

    两人消失在城中,不知去向何方。

    与此同时,宫城内的一处偏殿中,一场盛大的酒宴进行正酣。

    玉盘珍馐似流水,暖云红袖招心猿。

    薛雍一杯一杯地喝着盏中佳酿,还不忘招呼着殿内群臣一起。

    大家都端着酒杯,跟着当中美貌舞女的腰身、玉臂一起摇头晃脑,神色迷离。

    一坛坛酒水进了肚,随着陛下率先垂范,有些动作便渐渐放肆了起来,一时间,殿中春意盎然。

    宫禁的值守营房外,黎华双手拄刀,长身直立,目光望向那处灯火通明的大殿,忧色萦绕眉宇。

    何公公孤单地坐在薛律的灵柩旁,神色木然。

    停灵的殿中再无旁人,只有风吹动着白色的幡,白色的蜡烛上跳动着烛火,陪伴着这对曾经的君臣、主仆。

    长生城的西面,成功为自己的王爵加上世袭罔替四个大

    字之后,老王公带着自己的六部王骑,带着无数的珍宝赏赐,心满意足地慢慢朝自家领地走回。

    紧跟在六部王骑身后的,是也如愿拿到一个侯爵爵位的马祁。

    他虽在这一场豪赌中算得上胜利的一方,庆幸的同时,也对这些时日自己和儿子马连山的惊险遭遇感到有些后怕,干脆向渊皇请了个许可,带着部队,回去领地休整一段时间。

    为表忠心,只带上独子马连山,留下了近百口的家眷。

    在秋安城通往长生城的道路上,一只数量庞大的部队刚刚停下来,扎营休息。

    队伍的正中,有一辆通体黑色的马车。

    马车上,有两个人,一老一少。

    在长生城北边约五十里之遥的一处草原,急行军数日的暴雪狼骑军也同样扎营休息。

    赫连青山离开军营,独坐在一处小山包上,手中细细把玩着那一枚小小印章。

    在长生城南面,苍狼原北部边缘,靠近那座连绵大山的地方,吴提正带着风尘仆仆的数千鲜卑铁骑勒马,休整。

    等几个被提前派出去的斥候一人三马地跑回驻地,向他汇报了长生城这些时日的变故和情况后,吴提眉头紧锁。

    又一次八方云聚,又一回洪波涌起。

    长生城的大殿中,薛雍喝得醉眼迷离,紧搂着明妃,指尖挑着她精致的下巴,笑着道“朕不在乎后人如何评价,只在乎朕想要的。”

    (本章完)《仗剑问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