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修真小说 > 仗剑问仙 > 第一卷 剑宗风云 第十三章 那一缕微风
    大典之后,新入门的弟子们在传课老师的带领下回到了剑宗给他们安排的院舍,而云落等五人不出意外地被宗主陈清风留置。

    世界很残酷也很现实,那些排名靠后的弟子虽说对比起常人,已经足够优秀,但这里是西岭剑宗,天才云集之地。

    或许有那么一两个心气够高又够有能力之人能够逆风崛起,但大多数人便是这样籍籍无名地度过一生。

    偏偏有人就是这样不甘心。

    此刻蜀国阴阳世家戴家的长房长孙,本届测试的第十名,戴龙涛,就坐在宿舍中,一脸愤恨。

    凭什么他们就能被特殊对待,我们就得老老实实地像个普通人一样。

    对这位戴家的天才而言,这样的特殊待遇不应该一直属于自己吗?

    特殊待遇的内容是什么并不重要,他在意的是特殊本身,这本身就是一种荣耀,可今天他没能拥有这样的荣耀,所以他很不开心,也很不甘心,很嫉妒也很不爽。

    之前传课老师吩咐众人先行休息,晚上在授课堂集合,安排接下来的修行计划,便径自离去了。

    戴龙涛看着这个一点也不宽敞奢华的两人间,看着一脸兴奋,忙来忙去的室友,戴龙涛很想抓着这小子暴揍一顿。

    不过来之前,俞大哥就跟自己讲过,在剑宗,轻易不要欺凌同门,万一被厉横山那个魔头知晓,下场会很惨。

    对啊!我找俞大哥去。

    说走就走,出门前鄙夷地瞥了一眼这个室友,胸无大志!摔门而去。

    寻了个小管事,想问问去往三年级宿舍的线路,小管事瞥了一眼,这新生不老老实实在宿舍待着,瞎晃悠什么,正要呵斥几句,发现手中有异,一片金叶子悄悄躺在手心,便详详细细地讲了路线。

    剑宗弟子达到三境之后,便可在山头自寻洞府修行,三境之下,按年级居住在宿舍中。

    剑宗共设有六个年级,实际有传课老师授课的也就前三年,其余皆是自行修炼。

    通常而言,剑宗优秀弟子,一年可到一境中品,两年可到二境下品,三年可到二境中品。

    所以一般情况下,五六年级的学生很少有还在宿舍之中居住的,剩下那么个未到三境的,住在那里也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实在是六年后还未到三境,便有两个选择,转为宗门管事或者下山还俗,以另外的方式帮助宗门。

    事实上,以前剑宗的许多天才都是在俗家弟子的帮助下发现的,不过这一切,在大端王朝定鼎天下之后,渐渐不复存在。

    戴龙涛心中有事,脚步飞快,迅速到达了三年级的宿舍处,向宿舍的小管事问道“你好,我想找一下俞横师兄。”

    小管事心里盘算,俞横他自然是知道的,家境突出,又跟刘公子等人走得近,自己平日里也想巴结一二。便开口道“今天他在,甲四号,去吧。”

    戴龙涛没想到会如此顺利,还是摸出一张金叶子往小管事手上一放,“有劳管事了。”

    小管事摆摆手,“无需如此,既是俞公子的朋友,进去便是。”说什么也没收那张金叶子。

    戴龙涛只得收起,看见俞大哥在剑宗如此吃得开,心里便又踏实了几分。

    小管事望着戴龙涛进去的背影,看着手心,似乎还残留着金叶子的触感,低声道“赌了把大的啊!”

    戴龙涛走到甲四号房门口,听不到里面的声音,在门口轻轻敲了门,稍一小会儿,门开了,开门的正是俞横,他略带惊讶地看着门口,“戴少爷?你咋来了?”

    戴龙涛满脸笑容,“俞大哥,来了剑宗不得上你这儿报个到啊?”

