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修真小说 > 仗剑问仙 > 第二卷 仗剑少年游 第一百五十一章 胜却人间无数
    从官道青石换成了山道土路,马蹄声急促如一。

    当云落站在原地,瞧见转过弯道的五匹快马,和马上的五个骑手时,他笑了,笑得很是开心。

    视线一下子就锁住了当中的那个白色倩影,从眼底升起的温柔渐渐扩散在整张面容之上。

    双手下意识地搓着袖角,想要上前迎接,又觉得有些不妥,脚尖数次将出未出,看得孙大运在一旁叹息不已。

    得!这明摆着的事,相好的来了。

    原来我这好兄弟还是个见色忘义的主啊。

    哎!看这况,没得说,还是个雏儿,这扭捏样,跟第一次去烟花柳巷的初哥儿没啥区别。

    小爷我虽然也没在那儿纵声色,玩弄风月过,可好歹也从几个野修朋友们那儿学来了丰富的学问不是,实战不成问题!

    想到这儿,孙大运才想着仔细瞧一眼云落的相好的长什么样,结果这一看,就挪不开眼了。

    乖乖!我滴个乖乖!这是什么神仙人物,长得也太漂亮了吧。

    “唉唉!口水!”曹夜来忍不住小声提醒道。

    孙大运连忙将就要流淌出来的哈喇子一口咽下,看得曹夜来直犯恶心。

    他扭头看着曹夜来,“姑娘!哦不,曹大哥,这都是何方神圣啊?”

    曹夜来无语地看着这个二货,要不是你是云落的朋友,老子真想一巴掌拍死你。

    “他们就是云落在西岭剑宗的同门。”曹夜来最终还是解释了一句。

    就在说话间,马蹄声渐止,马上人落地。

    霍北真刚想说什么,裴镇早已快步冲过去,将那个青衫少年紧紧搂住,“兄弟,想死你了!”

    崔雉嘴角勾起笑意,记起之前在剑宗的小灵脉,调戏裴镇龙阳之好的事。

    云落也笑着道“我也想你们啊,你们怎么来了?”

    “说来话长,还是等一会儿霍师兄跟你说吧,这种婆婆妈妈的事如今他最擅长了。”裴镇拍了拍云落的背,松开手走到一边。

    霍北真只能扶额苦笑,完了完了,形象已经全毁了。

    一袭白衣的符天启已经有了些潇洒气质,但还是一如既往地内敛寡言,朝着云落刚要行礼,就被云落一把拉入怀中。

    在一瞬间的愕然之后,缓缓笑了起来,也伸手拍了拍云落的背。

    云落松开手,看着他,在肩头比划了一下,“可以啊天启,都长这么高了。”

    说完还一拳轻轻捶在他的口,“子也变健壮了。”

    符天启羞涩一笑,走到一旁。

    玄色劲装的崔雉,看起来英姿飒爽,云落看着她笑着说,“咱俩就别抱了,免得有些人跳脚。”

    崔雉望着眼前的少年,跟之前分开时没什么变化,她忽然上前一步,将云落瞬间僵直的躯轻轻一抱,一

    触即分,轻声道“保重!”

    不比一向超然,万物不绕于心的陆琦,对家族事务参与颇多的她,明白云落将要走的路上将会面临着什么样的艰险困阻。

    别看如今似乎云落和六族关系不错,可若是他真的要子承父志,六族必将是他最大的敌人之一。

    届时,自己将如何自处?

    她又看了一眼那边静默站着的白衣影,陆妹妹,你又将如何自处?

    想到这儿,她神色黯然。

    裴镇凑过脑袋,刚想说话,就被她一脚跺在脚背上。

    云落对着走过来的霍北真抱拳行礼,“霍师兄。”

    霍北真眼中尽是促狭的笑意,“回头再聊,现在先忙你的正事去吧。”

    裴镇嘿嘿一笑,“果然,霍师兄这个浓眉大眼的也喜欢搞事。”

    崔雉又是一脚跺去,裴镇机敏一躲,崔雉霍然扭头,目光灼灼,裴镇只好又乖乖的伸出脚来。

    崔雉冷哼一声,并无动作。

    裴镇得意地笑了。

    孙大运站在曹夜来旁,看得嘴角抽搐,这哥们怕不是个傻子吧。

    曹夜来和霍北真带着几人朝旁边走了几步。

    将地方留给两位分别许久的少年和少女。

    云落看向那个一直停留在原地的她,终于迈动了步子,一步一步来到她跟前。

    “你还好吗?”

