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修真小说 > 仗剑问仙 > 第二卷 仗剑少年游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为奇迹代言
    有人畏惧黑暗,因为那代表着未知和恐惧。

    黑夜能够掩盖一切,在绝对的黑色下,似乎整个世界都那么纯粹,纯粹的暗。

    人一踏进其中,便会被挟裹,被吞噬。

    但就如云落曾经与裴镇讲的,有多少人驱逐我,就有多少人欢迎我。

    对这黑夜,同样有人畏惧,有人喜欢。

    秦明月就很享受黑夜,从小在清音阁中长大的他,一直觉得黑夜才是他的舞台,这个舞台神秘又玄妙。

    在这片舞台上,他挥舞着收割性命的镰刀,跳跃在死亡的边界,割下一颗又一颗的头颅,成就了“隐龙”的赫赫威名。

    也让他成功跻身小天榜,成为这座天下最前途无量的十个年轻人之一。

    所以此刻他拎着酒壶,仰躺在屋顶,惬意而潇洒。

    “看来你旁观了今天那一战,对云落还是不以为然啊。”

    一个声音突然想起,让秦明月汗毛倒竖,腾地起身,弓着身子,如临大敌。

    以隐龙的实力,在黑夜中,就连问天境的黎叔都不一定能够悄无声息出现在他的身边。

    等他看清来人的面孔时,才长处一口气,神色恭敬,“老阁主。”

    他今天从外面返回之后,便主动去找了关隐,谁知关隐根本没理他,没想到这会儿又主动来了。

    身子佝偻的关隐淡淡道,“回答我。”

    “是。”

    “原因?”

    秦明月知道关隐会问起,便将那些自己早就思虑好了的内容和盘托出。

    “云落确实很强,在剑道的造诣也很高。寻常的通玄境在他面前就如土鸡瓦狗一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这一点,传言无虚,盛名之下其实也副。”

    关隐双手拢袖,没有打断,静静聆听下文。

    一定是有个但是。

    “但是,还不够。”秦明月满怀自信。

    关隐这才挑眉,“不够?”

    秦明月点点头,“不够。他不是寻常的通玄境,可我也不是寻常的知命境。他和我的差距,比我来之前以为的要小,但依旧差得远。”

    他望着关隐,自负地道“无非是三招打死他,还是十招打死他而已。”

    关隐叹了口气,“你知道这个云落身上最大的特质是什么吗?”

    因为眼前老人的强大,秦明月刚才那些自负和骄傲一闪而逝,重新收敛了神情,“老阁主请讲。”

    关隐似乎站得有点累了,一屁股坐在房顶的青瓦上,毫无声息,秦明月也赶紧坐下,听着老人开口。

    “奇迹。让那些所有人都认为不可能的事情,最终变成了现实,这就叫做奇迹。而这个云落,似乎总能办到这样的事。”

    老人的一句话,勾起了秦明月的记忆,之前漫不经心浏览过的那些情报,此刻在脑海中一一闪现

    。

    问剑山八十一道登顶;

    半日聚气;

    剑冠大比以聚气境连败凝元境高手多人,最终废掉时圣,击杀韦星耀;

    落梅宗捶杀越王大供奉,废去湖南袁家二长老袁钰修为;

    如今又添上力挫丹鼎洞天才长老时圣。

    仔细想想,关隐的话似乎也有那么一丝道理。

    可是,我和他们不一样啊。

    知命境巅峰的人我都能杀死,再强的通玄境,那也只是通玄境而已啊?

    除非云落还能再变出一个仙格,再走一遍当初捶杀尉迟重华的老路!

    可能吗?

    关隐用余光看着秦明月的神色就知道,秦明月对云落依旧不以为然。

    这也怪不得他,换做年轻时的自己或许也会一样。

    没经历过一些手拿把攥之后的意外,没有那种劫后余生侥幸存活的惊吓,很少有人愿意把事情往最坏的地方去想。

    但关隐经历过,所以,他愿意把事情往最坏的方向去想。

    “若是在雾隐谷中进行杀手对决,你的把握会不会大些?”