    俞横哈哈一笑,“进来吧。”

    宿舍是单人间,屋里却还有一人,慵懒地倚在床上,看见戴龙涛走进来,瞥了一眼。

    俞横道“这是董哥,我记得你好像见过。董哥,这是戴家的大少爷戴龙涛。”

    戴龙涛连忙道“见过的见过的,董哥好。”

    董慎对他微微点头,努嘴示意他找椅子坐下。

    俞横道“龙涛有什么事吗?跟我们兄弟就直说就好。”

    戴龙涛想了想,叹了口气,“没什么大事,这不他们前五的被宗主留下了,我们回了宿舍,一时又没什么事情,就来找俞大哥和董哥聊聊天,听听教诲。”

    俞横和董慎对视一眼,都明白了什么情况,董慎微微一笑,“不爽?他们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戴龙涛疑惑道“为啥?”

    俞横接过话头,“刚得到的消息,他们五人会被编入二年级,到时候可有他们好看的。”

    “啊?”戴龙涛先是一惊,然后就一喜,眼前这两位不就是三年级的大佬吗,吩咐几个二年级的小弟,教训教训那几个趾高气扬的还不轻轻松松?尤其是第一的那个穷逼孤儿,还讲什么大道理,看着他都烦。

    到时候自己努把力就是一年级的大佬,作威作福,依旧可以万千宠爱集于一身,想想都是美妙啊。

    看来自己来这趟是来对了!一会回去就开始筹划!

    将戴龙涛送走,董慎感叹道“现在那小子现在已经进了剑宗,还是第一,我们之前想的杀了他恐怕不现实了,还是刘师兄的办法靠谱些。”

    俞横嗤笑道“到时候能有我们的份儿?”

    董慎手指敲着床头的木板,“各取所需。”

    “我们去二年级?”听了宗主平静的语气,裴镇忍不住惊叫出声,云落等人也是一脸错愕。

    陈清风的语气依然平静,“有什么问题吗?”

    崔雉难得开口道“可是我们都还没开始修行。一般人需要一年才能入一境中品。”言下之意很明白。

    “所以,五位问剑山上的杰出天才,你们有一个月的时间。”陈清风望着五人,“一个月之后,二年级的小组试炼正巧开始,你们就将在那之前正式进入二年级学习,你们五人刚好一队,参加试炼。”

    看着有些沉默的五人,陈清风再压上一把,“而且,相信我,二年级的师兄们对学了《接天剑经》的你们不会有什么好感和爱护。”

    五人眉头更是紧皱。

    崔雉心中对陈清风的这种做法并不认同,但她也知道剑宗现在的处境,她愿意拒绝清溪剑池的盛情邀约也要来西岭剑宗,为的便是这《接天剑经》和剑宗深厚的底蕴。相信陆琦也是一样,清溪剑池就在家旁边,也要偷偷跑来西蜀。

    五人之中,陆琦定然有家中长辈给的后手,天资也够,相信一个月之后一境下品甚至中品也并非不可能;而那个看起来浪荡的裴镇,当时没说完的那声“我乃”似乎来历也不简单。

    至于这个第一的云落和第五的符天启,即使真是天才,出身见识太少,身子底蕴不足,短时间也是指望不上了,希望到时别拖自己的后腿才好。

    压力还是在自己身上啊,希望能借助老祖宗给自己的宝贝,顺利突破到一境中品,再借助崔家的名声,周旋一二,徐徐图之吧。

    想着想着,崔雉的神色有些沉重。

    陆琦小声问道“崔姐姐,你怎么了?”