    陆琦一双美目中光波流转,也不答话,就这么定定地看着云落。

    “那个我很想你,很多时候都在想,不过因为那些事的关系,我没法回去看你,可我真的很想你。”

    看着陆琦依旧不答话的样子,云落从方寸物中取出一本小册子,神急切而真诚,“真的,你看,这是我这一年来游历的经过,一有空闲我就会把它写下来,为的就是给你看。”

    说完他将手中的册子递向陆琦。

    陆琦看着他,还是没有动静。

    云落有些摸不着头脑,练剑无数次都稳定无比的手此刻却有些微微颤抖,莫不是她不喜欢?

    想到这儿,他就想收回册子。

    陆琦却突然伸出手来,接过册子,望着那张紧张地面孔,“这么想我,为什么不抱我?”

    云落一把将陆琦搂入怀中,喃喃道“陆师妹。”

    “换个称呼。”陆琦将头缓缓靠在云落的膛上,轻声道。

    陆琦耳中听见那颗心忽然一阵狂跳,云落声音颤抖,试探地轻轻唤了一声,“琦儿?”

    “嗯。”陆琦的眼睛眯成月牙,笑容满面。

    曹夜来静静望着两个相拥在一起的年轻人,感慨良多。

    你不欢喜,你不恐惧。

    人生天地间,一辈子漫长又短暂。

    都说那人生不如意十之,可咱们这些脆弱又容易满足的人类啊,不就是靠着仅有的这

    点偶尔且小小的欢喜,才能走过迈过生活中那些庞大而繁多的不如意吗?

    好,真的。

    一直关注着那边的人群中,异口同声地响起一声被甜得腻歪的故作嫌弃声。

    “咦”

    这两个声音的主人也在瞬间找到了彼此。

    裴镇抱拳,“哟,这位兄弟看着面生啊,怎么称呼?”

    孙大运眉毛一挑,“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大庾岭孙大运!请教兄台尊姓大名。”

    “哦,我姓薛。你就是大运兄弟?”裴镇一脸夸张地感慨。

    哟,你也听过小爷大名啊,看来排面着实不小,孙大运一脸得意,朝众人一一抱拳,“孙大运见过诸位。”

    霍北真微笑着回礼,符天启也恭敬回了礼,就连崔雉都微微拱了拱手。

    裴镇自然而然地勾着他的肩膀,顺便将符天启扯过来,“他叫符天启,我们都是云落的好兄弟。既然你也是云落的好兄弟,那我们就都是好兄弟了!”

    崔雉在一旁默默瘪嘴,朋友的朋友就一定是朋友吗?

    也就裴镇这样的人才会这么天真吧。

    不过好的。

    草原辽阔,心境太小了怎么镇得住。

    孙大运冲着裴镇竖起一根大拇指,“兄弟好眼光,我与兄弟也是一见如故。之前云落还说我与他一个叫裴镇的兄弟聊得来,我看他就不懂我,或者不懂你,那姓裴的能有兄弟这般豪洒脱?”

    其余几个人的表瞬间古怪了起来,可是看着裴镇的孙大运却没有发现。

    裴镇面色不变,真诚地点点头,“要我说也是,我跟大运兄弟才是一见如故,那裴镇算个什么东西。”

    “诶,也不能这么说,能够跟云落当好兄弟的,又能差到哪儿去,咱还是不能这么贬低人家。”孙大运摆摆手,正色道“不过我觉得回头等见了裴镇我还是要跟他好好说上一嘴。不好意思,我更喜欢薛兄。”

    “哈哈。”裴镇笑得前俯后仰,冲孙大运连竖大拇指。

    一旁的曹夜来却微微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