    秦明月轻笑一声,“若是那样,他们可以提前为云落挑选墓地了。”

    “那就按这个准备吧。”

    秦明月并未大喜,而是疑惑,“可是朝廷和六族”

    关隐挥挥手,“那不是你该操心的事。”

    说完便径直走掉。

    坐在原地,秦明月眉头皱起,他隐隐觉得,此番与云落的赌战,并非如他想象的只是一些银钱和面子而已那样简单。

    在这背后,像是有更深的阴谋。

    离开了秦明月,关隐的身形骤然消失。

    直到片刻之后,才出现在与他所住宅院相距甚远的一处房门之外。

    距离之远,时间之短,身形之隐蔽,不知曹夜来若是知晓会有何感慨。

    他只轻叩了一下门板,房门便无声翕开了一道缝隙,关隐闪身而入。

    昏暗的灯火如豆,门缝开合的微风都能将其吹得飘摇不定。

    灯火旁,坐着一个威严的中年人,在看见关隐的一瞬间,便站起身来,显露出壮硕的身形。

    若是熟悉大端军方的人在此,定然会惊呼一声,因为此人正是大端王朝开国皇帝杨灏亲封,并且仍在位置上的唯一一位征字头将军,征北将军韩飞龙。

    大端王朝开国之初,手握重兵的将军众多,大将军、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卫将军、四征四镇、四平四安都各有册封。

    但随着杨灏在荀忧的谋划下悄无声息地收回兵权,以及那帮人老的老死的死。

    如今军方便只有一个老迈的胡律光领着一个大将军虚衔,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各一人,卫将军无人。

    作为征字头将军之首的征北将军韩飞龙,赫然便是如今大端军方实权将军中

    的第三人。

    这样一位跺跺脚整个军方都要抖上三抖的大佬,为何又会悄无声息地孤身前来这云梦大泽,同时还要密会早已不问世事的青衣阁老阁主关隐呢?

    韩飞龙冲着关隐一抱拳,嘴角扯出一丝笑容,“关先生。”

    关隐点了点头,刚才来为他开门的韩飞龙贴身护卫卢存孝赶紧上前,为关隐拉开一把椅子。

    关隐毫不客气地坐下,嘴上的言语更不客气,“若不是为了老夫这外孙,看你一眼都嫌多。”

    卢存孝面色一变,就要开口,却迎上关隐扭头看来的目光,如寒芒万点,周身冰冷刺骨,开不了口。

    韩飞龙淡淡一笑,“我为了公事,关先生为了私事,但不论公私,只要这目的一致便行。”

    “说吧,接下来怎么弄?”关隐不再纠结这些,径直开口。

    韩飞龙常年带兵,更是个爽快性子,用手一指桌上,赫然便是雾隐谷周边地形图,绘制得极其详尽。

    他轻轻敲着桌面,笑着道“已有计划,请关先生帮我查漏补缺一下。”

    听完了计划,关隐叹了口气,目光灼灼地看着韩飞龙,“韩将军,你这头飞龙,这下真的要飞龙在天了啊。”

    霍北真昨夜回来之后,本来立刻要去找云落,却被曹夜来悄悄拦了下来。

    看着霍北真不解的眼神,曹夜来神情严肃,“之前在云梦大泽,你有没有发现陆琦有什么异样?”

    霍北真心里一惊,“怎么了?”

    “陆琦走了,按说法是,不再回来。”

    渐渐从巨大的震惊中缓过来的霍北真眉头紧皱,看着云落的房间,“那云落?”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阻止你的原因,以及我想知道一些跟真相有关的线索。”曹夜来神色异常严峻。

    霍北真明白了第一个原因,却不明白第二个原因。

    因为他在西岭剑宗之中,曾经亲眼见过许多个不同的画面,那些画面和场景都印证了陆琦对云落深刻的爱恋。

    根本就没朝着那个方向去想过。

    他喃喃道“真相么?”

    “对!真相!陆家若是有些鬼蜮心思,欺负云落身后无人的话,我们就有些道理跟他们好好讲讲了。”

    霍北真想了想,“你这么说,我倒是有些疑惑解开了。我和她出发时还好好的,情绪也很高涨,可是等她完成她的家族试炼,回到宅院之后,跟陆家二长老陆绩进行了一番长谈,后来我就觉得陆琦的情绪不大对劲,叫她回来也不回。如今想来,变故在那时或许就已经发生了。”

    听完霍北真的讲述,曹夜来揉着眉心,陷入沉思。

    过了半晌,他甩了甩脑袋

    ,“既然理不清楚,就先不管那么多了。当务之急,是不要让这件事情打扰到云落跟秦明月的决战。”

    霍北真也点点头,这的确是真正的当务之急。

    光明与黑暗的角逐从未停歇,此刻光明又重新占据了上风。

    天光大亮,城市又在日头的照耀下活了过来。

    街市飘香,人声嘈杂。

    云落一把拉开房门,呼出一口浊气。

    门外原本翘首以盼的众人忽然转身,佯装在各自忙活。

    云落心中一暖,至少自己还有朋友。

    曹夜来起身,看着云落,一努嘴,“走,跟我出去一趟。”

    云落愕然,“去哪儿?”