    崔雉猛然惊醒,强笑道“没事,没事。”

    陆琦道“我觉得不用担心,宗主自有考虑。咱们五个人各展神通就好了。”

    五个人,都靠得住吗?崔雉有点拿不准。

    云落突然问道“那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陈清风微笑道“现在啊,坐好就行。我为你们传授接天剑经,虽然名为《接天剑经》,但实际上这只是剑经的上半部功法部分,下半部真正的剑式已经遗失,所以回头你们还需要挑选一部适合自己的剑经来使用。”

    便如江湖武技中所说的内力与招式的关系,功法是修行之根本,剑经便是将自身真气发挥的招式,只有契合的招式才能最大程度地催发内力。

    《接天剑经》下半部的遗失在天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所以此次陈清风将《接天剑经》拿出,并未受到太大的阻碍。

    在许多人眼中,缺少后面剑式的剑经只是没牙的老虎,翻不起什么风浪。

    一阵清风托着一个个光团,从五人的额头没入。

    陈清风坐在五人对面的蒲团上,静静看着这五个承载了西岭剑宗重新崛起希望的少年。

    云落缓缓闭上了眼睛。

    修行的第一步,观照内在,他已经很熟练了。

    脑海中的两个光团,一个是刚才宗主传授的《接天剑经》,另一个是那位名叫景玉衡的白衣剑客传授的剑式和气息运转法门;

    云落的意识轻轻接触到《接天剑经》的光团,识海之中陈清风的身影浮现,缓缓开口,向他讲述剑经中一幅幅的图像,一条条的注解,随着云落的慢慢思索,渐渐的一个清晰的轮廓缓慢形成。

    因为云落觉得这个功法似乎有些熟悉。

    丹田之中,有一层薄薄的灰白色的固体。前几天,云落按照师父给他的小册子尝试运转天地元气,果然发现了丹田被厚厚一层灰白满满占据,仿若一个堤坝,将自己引入体内的天地元气阻隔在外。

    陈清风的讲述已经终结,而云落还沉浸在学习中,天地元气缓缓入体,在他的不自知中,小册子上的功法也在缓缓运行,那一层薄薄的阻碍,破开了一个小洞,缓缓扩大,最终轰然破碎,一股浑厚而精纯的元气如决堤之水,汹涌而出。

    老旧的小院中,白发老人嘴角绽放着笑意。

    时间悄然流逝,西岭雪山被落日余晖渲染得灿烂夺目。

    戴龙涛兴高采烈地从俞横的房间中走出。

    三三两两已经吃过晚饭的新生,朝教室走去。

    刘浮丘跟着自己的姨父白副宗主一起,站在一处山头,望着对面宗门大殿。

    裴镇等四人已经渐渐从沉迷中醒来,双目依然闭合,还在思索着功法的种种脉络。

    陈清风眼神低垂,神识却仔细地关注着五人的一举一动。

    忽然,他和对面的四个弟子都感受到了一阵风,微微荡漾。

    陈清风伸出手来,感受着那缕弱小的微风,发现这风来自云落的身上。

    崔雉也感受到了这缕微风,轻轻睁开眼睛,看到裴镇、陆琦和符天启都渐次醒来,只有云落依然双目紧闭。

    于是他们也发现了这风的来源,那是云落身上天地元气的波动。

    紧接着,他们看到了云落的皮肤蓦然闪现出晶莹的玉光,裴镇、陆琦、崔雉三人呼吸停顿,张大了嘴巴。

    他们想起了家中长辈所描述的普通人修行成功,突破到炼体境下品时的画面。

    炼体三境,玉肤、玄骨、柳筋。

    这便是炼体境下品玉肤的样子,一念至此,他们看向云落的目光都变得有些惊恐,崔雉的身躯更是微微颤抖,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出生在当世第一等大家族清河崔氏的她,见过的听过的天才还少吗?

    她见过的,最快用了一个月。

    她所知道的,成功炼体,进入炼体境下品的,最快的也用了三日!而那个人最终成就了九品天人大长生!

    崔雉望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晚霞灿烂。

    意味着,眼前这个少年,这个自幼贫苦的孤儿,只用了区区两个时辰!

    当陈清风看到云落的身上闪烁的晶莹玉光,霎时间,忍辱负重十余年的老宗主,老泪纵横。