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修真小说 > 仗剑问仙 > 第一卷 剑宗风云起 第三十一章 意外的拒绝
    大义镇上,黄昏时分,酒馆之中陆续有了些客人,小二正四处忙活,客人兴致正浓,大街上人来人往,霍北真的身影出现在李家酒馆旁的小巷子口。

    他背着符天启,默默走入这条脏乱不堪的小巷,来到左数第三间的房门口,轻轻叩响了房门。

    很快,一个邋遢汉子踉踉跄跄地来开了门,浑身散发着酒气,眼神浑浊,看来没少喝酒。

    他先是疑惑地看着霍北真,然后视线移到霍北真背上的符天启,浑浊的眼神瞬间变得清亮,霍北真也不说话,将符天启先递给他。

    邋遢汉子一面接过符天启,一面将霍北真让进屋子,然后小心地关好了门。

    霍北真看了眼屋内,简陋,但也算不得多么脏乱,只是空气中四处飘荡着劣质酒的味道。

    他面朝邋遢汉子,语气中有着歉意,“他在试炼中受了伤,具体情况稍后他的同伴来跟您细说,您先看看。”

    邋遢汉子这才开口道“试炼怎么会受这样的伤,剑宗就没保护吗?”

    霍北真躬身致歉,“有意外,是我们的问题,事后定当补偿,当务之急还是先救他。”

    邋遢汉子看了霍北真一眼,没再说话,低头查探符天启的情况。

    霍北真道“我去接她们。”

    陆琦和崔雉刚刚赶到李家酒馆,之前在山门处一位执事将她俩堵在门口,说是宗主有令,封山不让出去,急得二人直跳脚,还好霍北真出门之前留了个心眼,告诉了坐镇于此的长老,那长老出来解了围二人才得以出山。

    刚巧霍北真从巷子中走出,招呼她俩一声,两个金贵无比的天之娇女,走入这脏乱的小巷之中,神色平静,步履平稳,丝毫不以为意。

    到了房门,霍北真再次敲门,这次邋遢汉子没来开门,喊了一声进,三人便前后走入。

    到了这屋子里,闻见满屋酒气,二人才微微皱眉。

    霍北真对邋遢汉子道“这二位便是符天启试炼的同伴。”

    又朝二人道“这位便是符天启的师父,你们可以将情况详细跟他说说。”

    邋遢汉子坐在床边,观察着符天启的情况,他早在入门测试之时便见过二女,知晓其身份尊贵,但也只是朝二女微微点头。

    陆琦和崔雉对视一眼,陆琦开口道“前辈,霍师兄可否旁听?”

    霍北真心中微微一惊,崔雉对他眼神致歉。

    邋遢汉子想了想,开口道“无妨。”

    陆琦点点头,便将符天启在洞穴之中的情况,以及之后吸收崔顾符力的情况详细地说了。

    霍北真眼睛眯起,心中暗道难怪,按二女的说法,符天启对符箓之道不是用略知一二就可以概括的,简直就是一个天才。

    四象山当年神秘莫测,符之一道,变幻无穷,若非十多年间接连两次大难将底蕴几乎消耗一空,也不会落到远避十万大山,闭门休养,再无半分声势的地步。而与之互为唇齿的剑宗,或许日子也会好过很多。

    邋遢汉子瞳孔一缩,这才起身,对二女道“若是符力被吸取,符箓当有留存,不知可还有?”

    陆琦从怀中掏出两张符箓来,歉意道“只有这两张了,一张潜行符,一张雷符,另外那张天启所说的四面锁身符在符力消失之后已经被剑魂兽踩得稀碎了。”

    邋遢汉子接过,仔细看了看,然后道“我知道了,你们回去吧,我会救好他。”

    陆琦眼中一喜,拱手道“陆琦还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前辈应允。”

    邋遢汉子看了他一眼,示意她说。

    陆琦道“我们另外一名同伴也受了伤,是被符剑所伤,眼下正在昏迷之中,前辈既然精通符箓之道,还望仗义相救,我等感激不尽。”

    一口气说完,陆琦和崔雉,甚至是霍北真都期待地望着邋遢汉子。

    不曾想,他语气坚决地道“我无能为力,三位请回吧。”

    崔雉上前一步,语带焦急,“情况危急,请前辈仗义援手!”

    霍北真也在旁帮腔道“还请您出手相救,剑宗亦有重谢。”

    邋遢汉子叹了口气,“实在力有未逮,还请诸位见谅,三位请回吧,多谢你们送回小徒。”

    说完便起身送客。

    陆琦犹不死心,咬咬牙,“前辈若愿意出手,我愿向陆家长老堂求下一个陆家欠您的人情。”

    邋遢汉子摆摆手,“我真是没办法,诸位请吧,我得想法救治小徒了。”

    眼看着陆琦的脸上有泪珠滚落,崔雉心有戚戚,一跺脚,将陆琦硬拉出去了。

    霍北真的声音也冷了几分,微微一拱手,转身跟了上去。

    邋遢汉子长叹一声,关好门,回到符天启身边。

    巷子口的李家酒馆旁,陆琦抿着嘴,眼眶泛红,崔雉甚至有些愤怒,不是因为她二人出面被拒绝而伤了面子,而是她们费心费力送回符天启,请求他救一救另外一位同伴就被如此决绝地拒绝掉,实在让她有些心寒。这些时日中与众人一道略微融化的心,此刻又感受到了这个世间彻骨的寒意。

    所幸天色已暗,寻常人看不清二女面容,否则少不得又是一阵骚动。

    霍北真走了出来,朝着她二人道“走吧,先回去,好好休息休息,这些事情有我和师尊。”

    话音刚落,一辆马车停下,车上人掀起侧帘,霍北真一看,刻意压低了声音惊讶道“师尊?!”

    陆琦和崔雉也连忙收敛心神,行礼问好。

    陈清风道“都上来说吧。”

    马车很大,三人上去之后也不觉得多么拥挤,陆琦连忙问道“宗主,云落他怎么样了?”

    陈清风道“情况稳定了些,还要想办法根治。”

    霍北真问道“师尊为何来了此地?”

    “我听裴镇说符天启的师傅或许能够救治云落,便先带他来试试。”

    霍北真心中一沉,他是知道姜老头的存在的,师尊既然舍近求远,必然是姜老头也无法将云落彻底治愈。

    陈清风说完就发现三人神情不对,“怎么了?”

    霍北真叹息一声,“刚才陆师妹和崔师妹都求过了,被拒绝了。”

    陈清风一愣,这是他没想到的,要么是救不了,要么是能救,拒绝是何道理?

    崔雉神情微冷,“不曾想却是这等心肠之人,令人心寒。”

    陈清风看着崔雉,挤出一丝微笑,“若是早知他师父的态度,你们还会如此尽心地照顾符天启,将他送来此地吗?”

    崔雉道“那是自然,一码归一码,我等又不是”

    说到一半便反应了过来,“多谢宗主指点。”

    陈清风笑道“对喽,勿忘初心。你们回去吧,我还要带云落去一个地方。”

    发现三人并没有想要立即下车的意思,眼神中满是好奇。

    陈清风没好气的道“怎么还想抢我这个老头子的马车不成。我去的地方不方便告知你们,但不会害了云落便是。”

    三人这才不好意思的下了车,回了宗门。

    锦城之中那座老旧的小院,一身青衫的文伟坐在一张石桌旁,开口道“剑宗那边还没消息传来,按说此时应该已经结束了。”

    在他对面白发老头这次没有躺在藤椅上,皱着眉头坐在石桌旁,心神难得有些不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