    “去了再说。”

    曹夜来起身,朝霍北真使了个眼色,然后带着一头雾水的云落出了门。

    “曹大哥,我们去哪儿?”

    曹夜来笑了笑,“我们去放松一天。”

    云落无语,“曹大哥,我没事。”

    曹夜来故弄玄虚道“管你有事没事,一张一弛,文武之道,没听过吗?这是我独特的训练方式。”

    说完不等云落再说话,一甩马鞭,当先离去。

    云落看着他渐远的背影,只好无奈地跟上。

    小院中,符天启疑惑地问霍北真,“霍师兄,为什么不让我们问问云大哥的情况。”

    霍北真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是曹先生的意思。”

    符天启又看向裴镇,裴镇摇摇头。

    又看向自诩精于男女之道的孙大运,孙大运牛皮吹破,也低下了头。

    最后还是崔雉说出了答案,“云落好不容易把这点情绪按下去,若是询问,又去给人拉起来,这不是好心办坏事吗?”

    几个单纯的大小处男这才恍然大悟。

    等梅挽枝从酣睡中醒来,已是日上三竿。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擦了一把嘴角的口水,确认没有被师姐看见之后,嬉笑着从床上蹦起,开始穿衣洗漱。

    收拾完毕,蒙上面纱的她推开门,深吸了一口清凉的空气,朝着站在院中的师姐身旁走去。

    “师姐,陆姑娘呢?”

    “走了。”

    “走了?这么早?”梅挽枝有些惊讶。

    梅晴雪扭头看了她一眼,“早吗?”

    梅挽枝抬头看了看已经有些炽烈刺眼的阳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实际上,她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已经走了。”梅晴雪神色平静。

    梅挽枝笑着搂着梅晴雪的胳膊,“师姐,别管她了我们去吃早饭吧。”

    “我不饿,你去吧。”

    说完梅晴雪轻轻拨开梅挽枝的手,朝房中走去。

    梅挽枝看着师姐的背影,心中疑惑,陆姑娘昨晚都那样说了,大事已定,

    师姐怎么还是闷闷不乐的啊!

    她摇晃着小脑袋,对这些男女情事,怎么都想不明白,只好耷拉着脑袋回了房间。

    师姐不去,自己怎么好去呢。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哎,委屈你了。

    梅晴雪正在整理物品,听见梅挽枝进来的动静,毫不奇怪,开口道“挽枝,咱们走吧。”

    “好嘞!”

    退了房,出了客栈,翻身上马,梅晴雪和梅挽枝离了古渡镇,重新上路,直奔巴丘城。

    客栈小厮站在门口,眼巴巴地望着那个美妙身影,怅然若失。

    小爷这么英俊帅气,这仙子怎么就没看上呢!

    哎!算了,还是老老实实地擦桌子端菜吧。

    张远湖,作为云梦大泽中也能有个名号的通玄境野修,投靠在高老大麾下,日子不说多么爽快,但称得上一个滋润自在。

    在这云梦大泽之中,大部分野修除了修炼,并没什么别的爱好。

    要说有,也多半集中在美色上。

    张远湖的靠山高老大,就沉溺此道。

    张远湖当初能够抱住这条大腿,也是因为他为充实高老大的后宫作出了卓越贡献。

    如今,在云梦大泽风云急剧变幻的当口,张远湖觉得必须把这条大腿抱得更紧些,所以,他悄悄出了洞府,想来物色一番有无合适货色。

    当瞧见从远处骑马跑来的两个蒙着面纱的身影时,眼光毒辣的张远湖大喜过望。

    莫非真的有神灵庇佑?

    一丝淫邪从眼中闪过,要不自己先尝尝鲜?反正高老大也不在乎是不是雏儿。

    张远湖凝神聚气,准备出手。

    而此刻,梅晴雪和梅挽枝对暗处的一切,仍旧一无所知。

    (本章完)

    nx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