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修真小说 > 仗剑问仙 > 第二卷 仗剑少年游 第一百三十五章 满腹烦忧可下酒
    云梦大泽,多山,多水,更多山泽野修。

    穷隐山林,难觅踪迹;

    几十里外,便有世俗城郭,人间繁华任行。

    这世间或许再难寻到一处地方,如这里一般适合野修盘踞。

    没人去统计过到底有多少野修、精怪盘踞在这广袤的八百里大泽周边,因为大泽实在太大了。

    或许在其他地方,一个通玄境的野修已经是能够叱咤一方的人物,可在这云梦大泽之中,并没有太多的存在感。

    同时,也注定没什么靠得住的朋友。

    野修嘛,修的就是个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曾经在左近山头有着一点小小名声的蒲扇仙冯蕉,被那位衡阳城外寻真观的年轻道士端了老巢,灭了道行,首异处之后,他那些所谓的生前好友,个个静默无声,似乎这个人从未在这云梦大泽之中存在过一般。

    对于那颗如今还悬挂在桂阳郡城外的头颅,那些曾经与之觥筹交错,声色犬马的野修朋友,讪笑、讥讽、警醒,却并无半分愤怒和同仇敌忾。

    甚至在某一天,冯蕉曾经莺莺燕燕、意融融的洞府,悄悄入驻了新的主人。

    大好洞府,浪费了不是可惜了嘛。

    人送外号如意仙的贺如意坐在主位上,翘起二郎腿,满意地看着如今属于自己的洞府。

    “冯蕉啊冯蕉,你死得好惨啊!”

    当他突然瞧见一个材高大的麻衣老人出现在自己面前,而自己给洞府设下的制没有丝毫反应时,下意识地给这句话加了个尾巴。

    高大老人冷冷道“你与冯蕉乃是旧识?”

    贺如意心思急转,在一瞬间选定了自己应对的方向。

    “何止是熟识,我们过从甚密,同手足!”

    “那你为何要霸占他的洞府?”高大老人不为所动。

    听见霸占这个词,贺如意心中愈发肯定了自己的决断。

    可是,冯焦不是野修吗?从未听过他有什么师尊长辈之类的啊?

    哎,不管了,先应付过去再说。

    他神色黯然,长长叹息,“哎!哪里是什么霸占啊,前辈有所不知,在我这冯蕉兄弟故去之后不久,就有好些个不长眼的想要来霸占此地。”

    “本来野修行事,独来独往,可我与冯蕉兄弟毕竟关系不同,终究还是不忍心让他辛苦开辟的洞府被宵小占据玷污,只好来此坐镇,这才没让那些人得逞。”

    贺如意一边说着,一边用余光偷偷朝高大老人瞅去。

    瞧见他下意识地微微点头时,心中大喜,这一关算是基本过去了。

    “如此说来,倒是我想岔了。”果然,高大老人神色稍稍和缓了些。

    老江湖的如意仙哪会接错话,连忙摆手,“哪里哪里,换做是我,一眼看去,也会这

    么认为的。”

    高大老人终于有了丝笑容,“如此说来,你与冯蕉的关系很不一般?”

    贺如意如今已经确定这位老者是冯蕉的某位故交,心中感慨这冯蕉还真是好命,居然还能有人来为他报仇。

    既然如此,这人是不是也可以成为自己的臂助呢?

    心中思索,嘴上也没闲着,“那是当然,我与冯蕉兄弟亲密无间,只恨自己修行未成,不能为兄弟手刃仇敌!”

    说着贺如意眼眶通红,竟要掉下泪来。

    梯子给前辈架好了,前辈要踩上来吗?

    高大老人上前一步,拍了拍贺如意的肩膀,“不要伤心,老夫或许可以帮忙一二。”

    贺如意心中大喜,真是心想事成啊,立刻打蛇随棍上,“多谢前辈!”

    “别急,别急。”高大老人按住他就要行礼的双手。

    “我说的帮忙是,既然你和他那么好,那就去见他吧。”

    高大老人伸手一按,和冯蕉同为通玄境上品的贺如意,如同背负山岳,被生生压碎了浑骨骼,压成一团泥。

    闻见这血腥气,高大老人皱了皱眉,一挥手,这团泥便被甩出了洞府,落入大泽水中,引来群鱼疯狂抢食。

    他重新在这椅子上坐下,皱着眉,静静思索。

    一天之后,附近的山头都在传说着一个消息,一位知命境的高手,打杀了贺如意,占据了冯蕉的洞府。

    引得这一片区域唯一的一位知命境野修按捺不住,主动上门。

    这一次会面,吸引了附近几乎所有野修的目光,因为这决定着接下来这片区域的实力格局。

    一个时辰后,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一幕出现了,二人居然言笑晏晏地走出了洞府。

    原本那位知命境野修还当众宣布了一个消息,他们将逐一拜访周边势力,共同团结起来,选拔有潜力的野修,支持他参与雾隐大会。

    一石激起千层浪。

    有人不以为然,但更有许多人勃然色变,这可是一个惊天消息。

    这个举措,讲得简单点,叫整合;

    讲得深点,就是宗门的雏形啊!

    平静神秘的云梦大泽,渐渐喧嚣了起来。

    江州,与锦城隔着数座大山,原本从空中看去距离不远的两座城池,经过弯弯绕绕的山路之后,竟然要三四天才能抵达。

    这座和长沙城一样因为水运和码头兴起的城市,有着和长沙城一样的和活泼。

    当霍北真带着陆琦、崔雉、裴镇、符天启,一行五人,坐在江州城中的一间酒楼中时,鼻腔里充斥的,都是麻辣鲜香的味道。

    这便是这座城市的灵魂。

    这处地方,是符天启选

    的。

    江州城他曾经和师父来过,这座名叫古渝味的酒楼可是让师父馋了好久,可惜,当时囊中羞涩,没能进去得了。

    说到这儿,符天启还一脸遗憾,似乎为师父觉得难过。

    唯一知的霍北真嘴角抽搐,符先生啊,你把你的弟子瞒得是真苦啊。

    当五人在雅间中坐定后不久,几乎是同时,霍北真、陆琦、崔雉各自收到了来自剑宗、陆家、崔家之人送来的报。

    三人各自看了一眼,原本外出游历的轻松自在骤然消失无踪,脸上只剩下凝重。

    裴镇心中焦急,一把拿过崔雉手里的报。

    霍北真也默默将自己手中的纸条递给符天启,怅然不语。

    陆琦呆呆地看着手中的纸条。

    “雾隐大会,六族与朝廷赌战,六族代表凌荀对阵朝廷代表秦明月。”

    “丹鼎洞长老、离火门掌门时圣以生死挑战云落,朝廷诏令准许。”

    “大小姐,云落为您争取了一次前往化龙池的机会,族里为您保留下来了。”

    以前很小的时候,年幼的陆琦被爷爷抱在怀中,她看着一杯一杯喝着酒的爷爷,有些疑惑,“爷爷,为什么小孩子不能喝酒呢?”

    爷爷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望着远处奔流的江河,叹了口气,转头笑着捏了捏她的粉脸,“因为小孩子不用喝酒就已经很开心了啊!”

    在所有的目光注视下,陆琦望着霍北真,“霍师兄,有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